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砍柴|警拳强大 士农工商碾压成渣

【编者注】作者原文已被和谐。作者微信公号:文史砍柴(ID:kanchai303)

当吃瓜群众还在猜测保利俱乐部“扫黄”中被抓的有哪些富商巨贾,雨天的家属宣布放弃对警察的自诉。这是可以预料的结果,家属的选择可以理解。我只是佩服六扇门这套组合维稳拳的精妙。从圣诞节前用对高档娱乐场所之“扫黄”掩护检察院不起诉,然后在新年前两天,彻底将这个麻烦解决掉。

对官家来说,这确实只是个麻烦,没有搞不定的事,只是搞定要费多少钱和多少精力的差别。不把麻烦带到来年,全赵上下轻装上阵迎接新的一年太阳的升起,这也是讲政治的高度。

我尊重的李方兄,认为经过这个案子,“警方在今后的执法中会更加小心一点,应该是比较没有疑问的”。与他亦师亦友关系的贾葭则执相反的态度,认为以后警方执法会更野蛮。我倾向于贾葭的判断。你想想,这么大的动静,给组织上添了这么多的麻烦,组织上害怕警队的兄弟寒心,依然以大无畏的决然姿态处理好这事,不让一位兄弟包括邢铺头受委屈。

有这种党疼国爱,以后警队兄弟岂不更无后顾之忧了?要说“小心”,只能是事后禁言的技巧更加成熟而已,决不让这种麻烦搁到社交平台上发酵!陈大律师辛苦了,忍辱负重这么久;贾葭,恭喜你,你的移民生意将越来越火爆。

中国古代有“士农工商”四民之说,“士”是读书人,是社会管理队伍的后备军,地位最高。但是,如果“士”的左边不加个单立人,进入“仕途”,也没有卵用,几乎可以说同样没什么“人格”。孔乙己也算是读书人吧?可没有取得功名,不具备入仕的资格,只能穿着长袍站着喝酒,连“短衣帮”都可以嘲笑他。

如果有了功名,也就是说成了“士人”,官家及其衙役对他就会客气一点的,比如清末奇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中,知县刘老爷必须先禀告学台大人,褫夺掉杨乃武的举人功名,才可以对其动刑。

但是,到了今天,没有这么多讲究了,今天警拳之强大,足可以将“士农工商”四民碾压成渣渣。这雨田君,在号称“第二党校”的人民大学读了七年——新朝建政后,从陕北带到北京的高校只有人民大学和北京理工大学,本人留在北京,有了准官家人的身份,可死了也就死了,连杨乃武的待遇都没有。

进入“改开”时代,商人的地位有了空前的提高,比起农业社会,起码现在社会的阶层排序是“士商农工”,而且“士商”两个阶层越来越重叠了。然并卵,只要不是“赵商”,从薛蛮子嫖娼到“保利俱乐部”案后纷纷在朋友圈报平安的商人、创业达人来看,警拳之下,照样如蝼蚁一般。

这样锐利无比、所向无敌的“警拳”,两千多年以来,从来没有哪个朝代的“六扇门”获得过。《水浒传》中的董超、薛霸牛吧?也要在太尉的授意下,才能对一个中低级军官下手。如果大宋国子监的学生被董超在汴梁城樊楼外面给打死,也不至于这么轻巧放过吧?

想起了聂绀弩的两句诗:

佶京俅贯江山里,超霸二公可少乎?

有了赵官家的加持,士农工商,谁拿董超、薛霸都没有办法,除非你学浪子燕青,用弓箭解决问题。

散了吧。铁拳之下,我这篇帖子随时可能被404!

2016年12月29日, 7:27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