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脸撑在小胸 | 这些PM2.5监测数据的造假手段 你绝对想不到!

随着雾霾成为热点词汇,空气质量的监测数据,比如PM2.5、PM10、臭氧、二氧化硫等,成为衡量大气污染状况的重要指标。在雾霾多发的城市里,很多居民养成了新的生活习惯:每天关注环保部门实时发布的PM2.5浓度,或者空气质量指数AQI,以此决定自己出门要不要戴上口罩、能不能带宝宝外出、是否取消原定的户外跑……

但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接收到的,有可能是假数据,并不能反映大气真实的污染状况?

过去说到环境监测数据造假,一般都是企业为了经济利益而作妖,比如把污水处理池的监测探头放进矿泉水瓶、把采样仪接入导线随意篡改数据等等。

万万妹想到!现在不仅企业里的环境监测数据造假,就连政府所属的空气质量监测站,这浓眉大眼的居然也叛变革命,开始搞数据造假了!

下面就来盘点一下大气监测点的各种作假招数

1. 空气采样器,戴上“棉口罩”

今年2月,西安市长安区监测站迁到西安邮电大学南区楼顶,时任长安区环境空气自动监测站站长的李某,在搬迁和调试仪器时,私自留下监测站钥匙,还偷偷记下了监控电脑的密码。

之后,相关工作人员多次潜入监测站,用棉纱堵塞采样器,使得PM2.5浓度数值下降30-50%左右。如果空气湿度大的话,数值还会降低更多。

13xuzb

他们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然而,长安区监测站属于国控监测子站,它的监测数据会被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实时接收到。该站的监测数据频频出现异常,引起了国家监测总站的注意,于是派人来检查。当时站内监控视频已经被人为删除。

事发后,西安市环保局长安分局局长、长安区监测站站长、副站长等共5名相关工作人员,因涉嫌“环境监测数据造假”被警方带走,羁押在看守所,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其实过去,也曾发生过地方行政管理部门指使监测站编造、篡改数据的事,但一般是内部批评处理一下就不了了之。长安区这次,直接把数据造假的责任人送交司法机关,并可能面临刑责,尚属全国首次,震惊了业内。

2. 监测点旁,拦车“洗地”

今年进入冬季后,京津冀频频遭遇雾霾。

11月份,河北石家庄突发奇招,在学府路和柳荫街路口设了路障,只留出两辆车通过的距离,旁边警示牌上写着“禁止一切货运车辆通过”。还站着一些保安,拦下大货车,不让通行。

pz827

这些保安一不是路政部门工作人员,二不是交警,只是当地“五七路”街道办事处雇佣而来。

至于拦车目的,保安说是因为旁边就是河北经贸大学,校内有个大气监测站,拦车可以让监测数据“好看”

当地对这个监测站的“重点保护”,不仅拦车,还有“洗地”:监测站附近常有洒水车洒水,地面常常湿漉漉的。洒水车的工作人员说他是当地环保部门派来的,洒水是因为校园里有监测站

事情被曝光以后,石家庄官方回应说:之所以设路障,是因为那里是“事故多发区”,要“规范交通秩序,保障居民出行安全”,现已“责令清除路障,恢复通行”。

但明眼人都清楚,这回应毫无诚意,只不过是转移话题,把大气监测数据的造假问题,转移成了交通问题罢了

与此类似的还有河南商丘。今年6月,商丘颁布了9条“精准治理措施”,包括:渣土车全封闭、道路全冲洗、餐馆安装油烟过滤设备、取缔露天烧烤……

乍一看倒是挺好,方方面面都顾全到了,可再一看前提条件:“监测站点周围3公里范围内”——真让人啼笑皆非,难道监测站3公里以外是无人区?就不需要治理、就可以随便排放?

这到底是治理大气污染,还是治理大气监测点污染?

