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护人Defender | 仲若辛:大约在冬季

▍文 仲若辛(注: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来源 公众号辩护人Defender

有人说2016年12月2日是“要儿日”。但是呢,风萧萧兮易水寒,儿子一去不复返。儿子是要不回来的。

止步蹒跚12年,聂案一锤定音。这既是一个结论,更是一个告慰亡灵的仪式。白事不是红事。那些习惯于拿丧事当喜事办的人,这回究竟没那么下作。

个案纠错,如此艰难,于其他尚未平反冤案而言,本无复制价值。若说价值,无非是让我们再次拷问纠错规则弊病。那屁股早被拷打多回,再打一回又如何。有人把聂案改判之艰难,归咎于河北的政法王。此种坐井观天之见,让本无多少意义的聂案意义折损殆尽。若某银行行长看着金库里的好多钱,就让属下直接给他拎几捆回家,我想这属下还没那么大的狗胆。何也?规则使然。一个所谓的政法王,就可以玩弄一命案于股掌之中,甚至不惜刑讯王书金,阻止翻案,竟然得逞。何也?规则使然。

聂案平反,与其说是法治彰显,正义迟来,倒不如说是聂家人运气好。12年来,参与聂案平反的媒体、专家和律师如此之众,规格之高,蔚为壮观。

2005年起,《南方周末》刊发聂案报道及评论21篇,《新京报》刊发评论23篇;还有澎湃新闻,等等等等。其间虽夹杂某TV某道德不和谐之音,但案件已经无关乎专业,连吃瓜群众都看明白了。可季节轮回,此一时彼一时。寒冬季里,话语收窄,有人也将每每自我审视考究一番,甚至偶尔自我阉割一下,省得锄头扬得高了不小心碰了天,或者至少弄个舆论审判。所以,聂树斌案报道,注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些想依靠媒体关注呼吁的苦主,也大抵可以死了这条心。

贺卫方、何兵等众多专家学者,张思之、周泽、朱明勇、毛立新、杨金柱、李金星等众多律师,多年来一直在坚守,坚持。结果是应了老话,不是驴不走,而是磨不转。他们虽然有功劳,但聂案说到底靠的是运气。我说聂案平反无法复制,这也是原因之一。

张燕生律师在《刑辩的绝境》一文中,引用美国著名心理学家斯金纳曾经做过的一个实验。说的是将老鼠放进一只盒子,盒子里面有一个按钮,老鼠不小心触动了按钮,按钮就会出水、出米,老鼠受到了激励,就不断的去碰这个按钮,老鼠就可以不断得到吃的。后来又有人做了一个实验,将老鼠放进一只盒子,盒子里也有一个按钮,老鼠不小心碰了这个按钮,按钮就电了它,每次碰到这个按钮,老鼠就会被电击一下。这是一种惩罚。以后呢,老鼠们就会非常小心地离按钮远远的,绝不去触动按钮。

我相信,律师们的智力不比老鼠差,前仆后继也不是因为智商低。本来触碰按钮应该可以得到食物的,可后来他们一个个因为触碰了电钮而倒下。聂案申冤过程中,杨金柱律师就触了电。这杨大侠触电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前几天(11月30日)在江西高院再审开庭、平反指日可待的黄志强等四人故意杀人抢劫案,张维玉律师在代理申诉过程中,也触了电。点蜡烛没什么错,可点得不是地方。正常的按钮不起作用,他们才冒了这个险。但现在又不同了,司法部修订了《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这就等于在按钮上加个标识:有电危险。真乃善良的提醒,别怪我没告诉你的节奏。那些尚在申冤路上艰难奔走的苦主,以后也将越来越难寻觅陪同的律师小伙伴。

没有律师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

screen-shot-2016-12-03-at-%e4%b8%8a%e5%8d%886-18-34

严冬之下,律师队伍依然从20万激增到30万,各种刑辩培训班依然火热。法治,也在注入血液,磨砺技能。沙场之上,本应刀剑相对,可当对方拔出枪来,你将若何?

不跟你玩儿了。

2016年12月3日, 6:22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