今天是第五次会见李婷玉,我很早就去看守所等候,确保了排在第一个。好在大理气候不错,天蓝得跟自带滤镜一样,等候也变成惬意的事情。她进了会见室,笑盈盈地和我打招呼。我觉得她比上次看起来脸色红润了一些,似乎还胖了一点。

我告诉她现在案件处于审查起诉阶段,因为证据不足,被退回补充侦查了。她说最近检察官来过,问过她一些情况。我们交流了一些案子的问题。随后,她提出想知道一些外面的事情。我说我正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和小卢在11月8日获得了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颁发的2016年度公民记者奖。我大致介绍了相关情况,她表示很早就听说过这个机构,也很高兴能获得这个奖项,十分感谢关心他们的朋友们!

她说在里面看新闻联播,知道了十六中全会的事情, 于是我们就聊了一下“核心” 。接着,她又问到电视上报道的人大对香港释法是怎么回事。我解释了一下人大释法事件的前因后果,她略过批判,敏锐地问,那香港的民众们是怎么反应的呢?我讲了一些民众的看法,和法律界的黑衣游行。我们还聊到美国大选,她对川普当选并没有感到特别的讶异,她的分析是全球政治在转右,川普又是一个特别能够运用媒体的人(她幼时就看过川普的“飞黄腾达”真人秀,之前也看过川普的演讲),而希拉里的“包袱”太重。问其详,她说是民主党八年来的不得力、克林顿的丑闻、女性身份、政治老手……等因素都对希拉里有影响。我们还聊了一些“邮件门”的八卦,她嘟囔着阿桑奇怎么还在做这个事情。

我们还聊了一下最近的颁布的《》。其间,她还特意问了考拉的消息,我告诉她考拉没有什么公开的消息了,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告诉她刚才给她送了一本《古文观止》,费了一些周折和看守所沟通。她很惊讶,说这里一般不接收书,在押人员也不能自由选择什么时候看书以及看什么书,一个监室两三个月可以有一次换书的权利,但只能一个人去办理,而且书籍的种类无法选择。我说那你先好好看这本吧,看守所这一次还挺好的。你们的阅读权利是正当的,要慢慢争取。

两个多小时飞快地过去了,好像有很多她想聊的内容,我们又没有时间聊。临别的时候,她很轻松,我们约着下次再见。这几次,我总能从她的镇定和轻松里,感到背后的坚持和坚强。

14/1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