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乾的世界 | 随机的正义

来源:欧阳乾的世界(微信公众号:shijieqian123)

昨天写了一篇《领导不倒台,你翻的了案吗》的文章,点击量一夜超过了十万,可见民心所向。但有些有关部门,总是要跟人民群众对着来,越是人民群众想看的,他们偏偏不让。

于是,我那篇文章就被和谐了。

相关阅读:欧阳乾:领导不倒台,你翻的了案吗?

好吧,那我就换个角度,再谈谈聂树斌的案子。

这是一起拍成电影就能拿奥斯卡的真实事件,它背后的曲折与荒诞就连脑洞最开的编剧也望尘莫及,再魔幻的现实主义在它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screen-shot-2016-12-03-at-%e4%b8%8a%e5%8d%885-58-21

1995年,因为一起强奸杀人案件,时年21岁的聂树斌被判处死刑。当时虽然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聂树斌只有口供没有其他证据,要求改判,却有领导批示要杀,而且快杀。十年后,真凶王书金落网,但聂树斌依然没有平反。虽然这中间有不少正直人士一直在抗争,但总有一股无形的阻力横亘在他们面前,就连真凶王书金都差点在监狱里挂掉。直到2016年,随着河北省政法系统内高官的落马,聂树斌的案子才水落石出,大白天下。

怎么样,浑厚不浑厚?起伏不起伏?就这三两句话的梗概,是不是已经感觉到水太深?有些事情,我还没有摊开讲:为什么要快杀聂树斌,难道真的像网上说的那样,质疑他肾的去向?真凶王书金落网之后,经历了什么样的威胁,他又是怎么坚持自己底线的?当年主导聂树斌案的领导到底是谁,他跟如今阻扰聂树斌案件复审的“河北王”张越是什么关系……

这些事情,我统统不讲,反正讲了你也看不到。就像那篇《领导不倒台,你翻的了案吗》,存活了不过十几个小时,就被送去见马克思了。

所以,有些事情你知道就好,不必要说出来。今天我只谈聂树斌本人,不牵涉到其他任何事情,那些专注于违规举报的热心人士们,可以歇一歇了。

聂树斌案在中国是特例,却不是孤例。呼格、滕兴善、佘祥林、赵作海……在此之前,已经有好几起类似的案件出现在了大众视野内,没有一起水不深。但是,说好了只谈聂树斌的,所以其他人的,我们就此略过。

聂树斌之所以能够平反,完全是命运的垂青。因为在这起事件中,相继出现了两个决定性条件:一,真凶王书金落网;二,河北王张越落马。当然,我不是否认背后那些正义人士的坚持和申诉,但如果不出现这两个先决条件,别说二十年,就是二百年也没用。命运就是这么吊诡,它把聂树斌推向了断头台,又在漫长的岁月里布下了翻盘的契机,仿佛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而这一切因素,都是偶然出现的,其概率极其细微渺茫,就跟你买双色球中了五百万差不多——很多人感慨聂树斌一案是“迟到的正义”,但是,正义它不是迟到的,而是随机的。

就像一颗扔下的骰子,你根本不知道它会停留在几点。

screen-shot-2016-12-03-at-%e4%b8%8a%e5%8d%885-59-14

所以,当看到聂树斌平反的消息后,我的第一反应不是庆幸,而是后怕。历史那么巧,给了聂树斌一个面子:在他蒙冤的十年后,真凶王书金落网了;又在真凶落网的十年后,河北王张越倒台了。如果历史再重来一遍的话,谁还敢保证能有这样的巧合?

谁愿意把自己的性命和尊严寄托在这样的一种随机之上?

聂树斌的父母和几位正直的人士为此案奔走了二十年,整整二十年,却都抵不过这两次云淡风轻的巧合。没有这两次随机性的事件,聂树斌的名字将永远钉在耻辱柱上,也许到人类文明灭亡的那一天也得不到昭雪。这个只活了21岁的年轻人,终于又在死去的21年后洗刷了自己的屈辱,还算老天给了几分薄面。但细细想来,真凶落网,高官倒台,顺带着捎了聂树斌一脚,他的平反更像是某些大事件结果的附属品。若是聂树斌泉下有知,不知是欣喜若狂,还是一声苦笑?

这是一场偶然得来的胜利,它比历史上任何一场实力悬殊而又恰巧获胜的战役都要来的侥幸。一位落马的高官,一个良心发现的真凶,两位奔走二十年受尽委屈还能坚强活着的父母,一个宁可丢饭碗也要替聂树斌平反的公安局长,这一切得要多么巧合的凑在一起,才能换来这样一个巧合的结局。这到底是法制的胜利,还是法制的祭祀。

阿甘说,命运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猜不到下一颗是什么味道。我们还能看到这个结果,尝到这颗巧克力最终苦尽甘来的滋味,但对于聂树斌来说,他再也尝不到了,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那个最青春的年华。谁都揣测不出来当年他走上刑场时,心中的绝望与悲凉,一转头,便诀别了父母与世界。

时间会冲淡一切,也许过不了多长时间,聂树斌的事情就会被大众抛诸脑后,我们的目光,将被各种各样的娱乐信息和花边新闻所吸引。但在这一刻,我希望世间随机的正义能够来的更猛烈些,以慰藉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

聂树斌只活了21岁,但少年永不死,只是渐凋零。

2016年12月3日, 6:02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