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竹MS:不过洋人节

圣诞节,我在微信群里收到一首诗叫《不过洋人节》。诗虽然朴实得像唠叨,却让我这个老百姓极容易听懂。诗说:我不信基督,也不崇拜耶稣。既不是他的子民,又不是他的信徒。不过圣诞节,我没有那么虔诚,也没有那份义务,去给一个西方老头,献上祝福!耶稣没给过我什么好处,对中国人民,没有一点保护和呵护。记忆犹新的是,他的子民,一次又一次践踏,我国神圣的领土。……

彼时我正拉起来Merry Christmas的小彩旗,布置家里的节日气氛。诗的最后一句“过什么圣诞节,背宗叛祖!”弄得我有点不好办。但是想到祖宗太远,而我的两位基督徒室友等下就会从教堂回来,我还是狠了一下心,决定挂上小彩旗。我的俩室友是印尼姐妹,她们在自己国家也过中国的春节呢。而我等一下义正言辞的摆出祖宗,那不是显得有点不近人情么?不符合祖宗的礼仪之邦待客之道。她们在印尼管中国的春节叫“恭喜发财节”(用广东话发音还走了调),我们这儿管圣诞夜叫“平安夜”,这些让节日发明国感到莫名其妙的改造,都寄托了本国人民良好的心愿,也算是各自本土化的成绩,多少算是对祖宗有了交待,想必祖宗也不会太怪罪。更何况,诗人的祖宗早早告诉子孙圣诞节不可以过,我的祖宗却不曾认真流传下来这样的嘱咐。

想清楚了,我毅然挂上小彩旗,然后出门去办事,路上又收到一条圣诞节的提醒:不是吃个苹果就能平安。是我们英雄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用不分昼夜的站岗换来的平安,没有人感谢那些忠诚站哨的战士,却一个个抱着苹果祈求平安。

这一条厉害了,振聋发聩得,以至于自从发到微信群里,再也没有人跟帖,想必群友无不拿着手里的苹果(但愿不是手机,因为用洋人手机显得背叛了国家。顺便,期待全世界都用华为!)默默自责。解放军战士但凡放松一下眼皮,四面八方的洋人都会刀枪棍棒火箭炮洲际导弹打过来——别以为好好的圣诞节节假日就不会加班发动突袭。群友英明的看到,我国已是四面楚歌,提醒着“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接着某兄进一步教导:放着传统节日不过,放着伟大领袖不当神来拜,国人堕落竟至此地步!

传统节和圣诞节只准选一样,是何道理,不告诉也罢了。在我大中华帝国伟大复兴面前,民主国家一个个一盘散沙,老百姓只顾着过日子,丝毫没有你死我活的斗志,哪里再出来一个“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再者,“伟大领袖”教至今未见到宗教局注册正规团体,岂敢妄拜?更何况伟大领袖所领导政党据说支持唯物主义无神论……

晚上回家正好D和A俩印尼姐妹回来,带了圣诞节蛋糕回来请我吃,我也操持茶道,配上普洱和滇红。闲聊圣诞节。我说了一下我国圣诞节期间的局势,接着问:“你国95%的穆斯林如何处理圣诞节问题?”D说:“受过良好教育的穆斯林会对基督教徒朋友说‘圣诞快乐’,没受过什么教育的穆斯林会说‘说圣诞快乐的穆斯林都会下地狱!’。没受过什么教育而且自闭的穆斯林,则是我国自杀式爆炸惨剧的主要炮灰。”我想了想诗人那首白话诗,又想起最反“洋人”的义和团成员的学历。想来历史上,总是读书少的人最容易被操控,而读书多的人(比如诗人)则最容易操控别人。圣诞闹剧,真乃义和团转世。不一样的是,今天的打着革命的旗号要求传统回归,却比祖宗更多一层自相矛盾,看着闹心,想着犯晕。

我又质问,为啥穆斯林能放下身段去过圣诞节,但是你们基督徒从来不过人家伊斯兰教节日?A却怪我冤枉了基督徒。她说:“你们过圣诞节主要是拜圣诞老人,送礼物,跟上帝和耶稣没有半毛钱关系。不过,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你们很可能认同上帝教育人要‘给予’,所以发明了圣诞节送礼物的习气。总之,给家庭朋友聚会找个理由,温情一下也不坏。”

我暗暗想想,确实也不能怪人家基督教。人家品牌做得好,戳中消费者痛点,还能结合商业化,解决了爱的需求。我国孔子学院要是也这么干,那中国版本的孔圣人“圣诞节”也可以全球开花了。至于花钱才算舒坦的缺乏想象力的消费活动,有的人批评是消费主义,那大可以管好自己的钱包。

至于,耶稣没有教育好他的子民,以至于放任他们欺负我国而坐视不管,那极可能是渎职了。至于我国,虽忽而背弃传统,忽而背弃革命,则不可冤枉了我国的人与神,要看清那都是西方的人与神一同搞鬼的结果,我们一切都是好好的。

2016年12月25日, 12:54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