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彭岩锋

“肖建华在国外,你怎么问起他?”

5月12日,年过六旬的肖爱云老人面显惊诧,她向时代周报记者坦承,身为肖建华的亲姑姑,她已有二十多年没见过自己的亲侄子肖建华了:“他们家,特别是肖建华,自从发财后就基本和我断绝联系了,都去了北京和国外,我也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

无独有偶,在至亲眼中,中国摩根—明天系的舵主肖建华,依然是神秘莫测,而且,离他们很远。

远遁江湖多年的肖建华,在近日重新回到公众视野当中。他和他所掌控的明天系,成为资本市场最为瞩目同时也是最受争议的对象。时代周报记者辗转来到肖建华老家—山东省泰安肥城市探访调查,力图还原这位叱咤江湖资本大鳄的成长发迹之路。

与在资本市场尽人皆知不同的是,普通肥城人对生于斯长于斯的肖建华并不知晓,肥城市经贸部门的多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甚至对肖建华颇为反感,不愿多谈。“肥城只是他的老家,我们肥城和肖建华没有任何关系。”

而即使是在肖的出生地—安驾庄镇南夏辉村,“”这个名字也已经渐行渐远,不再熟悉。

南夏辉村的村民也只是知道,“肖建华买卖做得大,”甚者还有不少怨言,“他离开之后,就从来没回来过,对村里对镇里对父老乡亲们都没有什么贡献。

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起,“明天系”的资本版图开始急剧扩张的同时,肖建华将其父母、兄弟、姐妹等一众家人全部接往北京,从此便和肥城基本断绝联系。

现在村中唯一的亲戚、堂叔肖富宝对堂侄的印象也仅是停留在二十多年前,“皮肤白,话不多,很会动心思,二十多年没见了。”

在明日系版图日渐壮大之前,肖建华曾一度走向台前。1998年,肖担任了华资实业(600191)总经理。据华资实业的年报等多项公开资料披露,肖为1971年生人。于是就有了他15岁时成为泰安市高考状元,考入北京大学说法,这种说法更让被外界称之为“少年天才”。

“少年天才上北大”为传说

5月10日,时代周报记者来到肥城市,展开了近一周之久的调查采访,试图了解肖建华这位资本大鳄的成长轨迹。

记者驱车从肥城市中心往正南方向行驶约40公里,途经济兖路(济南至兖州)和一段4公里长的坑洼柏油路,便来到了安驾庄镇的南夏辉村。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地处泰山西麓,南临大汶河。它在安驾庄镇所辖的71个行政村中,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村口的便利店老板肖富海听闻记者的来意后,感叹说:“南夏辉村地处偏远,早年交通更不便利。他从小就学习成绩好,能从这个村子里走出去,考上北京大学,真算是不容易。”南夏辉村统计人口不到1500人,和其他的普通村庄一样,大多年轻劳力都选择出外务工。

67岁的肖富新告诉记者,南夏辉村村民中有90%都为肖姓。“我们都是同一个老祖宗,都算是沾亲带故的宗亲。”据其透露,肖建华之父叫肖富银。“他是‘富’字辈。村里‘富’字辈的人还有很多;到了他儿子肖建华这一代,按族谱应是‘贵’字辈。他改了‘华’字辈。所以,肖建华按族谱名应该是叫肖建贵。”

今年50岁的肖富海,虽长肖建华一个辈分,但却是其发小。在他的印象中,肖建华虽然个头不高,但是聪明,“从小到大,考试都是第一名,作文成绩尤其好,老受表扬”。

肖建华在1986年考入北京大学,给这个小村庄带来了不少惊喜,成为了当地家喻户晓式的人物。

记者来到肖家祖屋原址所在地—“南夏辉398号”。祖屋早已不复存在了。现建在原址上是一面积不足40平米的平屋,与现如今村中普遍的两层小楼相比,显得分外寒酸。房前是一个并不宽敞的小院子。

记者敲开门,肖富宝和安珍香两位老人出门迎接。今年68岁的肖富宝老人是肖建华的堂叔。“我们堂兄弟共有四人,富金、富银、富后和我,富银是老二。”肖富宝细细说来:“他们三家都搬走了,现在就是我和老伴在这住了。”

