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总是在忧惧之中辞旧迎新。

所谓的新岁于中年后的人生,实在仿佛一张强从窗棂外挤进的鬼脸,乃是不请自到的催命判官。桌上的时钟总会在这样的寒夜开始读秒,那嘀哒的跫音一如岁月的檐溜,正一点一点滴水成冰。于此今夜独听,则更恍若骨节的寸断,在心底里必将隐忍那锥心的剧痛。

我知道,此刻在我的故乡,在我所经过的多数地方,在你们的城市,雪花的飘飞好似某种默契-我们都在分担这种岁暮的寒冷。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你们的担当,这个世界的冷就会迎面吹进我的骨髓,我一定会提前被漫无边际的严冬所雪藏。亦如我这搭建在江湖之外的衰朽兵栈,假若没有你们的偶然过访,我则必如被世界遗忘的古代戍卒,定将在自敲自听的寂寞更鼓中坐老天荒。

白云苍狗又经年,
世势如棋累变迁。
一局未终风物换,
此身恍入烂柯山。

因是我要双手合十,感谢你们。

你们也许是我杯酒倾盖的老友,也许是我陌路订交的新知,仅仅因为一种渐渐失传的高谊古风,你们才会来此白云深处,造访一个被时光弃置的旁门老兵。我无法揣知你们雅号背后的真实容颜,但每一行留下的足迹哪怕是惊鸿一现,也同时烙印于我的心窝,并在孤寂生涯里回漾起感慰的涟漪。

许多时候,我就像一个在地铁拉响喑哑弦索的盲人,繁华世界在我所不及的头顶,苦乐兼备的音符暗蕴于我的胸中。为自己独奏是生命多数时候的无奈,但偶然驻足的路人,其倾听一耳所隐含的悲悯,却正是这些落寞歌者赖以苟活的春温。

坦诚的说,我需要这种施舍,只有那些貌似强大的人才会回绝施舍。我们不幸生活在一个邪恶的时代,个人不足以抵抗遮天蔽日的黑暗,于是善良人只好互赠一句良言,传递一席真话,来作为难友接头的暗号。我们借此互相辨识仿佛找到前世的胎记,遂可以彼此搀扶着走完今生。

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们,除了友谊和道义。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们——除了這些古旧苍白的文字。即便是这样一些独白,也因众所周知的原因而难存原样。假设还有有心人着意眷顾,那搜索「拍剑东来」四字,也許还能在某个虛擬的空间与在下相逢一笑。

谨此遥祝列位,岁岁年年永远顺心,永远不被伤害。

野夫于大理

精选留言

文慧: 笑容掩不住蒼涼,杯酒釋不了寂寞。黑且冷的歲暮,野哥多珍重。

叶景云 Conatus  &  MASELEY: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愿野哥保重!

背着菜刀的诗人:
野夫哥!此刻没有非常合适的语言来传达我的心意,云天高谊,野哥!保重!保重!尘世苍茫,我辈良人,更需珍重!世间的那一点良知骨血,野哥心中的天良,雄才大略,真正的情怀艺术,廓清天下,出门提刀廓世,回家拈针绣花,良人赴酒,纵千古横八荒,行尽天下良血真正的良人良世,和凡尘的真正艺术情怀,和心中那真正的桃花源盛世,晚辈行文粗浅,野哥见笑,嘿嘿,你回报给我们的很多,无价的财富!我辈现也无以为报,只那拳拳之心,继承~弘扬~同祝天下良人好好的,待我们同聚廓世。野哥~

于洁尘: 
野哥,高山流水,总有一丝牵系可以知晓你的点滴,如此便好……

施雨:野哥,待我生好一炉火,煮好一壶茶,等一身风霜的你坐下,说一说这沉浮人世间里的金戈铁马!

空忍平怀: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野夫怒见不平处,磨损胸中万古刀。

庄生晓梦:,今夜我在北方的夜空下燎望你,那一抹寒辉,是你对芸芸众生心的期许!我已关心不了粮食和蔬菜,我只挂念你!你的江湖,我已获得接头的暗语,后会有期!

沉默的风:喜欢野夫先生的文章,每篇必读。感慨野夫先生的心灵世界,如此博大!敬佩野夫先生的铮铮铁骨,宁折不弯。

若愚若见:其实,我应该感谢野哥,感谢野哥让我知道那一段历史,让我了解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希望快意恩仇的野哥身体健康,为这混浊的人世书写真实的一面!他日有缘,你我终会江湖相见。期盼早日有缘与野哥痛饮一番!

黯夜萧瑟:兄长一切安好,便是我们的心之所愿

惜庐:
谢谢有你的文字丰盈我们苍白无力的心

Jukka:初识野夫,与高中那年,尘世挽歌刚出版,无意之中得到一本,阅完,牛逼。再之后得知作者开通了公众号,追随。新年无他愿,愿野叔身体安康。足矣

行云流水:
祝福野夫老师一切安好!

陈二小姐:
大家都爱你,野哥,你不是一个人~

雪野清梅:
预祝新年安康!

帝国之君:支持你,你要把华夏的脊梁传下去

豆豆:
江湖儿女江湖老

侯哥:感谢野哥如椽巨笔记载的史,写下的诗,祝福野哥在彩云之南安康舒心!

