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表龙门阵|当武亦姝后面跟着弟子规

来自微信公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

网络图片

我觉得现在夸人手法越来越丧心病狂了,管客户叫爸爸,管有钱人叫老公,管漂亮女孩叫女神。最近他们又变本加厉,悍然地称一个「人体点诗机」满足了人们对于古典才女的所有幻想。我就奇怪了,你有什么权力代表「人们」?人们都像你这么没文化?没见过世面吗?

有时候人类表述夸张一点,可能和心情还有酒精度有关,可以原谅,川普都能被原谅,但堂而皇之的撒谎就是品性问题了。譬如有人在褒奖小姑娘才华的同时,还说她颜值巨高。作为一个行事得体的艺人,我是很忌惮点评女性外表的,但你拿自己嘴当美图秀秀给人容貌开光,我是忍不了。

武亦姝厉害不厉害?我必须有限的承认她在记忆力、舞台表现力方面确实有过人之处,她能让我想起初高中时代的学霸,但你说让我联想起李清照,对不起,我没吃六个核桃,脑洞没那么大。现如今这点「过人之处」就足够让人赞叹了,因为我们国人时不时就会为走进中南海的气功、背诵好几公里圆周率的神童、心算七八位数加减法的大师所折服。

《中国诗词大会》出的题并不超纲,本质上就是一个考察记忆力的电视综艺节目,原创性、思想性都谈不上,是一次中国「填鸭式教学」的大阅兵。根据「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定律,未来还会有《中国中医大会》,只见董卿轻启经过迪奥烈焰蓝金唇膏080色号涂抹的嘴唇:「请听题,胸中痞坚,胁下逆气抢心,用人参、白术和什么什么各几两?加水几升?煎至几升?」一排活跃在电线杆上的祖传老中医开始抢答,场面大型感人,然后朋友圈刷屏了:谁谁满足了我对李时珍的全部幻想、谁谁真是腹有本草纲目气自华啊。

可能,徐达内看到人家节目收视率这么高,大腿一拍联合优酷、腾讯、爱奇艺搞了个《中国标题党大会》,抻抻高领毛衣,朗声说到,请听题:罗振宇、罗永浩、罗玉凤打起来了,你们给来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标题。咪蒙第一个亮出题板:《你永远叫不醒三个想犯贱的人》,铅笔道紧随其后:《三兄妹奋斗十年 总身价超梅西 一次PK耗血填满鄱阳湖 经纬创投张颖捧腹围观》,冯大辉不疾不徐最后收兵:《打架?要不要打,如何打?》

中国各种大会,说明中国各种不会,缺什么补什么。「成语大会」火,说明在中国这种语言词汇过时了,现代人爱说的四字词是:累觉不爱、人艰不拆、怼你老母。「汉字听写大会」火,说明在中国写字已经过时了,「提笔忘字」已经成为流行的精神疾病了。「百家姓」火,说明在中国宗族观念已经过时了,哪有什么家风?都是攀比风、逼婚风、二胎风。

这些大会还都有个闪亮的外壳叫「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人民日报》最近就喜上眉梢,发表了一篇文章《想看更多的武亦姝?中央文件大力支持!》要不说咱们没文化呢?因为上头还老觉得一张红头文件、一台假模假式的电视节目就能拯救、振兴文化,以为什么都是可以依靠五年规划、十年计划的。可以想象,以后的武亦姝不再是武亦姝了,她会像春晚里的道德模范,感动中国里的天下楷模,变成某个运动的标兵,某剂猛药的引子。

开十年《中国诗词大会》也改变不了「古典诗词」是「小众文化」的既定事实,它不会再次流行,它不再是人们的主流表达方式,这并没什么值得可惜的。语言文字就是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不断在创新,现在我们还有更多的辅助方式,譬如摄录设备来提升交流的质量。以前夸落日: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怎么说呢,美则美矣,一头雾水,如果不是为了得分,谁愿意揣摩范仲淹到底想表达什么呢,还不一定对。现在范仲淹要是在朋友圈发这个,人家会说无图言屌,有图胜一切。

那有人要抬杠了,「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似银河落九天」和「这瀑布真J8壮观啊」能是一个档次的吗?可是,你这不也在背诵李白的吗?是你原创的吗?当年唐朝TV举办《中国赞瀑布大会》,李白嘬了一口二锅头吟了一首《望庐山瀑布》,张九龄表示不服念了一首「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你看,人家念的是前朝阮籍、嵇康的作品吗?

一种文体、一种文化要有人在不断创作才能保持它的活力与生命力,现在写古体诗的是小众人群和一些不要B脸写「纵做鬼也幸福」的老干部。发个文件,号召死记硬背是复兴不了诗词的,死记硬背然后出口成章的那种才华,质地并不高。现代就得有现代的文化,《人民不需要自由》就是好诗,很多人也将「今天很残酷,明天很残酷,后天很美好。很多人死在了明天的夜里」奉为圭臬。

有点闲钱能出去溜达溜达的人都会达成一个共识: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不在这片大陆。我听说「香港诗词大会」已经办到26届了,正式名称叫「全港诗词创作比赛」,人家中学生尽管也在拟古,但不是搜肠刮肚的背诵,确是以古诗词的思维创作古诗词,其中不乏高水准之作。这种保护就是把死水变活水。

其实,我最担心的是一件比背诵更可怕的事,那就是把思维关进陈旧、迂腐的牢笼。譬如,在弘扬传统文化的背景下,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给出的教程指导里,《》赫然在列,我住处楼下就是一所小学,每日晨课学生们都大声朗诵,太可怕了,我有孩子了,绝不能让他接受这样的教育。《》集中国传统文化糟粕之大成,几乎全是陈规陋习,迂腐不堪,对其批判的文章已经很多了,我就不展开讲了。未来, 《二十四孝》进校园就更可怕了,卧冰求鲤、戏彩娱亲,变态至极。

回到今天《中国诗词大会》的主题,我不需要过多的去夸赞它,因为这样的文字太多了,我更想分享我的一些警醒:如今,背诵诗词无甚大用,对高考作文有所帮助之外,并无太多功利之需,不过以诗词为翘板,让跑偏的传统文化滥觞于诗词,借此鼓吹顺从、忠贞,抹杀个体思维的「」飞入寻常百姓家,那就实为统治者乐见了。

2017年2月9日, 7:5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