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惠王的云梦之泽|罗尔该不该卖房救女?

来自微信公号:剑客会(ID: ijiankehui)
原作者微信公号:梁惠王的云梦之泽(ID: tingzhangxiaowu)

文丨猫爸

我生活在底层平民家庭,还是农村户口,小时候从来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事。八十年代中期,我奶奶七十岁左右,患了病,一直躺在家里接受亲戚的慰问,也请村里赤脚医生来过几次,但从来没听说要送她去城里的大医院检查,大概因为花不起那个钱。直到死,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因什么病死亡,她也没有要求查清,因为祖辈都是这么过来的,几乎没有人在死之前,能确切知道自己死于何病。

二十一世纪之后,我妈妈活到六十多,她所在的村(全国挺有名的富裕村),终于有了所谓农村合作社医保,能报销一些药费。可是到她67岁时中风,我去医院伺候,才知道绝大多数药根本不能报,都得自己掏钱。所以名说有医保,其实和没有也差不了太多。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子女,她恐怕早就熬不下去(当然,为了将我们兄妹三个抚养大,她一生劳苦,几乎从来没有星期天,五十岁不到就积劳成疾。若无子女拖累,身体恐怕也不至于损伤至此)。

她刚中风的那十多天,我每天去医院,坐在床边,隔两天护士就吩咐去续费,没有钱就停药。出院后,一直在我弟弟家休养,口不能言,每日都要哭几次,似乎是哪里痛,但因为不能说话,我们又无法了解。托朋友请了个专家来家里看,说:“因为堵塞了血管,智力大大降低,稍微复杂点的话,她就听不懂,很难交流。”于是只能如此。

然而中风病人,照顾周全不易,最后又摔了一跤,再次脑溢血。送到医院,照过CT,医生说大脑有两处出血点,需要手术。我匆匆赶到南昌,医生明告我:“立刻进行手术,进ICU,随时监测,但是很贵。”我问:“贵不贵也得承受,我只想知道,手术效果会如何?”医生说:“说实话,没有什么用,纯粹花钱买个心安。就算救回来,也跟植物人差不多。”我傻眼了,蹲在墙角想了一个小时,决定放弃。

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医生说的,救回来不会比跌倒前更好,于她自身而言,已无生存意义。其次,当然还有经济问题。我妹妹和弟弟收入都不高,我的薪水似乎比他们高几倍,但在北京,也算低收入阶层。如果手术有希望,我就是借债自然也会抢救;但医生既然如此说,我自忖自己的家底,无法胜任后续昂贵的费用。这就是天朝平民的悲剧。

当然,我没有调查过,不知道世界上其他文明国家的医保,是否负担ICU的抢救项目;但我想,只要是医保,不至于那么多药都要自费。

我还想起了中国的“老干部”。有一次某人在微信圈发了一个帖子,说:“太伟大了,里面都是我国还健在的老革命家,赶紧看,不看就再没机会了。”我好奇地点开,大吃一惊,里面的老革命,几乎个个都在百岁上下,小于九十岁的,都算首长说的“小鬼”了。他们为什么都能活得这么长?原因不言而喻:享受着远超平民的医保措施。我还听一位学者披露:有的老干部,即使中风成了植物人,其子女也不计成本,插管输液,让他吊着一口气,反正药物包括护理,所有费用都是纳税人支出,不但不降低子女的生活质量,反而可以增加。因为只要吊着一口气,子女就可帮其代领退休金。真让人仰天长叹:“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补有余。”越是穷的,越要从自己羞涩的腰包中,掏钱为自己治病。

说到这里,我要再谈几句罗尔的事。

前几天我说,罗尔就是影响社会进步的坏人,当然,这是就正常社会的标准来说的。因为在正常社会,如果有医保,又故意隐匿自己的经济能力,变相撒谎,吸取慈善,是破坏社会公序良俗;但在中国这种社会,他虽然仍是个坏人,但也不算多坏。因为我能理解他的恐惧,在中国,保险不到位,治疗癌症这种病,有可能让自己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有人说,至少罗尔应该卖掉所有房产和车子,实在走投无路,再来寻求社会救济。这些看法,我部分同意,部分不同意。

我所同意的是,罗尔确实应该卖掉多余的房子,即使一时不能出手,而又迫切需要救济,也可以承诺,将来卖掉房产,可以归还部分救济;但我不同意非要让他家徒四壁,甚至连住的房子也卖掉,直到走投无路,才有资格寻求救济。不,我不这么认为。

一个文明的社会,不该让一个家庭十分窘迫,才有资格获得救济。因为我们的社会,已经不是原始丛林。我们建立了国家,制定各种规则,兴生各种社会福利,以及各种保险,不就是预防有人一旦遭了大难,能够获得及时救助,而不至于一下跌落到贫困的谷底吗?那些形形色色的社会辅助组织(当然,好像在中国违法),不就是为了让人生活得更安全更美好吗?如果一个人因为家中有重病患者,就必须卖光一切,才能向社会募捐,那社会不是眼睁睁看着一个赤贫家庭诞生,而无所作为吗?人类如此庞大,每个人拔一根汗毛,足以让一些蒙难家庭保持体面和自尊;社会本有力量承担这些不必由个人来独立承担的痛苦,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人性经不起考验,有多少人会因为对将来的赤贫产生恐惧,从而放弃治疗,导致人伦悲剧?有朋友就跟我说过,如果他得了绝症,虽然他有一套房,一辆车,但他宁愿自杀,也绝不让老婆卖房卖车为他治病,绝不想老婆孩子从此沦为赤贫。其实如果一个社会足够文明,普通人有正常的医疗保险,完全不至于此。

可惜在中国,只有老干部们得了病,他的家属才能一点都不影响生计,反而增加收益。我这样说,也许是太不爱国了,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