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扉客:关于邓相超事件

邓相超事件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事件,在破坏性和后续影响上后果相当严重。但公众和整个知识界对此保持着海一样的沉默。这是时代释放的魔咒,也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前奏。

这种事情,包括上次915;这种口号,比如打倒邓贼,以前其实也都是上不了台面的政治不正确。

以前,主流社会和知识界会以三十几年前执政党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和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为武器,理直气壮地群起杯葛这些文革余孽。

现在,大家都知道当道好这一口,所以都选择闭口不言。得到这种自保式沉默的配合后,当道得以和这些文革余孽形成一个所向无敌的闭环互动,实施以定点清除为手段,以管控舆论为中心的社会控制。

以邓相超事件为例,文革余孽的线上鼓噪没有遇到惯常的管制与调控,线下的现场揪斗有当地警力的保驾护航,事后也得到山东建筑大学、山东政协和山东省政府现场办公般的即时回应。

从袁腾飞到毕福剑,从915到邓相超,有朋友乐见这种现象的出现,觉得这会导致社会极化,让转型更快到来。

我对这种极化理论是很不以为然的。这是过于一厢情愿的懒汉式乐观,也是过于简单粗暴的想象式推论。

这个理论可以套在1957年,也可套在1966年。转型最后确实来了,只是要经历十年以上漫长的人间地狱。你愿意吗?

我再诛心下:

很多朋友觉得毛粉不足为患,我认为并非是真的觉得不足为患,而是知道他们的厉害,怕他们了,更怕他们和当道组成的这个以定点清除为手段的社会控制闭环,进而拿不足为患这四个字为自己的犬儒和不敢说话做个高大上的辩护,假装不知道最大的毛粉是谁。

20170107

相关阅读美国之音|山东教授转发讽毛文章遭解聘省政府参事

2017年1月7日, 12:56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