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注:微信原文已删除

按:有不少朋友留言,认可我的文章但是不敢转朋友圈,因为担心圈里的体制内朋友看到,这是一篇不怕被体制内的朋友看的文章,过去有忌讳的这次可以放心转了,体制内朋友越多的越可以转,哈哈。

昨日在我在《不要贩卖迟来的正义的政治鸡汤了》一文的结尾处如此表述,“不该停留在聂树斌无罪,而是要追究那些无视生命的罪犯,同时追究这个把人逼成罪犯的体制。”确实那些为了自己一个饭碗无视事实草菅人命的,聂树斌案子所有经办人员都有罪,都该绳之以法。接着看到一个新闻深圳福田区委大楼一男子24楼坠亡,死者名字叫廖吉安,刚卸任该去房屋租赁管理局局长职务,传闻有抑郁症。

那些聂树斌案的恶警和法官,还有这个局长,他们和大多数体制内的官员以及一般公务员一样,既可能是罪犯,同时也是一群随时可能被各种方式牺牲掉的可怜虫。为这么一个邪恶体制服务,官员和公务员确实可以说受害者,但是他们不无辜,因为他们也是施害者。于是我觉得应该把一直的一个观点写出来,就是中国最需要宪政民主的,其实并不是处于被各种压迫的一般平民,而是那些参与各种压迫同时也忍受各种压迫的体制内官员和公务员。

这个体制从49年篡立以来,就一直不停地制造各种不公,各种悲剧,数以亿计的国人被直接伤害甚至,而普遍的一般伤害更是涉及到从始至今几十亿上百亿的人。这些直接的伤害虽然更多的是平民,比如饿死的几千万,但是也不乏体制内人士,甚至最高层。那个视法律如草纸的刘少奇,在像死狗一样被殴打之后,居然举起宪法求庇护。刘少奇这种连受害者都谈不上,处于体制顶端的,是邪恶体制的掌控者之一,他的死亡就是十足的罪有应得。我说的受害者,是指那些只是依附于这个体制获取利益或者安全感的,充当爪牙,无法自己掌握命运的来自平民的这个群体,不是指赵家集团。

在这个体制里,除了红色的赵家集团,其他所有的依附者,不论职务高低,即使高到省部级,都缺乏自己命运的自主权。所有进入这个体制的,事实上就进入一个不比能力,只比下贱的逆淘汰竞争机制,当然现在的下贱也被作为体制内竞争的核心能力了。为了一个饭碗,不仅需要做违心的事情,甚至连各种违法的事情也要做,但是一旦出了问题这些违法行为就要被追究,就像聂树斌案的所有参与人员。一旦进入体制,除了每天钻研如何更新下贱的方式,还要即使做梦的时候也要想着某某主任某某局长白天不经意的讲的某句话有什么隐藏意思,如果推理出不对劲的结果,梦中也要醒过来想想对策,所以官员普遍抑郁就不奇怪了。我个人认为进入这么一个体制压抑地虚度一生,一定是上辈子被诅咒过。

中国人的安全感普遍很低,因为这个体制从一开始就以法律的名义抢劫了所有的资源,社会资源被完全控制,不可能有半点的安全感。但是真正缺乏安全感的,肯定不是处于被掠夺统治的平民,而是那群体制内的官员和公务员。中国是一个极度缺乏自由的国家,不过体制外民间还相对自由,最不自由的群体也是体制内的官员和公务员,他们没有言论自由,没有选择自由,连思考自由都没有,各种党校各种培训对思维的驯化。前不久杭州G20期间一个姓郭的小科级干部仅仅因为不尖锐的批评,就直接被干掉。

所有进入体制的一般官员和公务员,他们不可能有太多的贪腐的机会,就那点工资福利,父母妻儿也无法移民海外,他们在大环境的遭受上面,和一般的平民没有任何区别。孩子的洗脑教育,有毒的空气,有毒的食物,有毒的水源,样样不少。同时还要充当维稳的爪牙,在明知那些会伤害到自己和家人的事情上,不论是公共项目还是房屋拆迁,必须得站在体制的一边,不仅自己这么做,当点领导的还得逼着下属去这么做,做这种彼此伤害的事情。连学校老师,在具体的事件中都要充当班级学生的家长的说服工作,这种以学生来绑架家长的下作招数真够无耻。

进入体制的人确实为了那点自以为的安全感,虽然并没有带来真正的安全,只会带来更加的不安全感,还有养家糊口的经济收入。他们承担了太多,各种心理煎熬和人生迷茫,各种自我伤害,但是他们维护的却是动辄几百亿元纸币按吨计算的赵家和高层。赵家和高层集团并不把广大的基层官员和公务员当人,只是把他们当狗,发的那点工资被当着狗粮,所以认为吃了狗粮为主人尽忠就是理所应当,才会逼着基层官员和公务员干那些断子绝孙彼此伤害的事情。我特别想提一下正在屏幕前看我文章的网警,你们是除了高层之外,接触真实信息最多的群体。你们每天看着各类冲击你们神经的体制内分配不均,知道自己为了微薄的收入去维护一个家里的狗都比你们生活得更好的集团,你们每天看着各类正义的帖子,而你们自己却干着删除正义帖子这种肮脏的事情,正常人都会煎熬。

如果中国进入了宪政民主社会,现在的大部分官员和公务员其实问题不大,不用担心失掉工作,失掉的只是压抑和枷锁,应该都能继续从事公共服务,毕竟公共服务是一个专业的活动,并非现在呼吁自由民主的人可以完成,再说人数也远远不够。不仅可以继续从事公共服务,而且还能在一种全新的环境中工作,不用再比下贱,不用抑郁,也不用再做那些彼此伤害的事情。自己的命运不再掌握在某个领导的看法之中,政治理想诉诸于民,如果能力足够,可以不用组织部审查,大胆竞选市长,省长,各级议员,真正的造福一方。即使那些可能面临着审判的罪犯,也会得到依法该有的尊重,不用担心家人被威胁,不用担心刑讯逼供,像文强那样。

,真正最需要的就是现在体制内的大部分官员和公务员,希望他们能够了解自己的处境和未来,即使自己不敢主动站出来争取,但是对争取者应该多一分理解,多一分包容。有些时候无为也是一种有为,对反抗者的行为视而不见或者故意工作渎职,实际上都是对宪政民主社会到来的推动。

一个逼着你违背良心,逼着你伤害自己,逼着你成为罪犯,这样的体制不值得你效忠,你需要为美好未来做一点事情。

刘尔目 2016年12月3日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