上世纪70年代,肖姓堂兄弟四人还未分家,二十多口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富银一家就住在小破南屋里。这房子只能算是家里的偏房,以前就是这个位置。”肖富宝一手抽着烟卷,一手指着如今堆满了农具的院子南侧棚户说。

记者从肖富宝口中了解到,肖富银出生于1938年,为人老实诚恳,毕业于宁阳县师范学校,在村中同等年纪的老人中,是少有的文化人,颇受村民敬重。肖富银早年曾在邻县宁阳教书,后来调回肥城,在南夏辉村任教;在1970年代末的时候又调往肥城市,从教多年,培养了不少学生。

肖富银这个人特别重视教育,教育子女也很有一套,有眼光。早年,他就劝告子女要学好英语。”南夏辉村支部书记肖富刚向记者回忆。

肖建华母亲则稍年长肖富银几岁,虽目不识丁,但是为人勤劳、贤惠得到村民一致认可。安珍香现在谈起肖建华母亲仍印象深刻,“当时挣工分,嫂子干的不比男人干的少,能挑很重的担子。”

“他爸当年一个月工资才27块钱,却要养活一大家子人。”肖富宝老人回想当时也不停感慨,幼时的肖建华吃了不少苦头。

肖建华的命运在1986年得到彻底改变。当年,肖建华以泰安市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大三时又成为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据一些公开资料显示,肖建华出生于1971年,考入北京大学时只有15岁,可谓是“少年天才”。而实际上,记者在探访中却意外发现肖建华的出生年份实为1967年。

5月11日下午,村中的肖富长老人在与记者交谈时,偶然间谈起“肖建华属羊的,是1967年的。他小的时候,没少看他,不会错。”记者就此又向肖富宝和安珍香两位老人核实,也得到相同答复。

两位老人明确告诉记者,肖建华的真实出生年份应为1967年。“他怎么可能是1971年出生的,我儿叫他哥,我儿属猴。他比我儿还大一岁。”安珍香老人语气坚定地告诉记者。

与老家联系已断

明天系从诞生之日起就显得神秘莫测,其资本规模已俨如帝国般宏阔。曾有媒体对明天系和肖建华本人拥有的资产版图作过估算,称旗下资产规模高达万亿。但外人仍对肖建华和明天系知之甚少。肖建华本人也尤其重视保密,即使对身在肥城的至亲也不例外。

肖建华好像刻意与肥城保持一定的距离。“肥城政府在北京也时常会组织乡谊会,也很少听到他参加的消息。他在肥城也没有任何投资项目,或者捐资助学什么的。”当地经贸系统的一位科技官员向记者介绍。

这也符合肖建华一贯作风。公开资料显示的唯一捐赠发生在2011年12月6日,明天控股集团新时代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向北京大学捐赠200万元、设立“北京大学妇女研究与干部发展基金”。肖也借此机会复出江湖。

肖建华在肥城的至亲已所剩不多。记者调查采访独家了解到,肖建华共有兄弟姊妹6人,而并非之前外界传言的4人。他们也早已离开肥城。

大姐肖兰,又名肖翠兰,曾在南夏辉村当地学校任职,教授英语;二哥肖新华,年约50岁;三姐肖爱华;四姐肖忠华;肖建华在家中排行老五;还有一名叫肖永红的妹妹。而明天控股股东肖卫华实际为肖建华堂叔肖富金之子。

据一位与肖新华相熟的当地人士向记者透露,二哥肖新华是财务出身,中专学历,曾在建设银行肥城支行工作,还曾任某科室科长。“新华已经是科长了,又在银行工作,生活比一般人要好不少。建华生意越做越大。新华后来就跟弟弟一起干,大概在1996年就悄悄离开肥城,算不辞而别,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此后便与肖新华再无联系。

肥城市教育局老干部科的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肖富银最后在新城街道办事处教育工作站退休,此后了无音讯。

