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粟米 | 我们只不过是又被宇宙真理强奸了一次

1月9日深夜,我在公司值班。同事发来消息,说有大新闻,梅姨在金球奖的颁奖典礼上怒怼川普。点开链接里的视频,她嘶哑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响起。

我们需要有原则的媒体来问责权力,问责他的每一次暴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建国者将新闻自由写进宪法中。

嗯,说得真好。

然而微博上很多人喷梅姨,喷她说的都是陈词滥调,说在好莱坞这种自由派泛滥的地方,说出这些政治正确的话根本不需要勇气,夸她没有任何意义。

真有趣,在有的国家,政治正确不需要勇气,所以不需要夸赞政治正确的人;在有的国家,政治正确不止需要勇气,而我们甚至无法夸赞政治正确的人。

摊手。

张敬轩要上《歌手》的消息传出后,小粉红们震惊了。他们无法接受一位所谓的「港独」艺人出现在电视上,尽管他们不一定理解「港独」是什么,也不一定了解张敬轩说过什么。

但他们群情激奋,肾上腺素爆炸。他们用尽了他们所能掌握的谩骂技能,征服了节目组的官微。而小粉红的大本营共青团中央,更是发表檄文,细数张敬轩的「港独」言论。

 

于是,一个参加了节目录制,唱了歌拿了名次的歌手,从一个节目中彻底消失了,像是这个人,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2017年的中国,让一个人消失,依然是这么轻松。

小粉红们不在乎这种恐怖的现实意味着什么,他们只在乎自己的爱国核武器能否抹杀异己。共青团中央不在乎自己的身份,也不在乎自己发表的文章是否真的能坐实张敬轩的「港独」身份,他们只在乎意识形态的炮火输出,以及能不能满足小粉红们的高潮需求。

至于“港独”为何意,占中是否等于港独,反国教是否等于港独,他们几时在乎?你更无法往下追问,即便是真的「港独」,为何这样的言论就该被彻底抹杀?

去年因为工作原因,面试过一些在香港读本读研的陆生。基本的知识问过之后,我总问一个问题:请解释一下占中运动的前因后果,占中运动的诉求,以及谈谈你对占中运动的评价。

嗯,结果,很让人绝望。

这些在香港生活、读书的年轻人(还都是有志于媒体行业的同学),身处在一个重要的时代事件中,却没有任何欲望和能力去理解这场运动。哪怕身边的香港同学投身其中,哪怕没有大陆诸多的信息阻塞和污染,他们的理解却只能和中央保持一致。

「这不过是一场瞎闹。」许多人对我这么说。

「他们不就是想要民主选举嘛,Naive」有人如此洋洋自得。

留学生们就能有更清醒的头脑,有更正常的文明观念吗?这些年我对这种说法越来越感到怀疑。这群拥有双语能力却只通过一票留学类公众号号去理解西方文明的人,中的毒和国内的小粉红没有任何区别。塑造他们对西方文明理解的,竟不是闪耀理性光辉的大学讲堂,而是充斥着网络流行语、段子和信息污染的「英国XXX」「澳洲XXX」。

技术的墙可以打破,思想里的墙却难以粉碎。能够翻墙玩「帝吧出征」的人,却无法也不愿借助技术了解外面真实的世界;而出了国、与西方文明发生直接接触的留学生,却依旧粉红。

粉红本应被当做一种耻辱,如今却被视为一种骄傲。他们甚至发表了小粉红研究报告,将其视为时代的正能量。

不知过去一百年为国家奋斗的知识分子和先烈们看到这样的景象,做何感想?

