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见|从九条悖论中理解 “美国总统” 这一职位

政见特约作者 程诗颖

2017 年 1 月 20 日是第 58 届美国总统唐纳德 · 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日。美国总统常被人们称为 “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这一职位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关注。

美国科罗拉多学院政治学教授、前惠特曼学院校长托马斯 · 克罗宁 (Thomas E. Cronin) 在其与政治学者迈克尔 · 吉诺维斯 (Michael A. Genovese) 合著的 《美国总统悖论》 一书中提出了九条关于美国总统的悖论,有助于我们更深刻地理解这一职位。

悖论 1:美国人民希望有一个果断的能够解决国家问题的领导者,但是我们却又并不信任权威,并且担心权力被滥用。

悖论 2:我们向往一个能够代表民主并且真诚的 “普通人”,但却又希望他 (她) 是拥有不寻常的天赋、魅力的领导者。

悖论 3:我们希望有一个正派的、善于关心他人、富有同情心的总统,但同时,我们也崇拜一个狡诈的,甚至在特殊情况下,残忍并且善于操纵别人的总统。

悖论 4:我们渴望有一个 “超越政治” (无党派,连接两党,甚至于超越党派) 的领导者,但是美国总统却又是美国政治体系中最政治化的一个岗位:它需要一个有创业精神的政治家。类似地,我们希望总统既能够团结大家,又能在关键时候做出不受欢迎甚至使民众分裂的决定。

悖论 5:我们希望我们的总统能够提供具有远见的、创新性的及纲领性的领导,同时也能针对舆论做出现实的回应。“前后一致,却又要懂得变通。” 这意味着,总统必须同时兼具领导和跟随,教育和倾听的双重角色。

悖论 6:美国人民希望有一个自信和坚决的总统。同时,我们却生性怀疑骄傲自大、不听劝谏、不从过去错误中吸取教训的领导者。换言之,我们希望有一个强硬但却不自我膨胀的总统。

悖论 7:能够成为总统的条件,不见得是治理这个国家需要的条件;最后成为总统的人,不见得是治理这个国家需要的人。

悖论 8:总统认可现有规则和社会上大部分传统,却又经常创造新的规则,甚至完全不同于旧规则。

悖论 9:在总统选举中,富裕的州倾向于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而贫穷的州倾向于投票给共和党候选人。但是,一般来说,富裕的投票者却在过去几十年中把大多数选票投给了共和党。

克罗宁教授表示,这些关于美国总统悖论的思考,起源于他 26 岁时在白宫为林登 · 约翰逊总统实习的时候。克罗宁教授说,当时的他很崇拜约翰逊总统对于民权、人权的态度,以及他的扶贫项目,但却非常反对越南战争。所以,当一年的实习期满之后,他拒绝了留在白宫全职工作的机会。

对于 2016 年的美国大选,克罗宁教授认为,悖论 4 在特朗普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不断地强调着自己不是那些华盛顿特区的政客,而是政治游戏中的 “局外人”,以赢得民心。但是从 1 月 20 日的就职典礼开始,特朗普将开始在白宫这个极端政治化的氛围中生存。克罗宁教授认为,“特朗普必须需要成为一个高明的政客,以治理美国。” 克罗宁强调,早年的媒体和商业经历,加上一年半的总统竞选,特朗普早已成为一个政客。特朗普声称自己不是政客,但却付出了很多努力以赢得总统这个政治职位。从这个角度而言,“特朗普是一个好的政客,至于他是不是一个可以有效管理美国的政客,还有待时间的考证。”

其次,克罗宁教授认为悖论 5 也在特朗普身上有所体现。在构建美国的远景和蓝图上,特朗普提出了带有强烈爱国主义色彩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强大!” 特朗普也提出了强硬对待贸易合作国以增加美国国内的就业机会等细则。但同时, 特朗普在很多政策上又体现了他非常务实的一面。不同于共和党一直强调削减社会保险,特朗普认为这并不吸引工薪阶层,哪怕他自己是一个亿万富翁。

另外,正如悖论 3 所说的那样,克罗宁教授认为,特朗普尤其是对生活在农村的、现在失业的美国人、以及背井离乡的合法移民展现了高度的同情心,但同时,在对付自己党内的竞争者和商业谈判中,特朗普却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克罗宁教授甚至认为,美国人希望自己的总统是一个 “特蕾莎修女” 和 “马基雅维利” 的结合体。

书中说到,“美国总统必须理解这些悖论,接受并且平衡一系列矛盾的需求和期待,以成功管理这个国家。” 也正因为如此,2015年11月一次在白宫的聚会中,克罗宁教授将自己的这本书作为礼物送给了奥巴马的两个女儿。

此外,克罗宁教授还认为,这些总统悖论其实是超越文化和国籍界限的:“无论是中国或者任何非洲国家,国家领导者都面临着这些互相矛盾的需求和期待。”

参考文献

  • Cronin, T. E., & Genovese, M. A. (1998). The Paradoxes of the American Presidenc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
2017年1月20日, 4:55 下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