记者调查了解到,肖建华父母二人,兄弟姊妹6人,包括其子女、配偶,数十口人均在1990年代中后期离开肥城,举家搬迁至北京。肖新华、肖卫华、姐夫雷宪红都成为了肖建华的得力助手,出现在明天系的幕前,而肖建华则隐匿其后。

1996年9月后,肖建华创办了北京海峡恒业、北京惠德天地科贸、北京新天地互动多媒体公司;然后以这些公司为投资主体,在妻子周虹文老家包头,成立了3家公司。后又成立明天控股,肖卫华为大股东,持有明天控股17%股权;2000年3月北京海峡恒业出资与刘祥、雷宪红、张立燕共同成立天天科技有限公司。明天系公司不断与上市公司组建合资公司,将大量上市公司资产转移到其控制的公司。

上述人员中,除去肖卫华和姐夫雷宪红之外,张秀英、张立燕也同为山东肥城人,与肖建华的具体关系不明。而刘祥则为内蒙古包头人,与肖妻为老乡。

此前并未曝光的肖家小妹肖永红,也一度出现在幕前。1998年以后的两年时间里,明天系先后参股和控制了华资实业、明天科技、宝商集团、爱使股份、西水股份、ST冰熊等6家上市公司,运用资金约为5亿元。肖建华通过内蒙古乌海西卓子山建筑安装公司等多家公司持股西水股份,肖永红就曾担任这家建筑安装公司副总经理一职。1998年,时年23岁的肖永红任西水股份董事,直至2002年任期届满卸任。

在明天系中,肖建华的老乡、亲属均被委以重任。除了上述人士之外,肥城还有多人在明天系中任职,包括原肥城市建设管理局尹逊国、原肥城市化肥厂副厂长张继明等。而除了这些,肖建华与老家肥城的实际联系早已断绝。

肖富银堂兄弟四人中有三人先后去世。目前,仅有肖富宝一人尚健在。2007年初,肖富银因胃癌转肠癌去世。肖富银去世后,并没有落叶归根回到肥城安葬。只有大儿子肖新华回到南夏辉村,带走了一抔祖坟上的黄土和一瓶老家的河水,与老父亲一同下葬。

“大年三十,嫂子会打个电话过来慰问下。和建华很多年没见过了,也没了联系。”谈起堂侄肖建华,肖富宝说道:“我以前比他家过得好,我也不需要他资助。”

肖富银还有唯一的胞妹肖爱云居住在肥城,居住在临近的东赵庄村一处低矮的平房中。老人已过六旬,但身体仍算健朗,仍与老伴儿在家务农,经济上算不上宽裕。在肖爱云的记忆中,她已有近30年没有与侄子相见,只是听说他出国了,“断绝联系了,他也从来没联系过。他也没资助我,我哥哥在的时候,哥平时会补贴下我。”

对于肖建华的近况,老两口子全然不知晓。甚至肖建华大婚,作为唯一的姑姑,肖爱云也并没有得到通知参加。老人只能将这个理解为,“我哥知道我穷,怕我出礼金,就没通知我”。

家乡掘金之谜

在资本市场名声日盛,肖建华似乎无所不能。据记者调查,他被指一度将其资本触角伸向老家,欲图推动山东阿斯德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上市,但最终无功而返。他也却因此备受肥城当地人诟病。

肥城市经济与信息化局的一名负责人张顺方(化名)回忆,1990年代末期肥城市政府曾力推当地的阿斯德化工公司上市。山东阿斯德化工有限公司1970年筹建,原名山东省肥城市化肥厂,原隶属于肥城市经贸委。

经过数十年发展,这个县级化肥厂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跨入全国500家最大化工企业的行列,工业产值、经济效益等在全国小氮肥行列前茅。

“在那时,化肥厂是肥城的重点支柱企业,一年利税就达到数千万之多。”在张顺方看来,肥城市化肥厂具备良好的资质。“市里和企业都很重视,专门成立了部门跑负责企业上市的事情。企业自身条件也不错,还享受支农政策的扶持。”