阿钵:白頭如新,傾蓋如故。

榕树下的果果: 
“今天一口气读完野夫的《乡关何处》,合上书,胸中的铿锵之音激荡回旋,久久不能散去,遂拿来纸笔,将部分文字倾于墨端。野夫的文字,宛若暗夜里侠客手中的利剑,破空而来,寒光凌冽,带着巨脆的响声,直刺人心。大时代的洪流倾江而下,人只是一叶飘萍,被挟裹到哪里已然由身不由己,能活下来已属万幸!故园家国、血脉手足、爱情和理想之于那一代人,只是旧梦依稀里残存的斑斑泪痕和永世不得释怀的汨汨伤痛。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再一次合上书,仍觉有一种剧烈的情感和疼痛刺破纸页,冲出书本,徐徐萦回在我灯下的秋夜。”这是今年秋天读完《乡关何处》后发于朋友圈的感言,或许并不准确,但是在这个时代,能读到这样的文字,确实是一种幸福。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江湖深处,小女子遥敬野夫前辈一杯!

袁钊【宝居乐大家居】:共同守望,茶当酒,敬野哥!

微角色:
野夫老师如椽巨笔,力透纸背,直入人心!刘文林:
不知道老师傅可否收我做个弟子

歸程:
少吸些烟。

陕北俊龙:
哪天我去大理了,一定拜访你,陪你喝几杯

3 
毛~:
于大理之约,必赴之。

李子: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野兄之风,山高水长!

壹光眼行车记录:在这样一个艰难的时代,发声本来就需要勇气,感谢野夫,感谢所有用良心发声的作家…

四哥:
读我兄文字,有金石之声,又如泣如诉。唯愿兄长安好!

伟丰电动三四轮配件:
嗜酒好茶喜读书,序情说理愤不平。昏昏恶世出异类,滔滔江湖一儒生。

王丽:
遥祝先生安心顺意,多多珍重! 



小忆:
你的文字犹如黑夜里的一盏灯,让人看清脚下的路,却又如白日里的一抹黑,让肮脏无处遁形。迷恋你的文字,那是一种香醇的美酒,低沉,深邃,回味无穷…

CiCi:
出世和入世,都掩饰不了你一颗忧国忧民的心啊! 


过河:
愿野夫兄岁寒添衣加餐饭,常为江湖写传奇。

枝子:
好想去大理找野夫先生去喝酒。 


爱无语:
字字千钧,我竟无言相慰。隔空给你一个拥抱吧!

微角色:
为野夫老师点赞

妮妮: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卓吟: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Yu:
寒冬中有一丝暖意。野夫先生珍重! 


白族野夫。号半僧:
苍山东坡居 看海月落静 夷人谦且善 已忘是客人

刘海滨:
纵然是偶然驻足的路人也会为你的勇气而鼓掌,说话不易,说真话更不易

寻觅有缘人:
人不寐,英雄泪,洛阳一别十二载。梦里常记当年事,沙场点兵,气吞万里河山。 诉衷情,谁能问,岭南漂泊已多年。红尘往事难回首,玉壶冰心,遥问千里故人。
笑看人生:大哥不孤独,与你同道同感有强烈社会责任感者也众多,虽然眼前是遮天蔽日的黑暗,不是还有希冀和盼望着嘛……相信光明会到来,我相信
杨子潋:
校友,祝你年年顺心,远离人生众苦!

佩楠:
同心同音

无用:
近些年,我一直在寻找一种能平复我内心愤怒痛苦的灵药,我恨自己处于绝望仇恨中的状态。我以为,真正通达的人,不会是这样的。命中注定的,有些人更容易看到浮华表象下的霉烂内核,然而这也只是人世的一种状态而已;又或者这种人不论身在何处,都会看到这部分,进而绝望心死?!我也是其中一员,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能否摆脱心中仇恨的魔咒,我祈祷!也愿所有人不要受这种苦。

牧筠:
野哥,再来中山,继续为你挡酒。

心在右:
用刺客的匕首捅破时代的尿包,让腥臊的尿液流淌在盛世的大街

风从西来:
虚拟空间,相逢一笑,芒鞋踏处,野夫来过。

小北:
世界从来都是邪恶的,何来不幸,世界里的清明,只存在心灵的国土里,以此看到了黑暗,才觉不幸,北方的雪是白的,野夫

:
野夫这样的人没有绝种,我们或许真的可以谈希望了!

🌸买买提:野叔,看到留言都不好意思下笔了,同是粉丝默默蹲墙角去,文化造诣不够呀祝福我们的野叔
伟丰电动三四轮配件:
狠幸运读到野哥的文章,透过文章,窥见一颗孤独清澈的灵魂。喜欢野哥的江湖气息,江湖文章。有情有义方为人。

那些妞宝:您所有的大作都是我书斋的珍藏,谢谢记录!愿您安好!

雪舞关山:
喜欢野哥自不必说,想来留言的各位也是古道热肠,侠义情怀。渐寒的冬夜我小酌,举杯敬你们——寒夜里尚能感受到的温暖。

雪蕾:
您是真正的“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



杜鹃声声:
野哥文字苍老,心底火热。

马林:
利川今天沐浴着冬日暖阳,野夫老师绽放在玉龙雪山的文字,融化在滇池,流淌到清江,感动涓流。让我们一起“拍剑东来”,深情呵护这方净土。

🐝

飞天猪红猪:又是一年了,这个国度,依然没有看到变好的迹象,哎~

✨红红:

每天看完拍剑东来的文章,都已经是深夜了,我总要在黑暗中紧紧地抱住手机,我怕一觉醒来,你就不见了呀!~~~话说,我怎么觉得今天的文章离愁这样重! 


海的声音:
不负本心,忧国忧民,脊梁不弯,终见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