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左到右:王大年、胡亚明、、冯玉熙、莫子许

今天证道时,王怡牧师突然讲到刚刚出狱的基督徒律师李春富弟兄,他说不知道李弟兄在狱中遭到了什么样的非人折磨,一个意志那么坚定的人,被关押一年多后,居然精神失常了,竟然对自己深爱的妻子暴力相向。他说:之所以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因为有一批像李弟兄那样的义人在替我们坐牢。他的话让我想起四川也有这样一批群替我们坐牢的义人。

三度入狱、总刑期达25年的刘贤斌不仅在四川,就是在全国也算得上标志性人物。贤斌性格平和,是一个天生的领袖,能够将各种不同观点的人团结在周围。正因为如此,他也遭到当局嫉恨,每欲除之而后快。特别是第三次判刑,他基本没做过什么事,只是出狱后到各地拜访曾经帮助和关心过他的朋友,竟被当局以违反剥权期的相关规定为由,重判10年。贤斌曾是人大的高材生,把酒后初系南冠,此后即与牢狱结下不解之缘,大半生都在狱中渡过。幸运的是,贤斌有一个贤惠的妻子,他一再入狱,妻子却对他不离不弃,不仅替他照顾年迈的父母,还省吃俭用,将女儿送到美国留学,为未来培养了一位非常优秀的人才。

同为遂宁人的陈卫,与刘贤斌的人生轨迹基本相同,从遂宁那座小城以优异成绩考上京城名校,把酒后命运发生逆转。陈卫常常吹嘘,当年在秦城,他的隔壁关的就是江青,闻者大多一笑而过。不过,秦城这段经历,不管是不是曾与江青做过邻居,也确实够他吹一辈子。陈卫这家伙,不仅仅是嘴上吹吹而已,还爱折腾,终于在茉莉花事件时再次将自己折腾进去,留下柔弱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在外面。陈卫最让我不服气的是,他一个理科男,文才居然比我还好,真的达到了倚马可赋诗的变态地步。陈卫进去的前一年,遂宁一家鱼头火锅开张,他和朋友去吃饭,见这家火锅店装修得富丽堂皇,却少了一点文化气息。他随口说了一句,如果墙上挂一幅字能为餐馆增色不少。这话被路过的老板听见,就请陈卫题一幅。他也没有推辞,回家想了一晚,次日一早,一首《遂宁赋》一气呵成。他拿去送给老板,老板没想到连起来有三四米长的条幅,卫哥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就写好了,而且词美字佳,非常高兴,给卫哥封了一个大红包,卫哥坚决不收。老板很感动,送给卫哥一张VIP卡,老板说,卫哥到店里消费终生免单,卫哥带去的客人一律8折优惠。

铭酒四君子之一的陈兵,是陈卫的双胞胎弟弟,虽然他只比陈卫晚几分钟出生,却注定一辈子要生活在陈卫的阴影下。我与陈兵曾一起在越南做生意,对他可以说相当了解。虽然他也曾经历过把酒风暴的洗礼,但是毕竟只是在南充这样的小地方,见识与乃兄不能同日而语。早年的陈兵,由衷地对三峡这种超级工程,以及全世界最长的高铁线路和相当于越南全国人口的大学生数量等,感到骄傲和自豪,所以我在一篇文章中调侃他是“自干五”。陈兵的过人之处是聪明,任何事情,只要他愿意,没有学不会的。而且口才了得,能够滔滔不绝讲几个小时,还不带重复。我们在越南经商失败,我后来总结经验说,主要是在异国他乡,陈兵失去了语言优势。陈兵与陈卫有个心照不宣的约定,即陈卫冲到前面,陈兵留下来照顾家人,不能兄弟俩都折腾进去了。不知道陈兵为何最后没有遵守约定,也步哥哥后尘,到里面吃皇粮了。陈兵进去前后,连遭丧母失弟之痛。我作为朋友,听闻其弟英年早逝,都哭得泣不成声,他又岂能不痛彻心肺?当然,这样的痛,陈卫也不会少。

铭酒四君子之一的符海陆,我们同是秋雨之福教会的会友,但我们除了在公众场合见面外,并无更多的私人交流。我知道海陆弟兄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也是一个勇敢的维权人士,抗议彭州石化,揭露问题疫苗等他都冲在最前列。他好像没有正式工作,靠给一家旅行社发传单为生,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三四千元,生意差的时候只能挣几百元,甚至没有收入。但是,你永远不会看到他被困难压倒的时候,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他有一个贤德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作为顶梁柱的他进去后,不知道他的妻子和儿子如何生活。虽然朋友们发起一个为铭酒四君子的募捐活动,我每个月也会定期向爱心账户打款,但是那点钱毕竟杯水车薪。当父母的都知道,养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再怎么节约,每个月也需要三四千元。

铭酒四君子之一的张隽勇,我和他的接触更少,只知道他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商人,有一对双胞胎儿子。我们在一起吃过几次饭,但是在那样的场合,都是你敬我,我敬你,很难有深入的交流。但我知道,隽勇是一个豪爽的人,有他在的场合,一定充满笑声。

铭酒四君子之一的罗富誉,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也是他进去后我才第一次听说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一个很优秀的设计师,还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其他就一无所知了。

驯兽师陈云飞是我多年的朋友,他做过最轰动的事情就是在党媒上打了一则枊丝广告,他最喜欢的行为艺术就是背一个广告牌满大街转。云飞入狱,可以说求仁得仁,甚至为此预谋已久。由于他常年搞行为艺术,甚至到全国各地的派出所“旅游”,为此被传唤甚至关黑屋子都是家常便饭,他视之为“小奖”,常常遗憾没有拿过“大奖”(判刑入狱)。为了适应拿到“大奖”以后的生活,五六年前,他就开始吃素,冬天洗冷水澡。所以云飞进去后,我说根本不需要担心他在里面的生活,单从吃来说,里面的伙食肯定比他外面的还要好。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替他照顾好他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如果他的老母亲有个三长两短,以孝顺闻名的云飞肯定不会独存于世。

刚刚第三度入狱的著名维权领袖黄琦,我和他的交往不多,几年前他住院时,我和朋友卢钢一起去看过他,后来在一起吃过一次饭。由于两次见面,我都不是主角,他应该对我没有什么印象。黄琦在成都属于异类,他只执着于他的维权事业,对其他事情极少关注,与维权圈之外的人也极少交往。但是黄琦在访民中的威信极高,他生病住院,访民轮流去照顾他,分文不取。他有什么事,访民也愿鞍前马后为他出力。正因为他极大的号召力,成了当局的眼中钉、肉中刺,这几年喝茶、绑架、恐吓,一样没少过,现在干脆直接逮起来,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常言道: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我的牧师说,我们暂时的安全,是因为有义人替我们坐牢。新春佳节快到了,我们是不是也该想想那些替我们坐牢的义人的家人们,至少打个电话、发个短信问候一下,甚至给他们发个红包,让他们感受到寒冬当中的一丝温暖。你们做不做我管不着,反正我会。

特别声明:我无意以本文发起募捐,若有朋友愿意资助上述义人的家人,请直接与其家人联系,切勿通过我代转,通过本平台收到的所有款项,我一律视为读者给我的打赏。我会根据我的能力,在春节期间给上述义人的家人送温暖,但我不会报告资金的收入和支出情况,读者也不能要求我公开账目。我做人做事,本着把酒一代的良知,你可以相信我,也可以不相信我。

从1月11日后,所有打赏要7日以后才能到账,为了资金安全,你也可以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