张顺方向时代周报披露,当时操作上市事宜便是肖建华的明天集团负责。“他是肥城人,又从事这一行,自然是由他来操作。”为推动上市,当地为此付出了数千万的代价。而最终却无功而返,未能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了肥城至今的遗憾。直到现在,肥城也尚无一家上市公司。

尽管阿斯德化工上市未成,但肖建华却被指从中谋得巨额利益,并且时任副厂长、专门负责上市事宜的张继明也被肖招入麾下。

肥城市招商局一主要负责人在得知记者来意后,满腹牢骚:“你可别提没上市这个事了,最后损失了几千万。”原化肥厂财务人员王开敏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证实了上述内容。

也正因上市一事,肖建华和肥城市相关部门的关系也降至冰点,此后也几无来往。肥城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金融办主任赵恒军在得知记者的来访意图后,唯恐避之不及,连忙撇开与肖建华的关系,“肖建华那些资本运作的事和肥城没有任何关联。阿斯德化工上市的事情发生在十多年前,我当时也不在金融办工作。”

但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阿斯德现任总经理张炳胜对记者所述的情况矢口否认,“当时上市不是由肖建华操盘。至于原因,是因为阿斯德化工是要上B股市场,后来B股暂停发行新股。于是,我们也就停了。”

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2001年底,申报发行新股但未获证监会发审会通过的公司名单中,确有阿斯德化工将发行1亿股B股的消息。

在肥城,还有一单上市运作被指与肖建华有关。2002年10月31日,肥城市临县宁阳的华阳科技4000万A股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事过良久之后,外界才得知此次上市的幕后推手正是肖建华。

华阳科技上市前,宁阳县政府为华阳集团引进了战略合作伙伴明天系。有知情人透露,当时,华阳科技只是宁阳县的一家企业,知名度并不高。“在上市艰难的情况之下,需要引入有实力的合作伙伴。”泰安籍老乡肖建华控制下的明天系,以其丰富经验和深厚人脉资源,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华阳科技上市的助推器。

肖建华与宁阳县政府达成相关协议,明天系以每股1.8元的价格收购华阳集团持有的华阳科技股权中的50%。据称,由于实际控制人变更会影响上市进程,该部分股份并未过户,明天系只是根据协议和人事安排,实现对华阳集团及华阳科技的控制,尤其是财务控制。

2007年4月,明天系选择退出,参照净资产以每股3.8元的价格将持有的华阳科技股权转让给华阳集团。明天系以幕后暗控华阳科技五年之久。外界评价,尽管其进出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华阳集团为其套现付出了近亿元现金。

“肖建华只会选择这家公司往上走的时候,推一把并借机牟利,不可能会从谷底拉一家企业。”一位当地人如此评价肖建华。

另有知情人士称:“肖建华早期在肥城的运作,尽管上市未能成功,但至少套利2000万。”

明天系旗下分支众多,其在文化娱乐领域的投资图谱也扑朔迷离。但在明天系庞大的资产运作体系下,通过左手倒右手等操作手段,看起来小规模的文娱投资成为其赚取巨额收益的“通道”工具。

1.万家文化背后的神秘商人?

肖建华

这种工具意图在疑似借赵薇之手入股万家文化,及更早之前肖建华联合“神秘商人”车峰等人通过小马奔腾美国公司入股数字王国的资本操作中,表现明显。根据公开报道,车峰本人通过数字王国的投资,个人赚取的账面浮盈高达61亿港元。

2016年12月26日,上市公司万家文化公告称,赵薇计划出资30.6亿元,控股万家文化。随后上交所在12月29日发出问询函,涉及赵薇资产状况、收购资金来源等问题。

根据此后万家文化针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赵薇的30.6亿元收购资金,其中6000万元来自其自有资金,剩余30亿元,15亿元来自西藏银必信资产管理公司的借款,15亿元来自于未来用万家文化股份进行的股权质押融资。

用6000万自有资金撬动30亿的股权投资,高达50倍的杠杆投资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其精妙投资背后的金主“明天系”也开始浮出水面。

