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红:裸贷不雅照泄露事件中指责受害人是懦夫的表现

640

裸贷不雅照泄漏事件迄今已经快一周了,舆论已经经过了一重热议的高潮,新的热点噱头很快就会将这起事件掩盖过去。

说实话,从一开始我并没有打算跟进这个话题,因为这种事件超出了我的经验范围,我无法根据我的阅历和经验来给予这件事一个合理的解释。迄今为止,没有找到有媒体成功地对裸贷不雅照所涉及的受害人进行过成功的采访调查,绝大多数我所阅读到的评论,包括我熟识的一些作者所撰写的评论,几乎没有一篇令我感到满意。

裸贷不雅照泄漏,因为其中的几个关键词使这件事必然成为舆论的热议焦点:“女大学生”、“裸贷”、“肉偿”。事实上,接下来,大多数评论的关键词也差不多与此吻合。

例如,《裸贷肉偿…这些女大学生怎么了》(新华网)、《女大学生裸贷,分明是半推半就的色情交易》(冰川思想库)、《10G不雅视频的背后,女大学生早没有纯洁的可能了》(腾讯大家),……

绝大多数评论都将矛头指向“女大学生”,指向裸贷不雅照泄露事件的受害人。

在我看来,这些评论都是本末倒置。在网络上流传的所谓10个G的裸贷不雅照和视频中,所涉及的受害人年龄从18岁一直到40多岁除了学生,还包括职员、销售员、家庭主妇,等等;甚至有一个主妇所泄漏出来的除了裸照和不雅视频,还包括结婚证内页、户口本。相对而言,年轻学生更容易成为裸贷的受害人。

无论是裸贷、肉偿本身,还是裸贷不雅照泄露事件,受害人的共同特质是女性,而不是女大学生。裸贷、肉偿现象的本质是对女性的性剥削和性讹诈。尽管那些接受裸贷苛刻条件,以及不怀好意的肉偿诱惑和压力的女性可能都是出于自愿,没有观察到有任何一例是受到了威胁或胁迫而为之。

就一个成年女性而言,她无论基于什么原因试图通过自己身体来获得某种资源,只要她出于自愿,那么都无可厚非。作为旁人,可以不屑、鄙视、批评她们的做法,但她们显然应该有权利来支配自己的身体。而且,她们肯定不是主动披露和散播她们不雅照片和视频的人,因此,即使事情被不幸暴露出来,她们也没有太多值得指责的地方。

同时,她们原本是作为抵押品而拍摄的裸体照片和不雅视频在对方违背契约以及她们的意愿而被泄漏出来并被广泛传播,她们是受害人,即使她们是心甘情愿主动拍摄以及接受苛刻的贷款条件。

相对地,那些不怀好意诱惑或者蛊惑她们接受裸贷的网贷放款人或机构才是应该受到指责和遭到惩罚的一方(他们已经明显地涉嫌犯下多种刑事罪行,另文论)。从这些裸贷放款方的苛刻抵押要求,不仅要求女性收款人手持身份证以及借条拍摄裸体照片,而且要求拍摄下展现出生殖器的自慰视频,至少3分钟,一般要求8分钟。这种抵押要求已经明显超出了控制风险的必要性,以及逾越和践踏了起码的社会伦理准则以及法律界限。对绝大多数接受裸贷的年轻女性来说,手持身份证、借条拍摄着衣照片,以及留下社会关系,包括近亲属的联系办法,已经有足够的约束力来控制放贷风险。拍摄裸体照片,不雅视频,以及逾期未及时归还的肉偿要求,性质已经远远超出金融放贷的边界,已经沦为不折不扣的对女性的性剥削和性讹诈。

那些认为年轻的女性受害人因为贪慕虚荣,过度消费而陷入裸贷陷阱是咎由自取,这种论调与印度指责被强奸女性衣着太招摇而活该没有本质的区别。每个人都有贪慕虚荣的权利,也有过度消费的权利,当然任何自由权利的后面就是承担相应的责任。贪慕虚荣、过度消费的后果是自己承担,自己买单,没有妨碍和损害公众丝毫利益。作为无关的他人,在日常对这些爱慕虚荣、过度消费的人可以批评,可以鄙视;但当她们成为受害人时,再将主要的指责的矛头指向受害人,那就是本末倒置。

我在性心理学的课堂上曾经问过学生,一个性工作者在家里被来访的邻居强奸了,与一个良家妇女在家里被来访的邻居强奸了,哪种情形性质更严重?幸好下面是我的学生,他们的回答是“一样严重”。如果按照那些试图指责,或者将批评的矛头主要地指向受害人的评论人和媒体的逻辑,他们估计会嘲笑那位被强奸的性工作者,因为她咎由自取,求仁得仁;而会对那位被强奸的良家妇女寄予深深的同情和关切,并为之而愤慨。在我看来,之所以他们的回答与我的学生们不同,主要的原因就是那些习惯了将指头指向受害人的评论人或者媒体,相比于我的学生,更缺乏必要的教养

我也并不认为那些受害人就是完全的无辜,她们因为自己的无知、虚荣或者物质主义而受到了可能祸及终生的伤害。我所了解到的,以及潘绥铭教授的研究所发现的,那些出身社会底层的性工作者在异地他乡从事性交易时,都会隐姓埋名,拒绝客人的拍摄要求。对她们来说,隐藏人生中这一段不光彩的履历,是为了从业几年后有机会“从良”,重新过回普通人那样的生活。别说是这些出身底层的性工作者,包括一些在海外游学的女学生,在经济窘迫的某一段接受援交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她们只要保留了隐私,就保留了回到正常生活的退路。但是,裸贷不雅照片泄露的受害人却远比出身底层的性工作者,以及游学海外的援交的学子更为不幸,她们自慰或者肉偿的视频被广为传播,有位受害人甚至在肉偿的视频中就把身份证搁在胸前,她们事实上已经失去了重回正常生活的退路。

我不知道这些被泄露的100多位年轻女性之后的生活会是怎样。裸贷也好,援交也好,这是漫长一生中的灰暗时光,正常情况下,她们也需要经历足够艰辛的心路历程才能回归普通的正常生活,而对于一个“浪子回头”、“金盆洗手”的人来说,善莫大焉。可是,这100多位年轻的受害人可能面临着比太行山还要巨大的阻力横亘在前路上。说实话,她们需要帮助,也需要善待。

其实,不仅是在这次裸贷不雅照泄露事件中的年轻女性受害人应该得到善待和帮助,在任何遭遇性暴力、性剥削和性讹诈的女性受害人,无论她们此前做过什么,是谁,都同样应该得到善待和帮助。只有懦夫,缺乏道德勇气的懦夫才会理直气壮地指责,或者主要地指责受害人。

2016年12月8日, 11:5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