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时报 | 人大鲁难:封我微信号是捂着嘴强奸,我并没有从

引起国内外关注的雷洋案,最终在家属的妥协下结束,雷洋的葬礼在周五(6日)举行。北京公安国保采取敏感时期的防范措施,对北京不少活跃人士加强监控,以防在这敏感时刻发生抗议事件。(Public Domain)

5月7日,雷洋失去了他鲜活的生命。

12月27日,我失去了鲜活的微信号。

除了几千好友外,十三个声援人大校友签名群,十二个人大校友和北大清华兰大山大等大大们的联谊互动群我也同时失联。

为所有签名人士提供无偿法律援助的“人大鲁难法律援助团”微信群失联。

有百余名大噶写手大V媒体人携手聚义的“人大鲁难媒体援助团”微信群失联。

亲人失联。远在英国的女儿不知我发生了神马事。

而此时,不少人趁机急于散布“人大校友没声了”、“雷洋签名停止了”。

或许,只是误解。

或许,他们并不知道,有人封了我的微信号,像是一只脏手捂住了我的嘴,另一只在强奸我,——这不是大保健。

但我并没有从。

封了我的微信号,并不等同于告诉了我雷洋案的真相。相反,我更想知道,用空前高额的人道援助金,想隐瞒什么?是谁给了你们胆子,敢于顶着“依法公开处理”的批示,欺上瞒下,疯狂删帖,疯狂封号,你们还有多少人要欺瞒?

关于如何残暴地打死雷洋,在不起诉决定书中描述的够详细了。而雷洋如何在8分钟里完成进屋、出屋,讲价、给钱,戴套、去套,脱衣、穿衣,初食、食即、食甚,而后砰的一炮的过程。封了我的微信号,并不等于免除了你们要向全国人民讲清楚的责任,恰恰相反,人们更有权力追问了。

人们有权力知道,仅凭犯罪嫌疑人刑所长等人提供的证据,就可以定性雷洋接受了有偿性服务?

人们有权力知道,是谁安排犯罪嫌疑人刑所长,到“装垫台”也就是嘻嘻体位(cctv),去到“背景台”也就是鼻涕喂(BTV)去向全国人民撒弥天大谎的。

周强院长刚刚说过,你们不要搞三权分立,即网络造谣权,广播造谣权,电视造谣权,说的都是你们一伙人。

习主席刚教导你们,今年要维护好政权安全。你们这样做是在与大众作对,是在危及政权的安全,小心习主席踢你们的屁股。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78级鲁难
2017年1月15日

敬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Windows版Mac版安卓手机版

2017年1月16日, 7:24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