3. 雾炮神器,专喷监测点

雾炮车,以前就有,一般用于建筑施工场地抑制扬尘或者工矿企业除尘。

近几年随着雾霾热,雾炮车也摇身一变,成了“治霾神器”。

kpku2

厂家拍着胸脯说,雾炮能治霾,可以把PM2.5降低15-20%,可惜这个数据并非来源于实际测试,基本都由厂家自己提供,真假未知。

而从事大气污染和气溶胶相关领域研究的科学家们,则多持否定态度,基本达成了业内共识。

略举一二: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王跃思研究员

雾炮车就是个洒水的东西,说它能除霾不科学。因为大气是个超级流体,把小部分污染物喷下来以后,很快就有其它地方的补充过来。这款工具可以用于土方施工、道路降尘,但试图把大气中的灰霾、雾霾去掉,那是不可能的。

魏科副研究员:

雾炮车的覆盖范围太小,跟灰霾相比犹如沧海一粟,也许需要一辆接一辆密密麻麻排列起来才能起到作用,可那样的话它们首先要解决自己的尾气问题。可以确认它对PM10有用,但对PM2.5可能反而还有加重作用,因为雾霾期间,还有硫化物、氮氧化物等气态物质,增加水汽后更容易形成细小颗粒物。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

雾炮车只能对局部地区的扬尘起一点作用,要想对付整个雾霾状况是不可能的。

雾炮车虽然对除霾的作用微乎其微,但打上“除霾神器”的光环后,却身价不菲。在政府采购中标公告中,均价66.6万元/台,总中标金额3132万元,真是采购大热门啊。

然而,雾炮车的问题,绝不仅仅是花钱多、收效少而已。

雾炮车虽然对整个城市的雾霾没用,但对小范围环境却还是能起到短暂的作用。于是这一“优点”被发挥到了极致:专门用于给监测点降数据!

一些城市频繁有市民反映,监测点附近时常有雾炮车往来,定时定点、专车专用,专喷监测点。

去年,天津河西区前进道附近的监测点,被路人发现“有个大炮始终对着环境监测点喷水”。

gdakx

市环保局出来解释说:我们是在做实验呢亲,主要想看看雾炮的噪音会不会影响居民休息、水流会不会妨碍行人通行。

 

如果说天津还知道遮遮掩掩,那河北邢台和福建福州就简直就是坦坦荡荡了!

邢台市政府发布的《城管执法局六项措施防止大气污染》中,就明明白白写着“用雾炮车对监测点周围进行降尘”。

而福州鼓楼区环保局发布的《2015年鼓楼区环境保护大检查专项行动开展情况》中,也毫不避讳“科学调派2台雾炮车,对空气监测点位周边的路段进行喷雾作业,一周7天,每天6小时连续作业”。

对监测点的拳拳呵护之心真是令人拍案叫绝啊!

说起来,在今年9月,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的全球2972座城市PM2.5年均浓度排名里,邢台位居全国倒数第一,全球倒数第九(详见:干货| 全球城市PM2.5浓度排名)。

监测点都被雾炮车喷完了还这结果?细思恐极。

4. 其它

除此以外,干扰监测点数据的“高招”还有不少。

比如擅自把监测点搬到空气好的地方、在空气采样器进气孔偷偷安装过滤装置等等,这些在环保部“飞行检查”中多有暴露——没错,不是只有体育界查违禁药品才有飞行检查,现在环境监测领域也不得不搞突然袭击了!

写在最后

整天说治理雾霾。

要想治理雾霾,首先你得了解雾霾,而客观数据,正是这一切的基石。

如果连一套反映空气现状的真实数据都没有,科学家拿什么来开展大气污染领域的科学研究?政府出台治理政策以什么为现实依据?公众又怎样了解自己正身处其中的空气现状?

大道理谁都懂:监测数据造假,一来损害了老百姓的公共利益,二来破坏了环保部门的公信力,三来今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判定及处理办法》,还得算违法了。

是是是,百害而无一利,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呢?

有人说,因为地方政府亚历山大啊,考核压力重,环境达标严,一级压一级,木有办法啊~

政府当然有压力,不管它压力是来自于上面还是下面,总之它一定有压力。

但是政府的治霾压力,为什么最终能转化为监测站数据造假的动力?

我想这其中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就是:我们的环境监测部门,从来就不独立。

理论上来说,负责监测的部门和负责治理的部门,应该互相独立,利益不相关,这才能保证监测数据的真实客观、不受干扰。

可是我们的监测部门,在某种程度上,却得听命于当地行政主管部门。

上头立军令状,你也得提上自个儿的头;上头要效果,你就赶紧买雾炮来喷监测点;上头还不满意?你豁出去了拿棉纱堵采样仪以身试法。

上头一边负责治理,一边还管着负责监测的,这出不出幺蛾子的只能寄托于道德水准了?

现在,我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都建有空气质量监测点,对包括PM2.5等的大气污染物进行监测和信息发布,已经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空气质量监测网。

可喜可贺。

但是,规模,必须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才有意义。一个受制于人的监测点,如何才能排除干扰,拿出令人信服的真实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