粉红们谩骂“港独分子”张敬轩,而理中客们嘲笑张敬轩。

嘲笑的第一种路径,叫做一个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你们啊,说得真好。因为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被封杀,你们认为理所应当,却全然不顾这个国家里毫无言论自由。这种逻辑之下,一个人实践了自己的权利,无论有多正义,被强权抹杀也是自找,因为自己的行为导致了这种结果,因果成立,你需自己负责。至于你的权利重不重要,政府的权力有没有越界,不重要。

「我们只在乎因果,毕竟我们理性客观中立。」

嘲笑的第二种路径,叫做艺人不应谈论政治。嗯,所以呢?天天傻白甜?理中客认为戏子只配唱歌演戏,其他话最好一概不说,却忘记了流行文化本身就是带着政治性的。要做到所谓的「与政治切割」,我们所拥有的优秀音乐作品,起码少掉一半。摇滚、朋克,这些陪着民权运动成熟起来的音乐该怎么办?梅姨怼了川普,要自杀谢罪吗?

以及更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一个人成了艺人后,就失去了参与公共议题的资格?持这种想法的人,没有立场说自己在乎言论自由。

嘲笑的第三种路径,叫做艺人要懂得迎合市场。翻译一下的意思就是,既然来了我们大陆挣钱,就得说我们爱听的。这种心态第一次听说吗?不,它的一个版本叫做「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 却不得不和我一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样子」,另一个版本叫做「我能在课堂上永远有一丝话语权,因为他们觉得,中国很重要,中国学生的话,一定要听。」

什么叫强国心态?这就是。不理解人类文明中高尚的品性,不理解文明社会里的价值观,眼中只有「蛮力」。相信社会达尔文主义,嘲笑弱小与公义,「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这就是这个国家教育里拔除不了的毒性。

其实很想问问小粉红们,你们这么极尽所能的去仇视一个人,去试图封杀一个人,究竟是为了什么?若是为了所谓「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你们可曾想过在过去一年里你们的所作所为,恰恰让陆港陆台越走越远?

周子瑜拿青天白日旗,你们认为她台独,逼她道歉;

戴立忍支持太阳花,你们认为他台独,逼他道歉;

张敬轩支持占中,你们认为他港独,逼他道歉;

……

从头到尾,你们没有试图了解过所谓的「九二共识」、太阳花运动、占中运动,也未曾理解「」「民主法治」「普选」这些概念对于他们的重要,仅凭自己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脑回路以及道德智商双堕落的共青团中央的几篇文章,就喊打喊杀,逼迫别人闭嘴,亦或是说出你们想听的话。

霸道、野蛮、不讲理,全世界都亏欠你们。

换来的是什么?

是香港人和台湾人的愤怒与敌对,以及一届颇具讽刺意味的「向中国人道歉大会」。

梅姨说,

When the powerful use their position to bully others, we all lose.

国力的增强并不会自动换来别人的认同,滥用蛮力(比如动不动就来的「封杀」)也不可能得到别人的尊重。让自由人放弃自由,自愿接受被奴役的命运?

不,自由者只认同自由。

是该收拾一下强国心态,看看自己裸奔的下体了。

从知道张敬轩被「消失」到这篇文章写成,见证了茅YS的微博被注销,见证了工信部出台封杀VPN的文件,见证了何YS、徐RX、陈S、乱弹a翔等「港独」「台独」艺人的音乐从互联网上被彻底抹去,也见证了掌握宇宙真理的人向「司·法·独·立」亮剑……(为啥用拼音?因为不用就发不出去啊~一个大写的魔幻现实主义)

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这盛世,如你所愿。」

只不过是一个歌手被封杀嘛,不就是又被强奸了一次吗?

不管怎样,掌握了宇宙真理,就能把一切不义诠释成合理。《动物农场》里的拿破仑,就肩负着这传播宇宙真理的使命。

「是历史选择了我」拿破仑说。

嗯,这不就是另一个版本的「Mandate of Heaven」吗?

大国崛起后,宇宙真理加持过的大阳具更硬了。所有人都逃不开被强奸的命运,只是有人在这场性侵里感到了羞辱,有人默念着24字诀都能念出了高潮。你必须承认,人和人的构造是如此的不同,以至于面对这杆比动能远大于1.5焦耳/平方厘米的枪时,反应截然不同。

你看,小粉红们又出动了。

「控制一个思想被蒙蔽的人,几乎不需要暴力」罗伯特·海因莱因这么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