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敏涛:即便家属和解 “雷洋案”远没有终结

雷洋案,12月28日夜听闻家属选择了和解,放弃了所有诉讼,由于家属自己的原因,压力太大,漫长的诉讼耗费的心力,超出了家属的承受范围,对此,我表示理解,也表示悲切。毕竟,在强权面前,再大的舆论声讨都无法阻止恶行。幼小的个体面对强大的权力淫威,屈服是难免的,和解是无奈的。更多时候,我们真的无法想象,他们会为了让家属屈服做出什么行为,采取何种方式,这个,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但别以为家属和解,雷洋案可以就此了结!一个只想通过逼迫家属和解来平息司法不公怒火的社会,只会加剧人人自危。现在,“被雷洋”的风险每个人依然无法避免,再加上逼迫家属就范,这样的体制解决问题方式,没有风险和危险才怪。

任何不是通过正常、规范、公正方式解决的影响性事件,都会有潜在的恶果出现。雷洋案,举国关注,依然难逃司法擅断。而后,是删帖封号盛行,压制舆论,管控媒体,再往后,是逼迫家属和解。

从法律上讲,家属可以放弃刑事自诉和申诉,但是,人大校友、关注此案的人士以及公众会就此放弃对雷洋案的追问和声讨吗?就在12月28日下午,我想写一篇《雷洋校友好榜样,忠于初心忠于谠》的文章,以此盛赞“雷洋案”中人大校友的力量。而今,雷洋家属和解,校友群中有人表达悲痛和伤心,深感自己的力量渺小,再团结发声最后都未能改变什么。

但我认为,人大校友的团结和凝聚依然需要盛赞和称道,她让社会看到了校友的力量不是松散的个体,而是具有感召力和向心力的的群体。雷洋遭遇不测,校友挺身日出,这是一所大学的荣光之至。所以,这篇文章将在不日出炉。虽然依然会被删,但发出来,就是对人大校友的无比钦佩和敬重。

深夜,寒风在吹,凛冽无比,“雷洋案”依然需要追责和问罪。只是,家属不得已的和解并不是我们放弃的理由,反而,我们更应该呐喊和声讨。因为,下一个雷洋就在你我之中,除此之外,当我们真的成了“雷洋”,我们的家人还可能遭遇各种威胁、逼迫和恐吓,逼家属放弃为我们申冤,逼家属接受和解,逼家属放弃追责和诉讼程序,这样的事件处理方式,任谁可以坦然接受?

如果你想不到雷洋家属遭遇了什么,对此可以想一想,律师界发生的709事件,他们又是如何对待律师家属的,说出来简直令人抓狂。据被抓律师妻子介绍,他们带着摄像机到被抓律师家里假借看望老人之机,诉说被抓律师的苦和泪,老人因想念儿子而流泪,他们然后赶紧录像,把拍摄老人流泪的视频放给被抓律师看,想以此逼迫被抓律师认罪,这样的伎俩和手法,他们常做,雷洋案中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所以,我们理解家属遭受的压力,但依然需要呐喊和声讨。即便雷洋家属放弃了所有诉讼,但雷洋就不冤了吗?雷洋事件可以就此戛然而止了吗?雷洋事件的问责就可以一笔勾销吗?显然,并非如此。

以后,雷洋家属在此期间到底遭遇了什么,我们只能留待历史去回答,或是说,雷洋家属彻底远离这个国度,然后才可能诉说他们遭受的苦衷,只要家属在此,就难以摆脱被屈服的厄运。而我们就不要再去追问,家属遭遇了什么,除非家属自己说出来。家属面临的压力,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所以,理解家属的选择,但另一方面,更要看清雷洋案背后的恶。

亦如蔡霞教授所言,雷洋案目前的结局,彻底粉碎了权力残存的最后一点点公信力,粉碎了所有正义之人的最后一点善良的幻想和希望。雷洋案,当众人都以为自己的声讨、追问、呐喊、发声可以力促雷洋案朝着利好的方向发展。未曾想到,他们选择了做家属的工作,而且,家属的工作比起舆论的工作更好做,家属就那么几个人,在没有任何原则、任何规则、任何约束的情况下,家属最后的选择除了和解,就只剩下和解。

但家属和解是雷洋事件很好的处理方式吗?他们或许误以为,但在民间看来,权力与民心之间,隔阂只会越来越大,而不是逐步弥合。家属之前的追问、声明、要求追究涉案警察几宗罪刑事责任的诉求依然历历在目,为何当不起诉涉案警察后,特别是舆论持续升温的同时,家属却选择了和解,任谁都能想到,家属会遭遇什么,不到万不得已,不到迫不得已,亲人含冤而逝,哪一个家属会选择放弃追责?

我们悲痛,我们伤心,我们无语,但我们心中依然要有光亮。针对雷洋案,我们抗争过、努力过、发声过、呐喊过,虽然,结局不一定如我们所愿,但我们无愧于后人追问:当不公蔓延于这片土地,我们到底做了什么?

雷洋家属和解了,我们依然在追问,依然在发声,依然在声讨,这便说明,我们没有放弃,我们没有气馁,我们的努力也不会白费。漫漫民主法治路,我们走得艰辛无比,但我们坚信,一个民主法治的中国必将到来,只是这一天到底有多远,就看我们每个人当下可以做多少!

别伤悲,别气馁,抗争过,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