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微信公号 (ID:yehaiyan38)

 

首先我们简单了解一下NGO。

NGO就是非政府组织。他的特征是:组织性、民间性、非营利性、自治性、志愿性和公益性。而我一惯强调的是NGO组织在思想上的独立性与前瞻性。有人习惯把NGO的前锋或者新锐的作风,视为极端。NGO的角色特点就是打破旧制,推动社会进步,又怎么可能与保守者沆瀣一气?

 

有人说,NGO还有一个特征就是非政治性。但在中国,我已经不能同意这种说法了。从事社会活动的NGO,已经被政府部门视为“政治敌对势力”。在中国做倡导的NGO想要去政治化,那只能是一厢情愿。还不如自觉地把自己合并到参与政治改良的政治运动力量中去,接受这个现实。非政治性的NGO只能产生于政治制度成熟的国家。他们的工作,不受制度影响。而我们不一样。

 

说非政府组织具有民间性和自治性,只是意味着这种组织在体制上独立于政府,它们不属于政府建制的一部分,也不直接受制于政府权威,但并不意味着非政府组织与政府或政治不发生任何关系。

这几天,有小伙伴看了《流氓燕》,了解到了当时的政治环境,其实也就是如今的社会现实,内心很是灰心失望。“这个社会都成这个样子,我们还有必要做什么吗?我们还能做什么吗?”

 

做为一个在这种环境中,受过挫折走过来的人,我有更深刻的感受。我用了好几年的时间,倾注我的所有热情,承受着痛苦,去相信只要我们努力,就会迎来一个相对美好的未来。可是,当警察把我扔在荒山野郊之外时,当他们充当流氓在大街上追逐驱赶我时,我的整个人生都垮掉了。这个国家烂成这个样子,我们做这些,有什么用!直至现在,我经常在说的一句话就是,“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了,啥也不做了。”确实,在他们疯狂,在他们不理性的时候。我们的声音不会被听到,我们的动作也许会导致他更疯狂。于是,我不得不安静下来。但是,内心里从来没有放弃。

 

前段时间,有一个NGO同仁问我,你认为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还能做什么?我说,我得好好想想。今天我认为我有必要回答这个问题了。因为《流氓燕》可能会在大陆传播,我担心,我的遭遇,我的经历,会影响大家参与社会公益的热情。尽管现实如此,但并不表示,我们要熄灭自己心中的那点烛光,并不表示我们就一败涂地。

 

首先我们必须看到,尽管自三年前起,倡导型的NGO就失去公开活动的空间了。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较三年前相比,舆论空间可以短兵相接的社会问题还是多了很多。很多之前敏感的问题,现在都可以公开谈了。这说明,在与社会力量磨合的过程中,体制内的人,也在改变,也在进步。他们中有些人,从开始的个人喜好,个人决断优先的思维习惯,慢慢开始进入社会视角。现在,他们要学习的是社会学的处事方法。而专业的社工,NGO是他们最好的学习榜样。所以,我们不能停。

正是因为看到他们点滴,细微的变化,我才重新拾起信心。

 

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这么有耐心?”

跟以前相比,我确实能更快地找回自己的理性。我比以前更用心地去说对每一件事情看法,并提出自己的想法。对于他们的批评,我也不再回骂了。因为我要给他们做一个好的表率。我希望他们从我身上,可以感受到另一种行为方式(文明的方式)带来的力量和成效。

所以,前几年的社会运动,公民行动,不是毫无成果的,不是一败涂地的。在丝丝扣扣中,仍然影响着成千上万的人。我们看不到成果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个国家太庞大了,社会进步体现在点滴细微之中。

 

第一个我想说的观点就是,我们认为失败的行动,也是有积极的价值的。所以,我们仍然要去做。

 

第二个想分享的就是,在挫折中,更容易成长。《流氓燕》中拍摄的经历,对我的成长来说太重要了。我就像被一个耳光煽醒的人。立刻就冷静下来,认识到整个局面的复杂性,然后开始冷静下来,放下天真,放下抱怨,准备一个更长远的计划。以前,我还是想做一个单纯的NGO。而这次事件,是我以切肤之痛体验到了制度之恶。使我不得不明确地做个选择,就是从NGO跨越到政治反对领域。只有好的制度下,才会有放手做事的NGO。我开始有勇气去接近制度核心的问题。你们可以发现,相比以前,我的文章更有广度了。这是因为我向前进了好大一步。当我们真的完全认识了这个世界,这个制度,这个国家之后。就重新做了一次选择。原来,只想在矛盾的边缘游离。现在,我坦然了。我就是要做那个去解决矛盾的人。所以,我内心没有恐惧。我的目标,我的理想发生了变化。我的策略,也就发生了变化。

以前,我们NGO自占山头与政府隔山喊话。

“我们要性工作合法化,对面的同志听到了吗?”对面不理我们。我们就在山这边操你妈,各种委屈,愤怒,表演。民间的山头,一片热火朝天。最后政府为爽了,几把火烧了我们的山头,弄得我们四处流蹿。

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要跨过山头,走到对面,非常真诚,非常理性,非常礼貌地问,“同志,我建议合法化,有这样几点原因……”现在开始,我认认真真做事,严肃地坦诚相对。

 

有人认为,我现在被共产党整怕了,胆小怕事了,不再是以前的旗帜了。我倒不这么认为。虽然我的口号没有以前那么响亮,可我现在是真真正正要做事的心态。认真做点正经事,比喊口号,不是进了一步吗?社会运动,可不能只追求情感或者情绪上的刺激与满足,还是要以社会价值,行动效果做为衡量标准。

 

我渴望接近体制,接近掌权者。因为,他们是决定社会进退的人。

我希望官方与民间都冷静下来,好好做点事。闹轰轰,你方唱罢他登场,对民间一通乱打的暴力时代让他过去吧!

 

渴望国人都能拾回理性,为了我们更美好的未来而努力。为了我们在世界面前的尊严与骄傲而努力。为了我们所有人生活在安全的,健康的,受尊重的环境里而努力。而我们的NGO,虽然受尽了磨难。在这又长,又黑,又冷的冬夜,我们仍然要提着灯火走在前面,艰难跋涉,一直到四周一片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