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 | 老柯要说话 : 人民币自由浮动指日可待?

可能对于不熟悉经济学的读者来说,金融和货币是一个难解的命题。虽然我们每天用钱,但货币是怎么发行的,利率(利息)是怎么制定的,货币和实体经济有什么关系,都是一些不容易弄明白的问题。反过来说,中国人喜欢钱,但实际并不了解钱。

近来,海内外媒体都在聚焦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中国正在加强外汇管控。一年多以前,中国的国家外汇储备,也就是人民银行直接持有的外汇总额近4万亿美元。这是一个巨额的数字,几乎没有人可以想像4万亿美元是什么概念,总而言之中国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国家。或者更准确的说: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府。

但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的外汇储备就减少了约9000亿美元。那么多钱到那里去了?不好说。宏观统计中有一个重要的统计叫国际收支统计,简单地说,它统计的是一个国家的贸易和金融交易的外汇收入和外汇支出。具体的说,在国际收支的统计里,一个国家的外汇收入与外汇支出外加帐面的结余应该是相等的。这和一个家庭一样,每个月收入多少钱,开支多少,最后还剩多少,最后应该是平衡的。

然而,2014年的国际收支统计里,中国的外汇收入减去支出和结余的外汇一对照,少了1400亿美元,这在统计上称作误差(error and omission)。如果少了几亿美元,或几十亿美元,算作误差还情有可原,少了1400亿美元,算作误差,恐怕就太勉强了。情况更严重的是2015年,这个误差进一步扩大到了1880亿美元。这说明什么?说明外汇管制基本没有起作用,也就是说,有人在偷偷的把外汇往海外搬,具体怎么搬出去的,连中国人民银行也不知道。这在国际金融上被称作资本外逃(capital flight)。如果有基金、企业或个人通过银行向海外汇款,那么这个交易自动进入中国人民银行的国际收支统计。也就是说,这些被算作误差的外汇交易根本没有经过银行,所以,货币当局不知道这些钱怎么逃出去的。

刚开始,可能连中国人民银行也没有太在意,毕竟中国有近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资本外逃的速度实在来势凶猛,短短一年,外汇储备就减少了9000亿美元。人民银行当然不能熟视无睹,这样下去,要不了两年,国库里的外汇就会空掉,陷入货币危机。人民银行想出的办法是堵住外汇外逃的出口和漏洞。从2015年开始,人民银行加大了打击地下银行和地下钱庄的力度。但收效甚微。

要知道,中国的外贸虽然在缩水,但外贸收支还是出超的,也就是说外汇收入大于外汇支出,整个国际收支也是出差,但过去的两年,外汇储备每个月都减少几百亿美元。2016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减少到3万105亿美元,应该说,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只是时间的问题。

其实,问题不仅仅是外汇储备在减少,与此同时,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也在大幅度贬值,2016年贬了6%多。本来,人民币汇率贬值可以增强外贸出口的竞争力,但同时也可能进一步加速资本外逃。所以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鉴于此,人民银行不得不出狠招,所谓狠招就是直接控制企业和个人换汇。短期来说,如果人民币为了保外汇储备不要破3万亿美元,那就要从市场上购入美元,抛售人民币,这样一来,人民币进一步贬值的压力会很大。现在,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接近1美元=7元人民币,所以,人民银行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就是保3,还是保7?

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国际收支和外汇储备都是太宏观的概念。从表面上看于我们个人没有太多的关系。短期来说,如果有孩子在国外留学,对于那些每年要给孩子汇钱的家长来说,汇率的变动就不是一件小事;同时,对于准备到海外旅游的人来说,汇率的变化将直接影响旅游的成本。说远一点,对于在外贸出口企业或进口原材料和零部件的企业来说,汇率的浮动也是大事,因为那将直接影响这些企业的效益,进而影响企业职工的收入。

根据外汇管理法,中国的居民每年每人最多可以购汇5万美元。这次加强管控换汇没有减少换汇额度,但要求每一个换汇的居民申报用汇的目的,而且,具体到禁止个人持外汇在海外投资房地产和购买保险等金融商品。应该说随着中国经济进一步开放,外汇管制也进一步放松才是,加强对换汇的管制是一种倒退。在资本外逃的情况下,暂时加强换汇的管控应该说是权宜之计,但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翻开国际金融教科书,里面有一个著名的三元悖论,是由美国的蒙戴尔教授提出和定义的。所谓三元悖论就是说,国际金融的三个目标:稳定的汇率、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和自由的资本流动性,这三者只能同时实现其中的两个,绝对不可能同时实现三个目标。

蒙戴尔的国际金融三元悖论

从中国经济的现实情况来看,中国绝对不可能放弃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应该说中国希望保持汇率的稳定性,但那样以来,中国就不得不放开对资本流动的管制。眼下,资本外逃到了猖獗的地步,中国不得不管控换汇,那么剩下来的唯一一个选择就是让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

现在,严格地说,中国的汇率制度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这在货币理论中称为“肮脏的浮动汇率”(dirty float),也就是说是在政府管控下的浮动汇率。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开放经济体,实施浮动汇率实际是一个必然的选择。浮动汇率下的市场调节机制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遏止外汇投机和资本外逃。

最后明确一点,无论是汇率还是利率,都是货币(人民币)的价格。利率是货币的对内价格,汇率是货币的对外价格。实体经济(贸易和投资)已经开放,货币及货币市场、汇率和利率被央行长期管控显然是不合理的。中国已经到了迈向汇率市场化的关键时刻了。

2017年1月18日, 9:58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