根据万家文化发布的公告,赵薇入主万家文化的过程中,全程参与的财务顾问恒泰长财证券,是恒泰证券的全资子公司,而恒泰证券则是“明天系”嫡系券商。

大手笔为赵薇提供15亿借款的西藏银必信及其关联公司,此前也曾与“明天系”有过多次交集。

根据网易财经的报道,西藏银必信公司在2016年2月26日更名之前,名为“上海银必信资产管理公司”,而上海银必信曾与明天系旗下的新时代信托公司等,在2015年6月共同收购了A股公司圣莱达(002473)19.9%的股份,圣莱达2015年年报显示,上海银必信、新时代信托分列其第三、第四大股东。

公众号野马财经(YMCJ8686)也指出,西藏银必信的法人代表秦博,实际上是“明天系”的代言人。野马财经援引了圣莱达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表述称,在圣莱达的董事会上从未见过秦博出席,沟通事情都是和“明天系”的专业管理团队沟通。

同时,据《财新》的报道,西藏银必信在2016年11月30日,也就是龙薇传媒成立前后,进行了一次股权变更,股东由深圳东升峥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东升峥嵘公司)、北京创信航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创信)等四家公司变更为西藏银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藏银信)。而西藏银信在2016年10月31日也进行了一次股东名录变更,由北京创信、上海银必信变更为两名自然人秦博和清杰。

变更之前,西藏银必信的最大股东东升峥嵘公司,也曾经在“明天系”较大的资本运作中与其他壳公司同进同出。东升峥嵘公司和“明天系”的资本运作平台“北京郁金香天玑资本管理中心”同为上市公司吉林化纤的前十大股东。

不过在如此明显的纠葛关联浮出水面后,明天控股随即发出了否认声明,称完全没有参与对万家文化收购,明天控股和西藏银必信也无任何股权和投资关系,后者也并不是明天下属或者关联公司。同时还特别强调,肖建华和赵薇也无业务合作。

2.扑朔迷离的数字王国

另一个被媒体曝出与明天系有瓜葛的娱乐公司是数字王国。这家公司在2016年初以一系列的娱乐布局引起外界关注。

2016年1月22日,数字王国发布公告宣布以1.35亿港元的总价向香港艺人谢霆锋及香港传媒娱乐公司汉传媒(00491.HK)发起收购。交易完成后,谢霆锋仍拥有15%PO朝霆股权,同时成为占0.81%股份的数字王国股东。同一天,数字王国还宣布与乐视合作,拟推出360°全景体育赛事直播;此外,VR的制作和销售也是数字王国集中发力的新业务。

据称,数字王国的实际控制人车峰是肖建华的故交。《路标》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二人在车峰2006年投资高阳科技时即相识。而正是在肖建华的帮助下,车峰完成了对数字王国的收购,在这个交易中,车峰的合作伙伴还包括小马奔腾时任董事长李明。

不过肖建华通过发言人对相关报道回应称,肖建华和车峰“只是共同投资关系,同股同价,因此也谈不上利益输送。”,且二人“久未见面”。

在此前媒体的报道中,小马奔腾以及李明在数字王国的收购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受到的连累也最直接。

根据资料,车峰是安徽合肥人,出生于1970年,早年曾在海南和上海从事房地产生意。由于政商两界人脉深厚且在资本市场长袖擅舞,在其后的媒体报道中被称为“资本大鳄”。

由原董事长李明一手创立的小马奔腾,由广告业务起家,涉足电视剧和电影、院线,形成了“广告+电视+电影+院线”模式,在1990年代成为中国影视行业的一匹黑马。

数字王国是一家电影特效公司,由好莱坞导演詹姆斯 卡梅隆于1993年成立,曾凭借《泰坦尼克号》、《变形金刚》、《返老还童》等电影特效制作先后九获奥斯卡,由于经营不善数度易手的数字王国于2012年9月进入破产程序。

小马奔腾与数字王国曾经有过电影项目的合作,据此前媒体报道,在数字破产后,小马奔腾决定进行收购,整个收购的时间窗口非常紧张,要在短时间内筹集3500万美元的资金,还需要通过美国破产法院的听证会。不到两周时间,小马奔腾通过管理层们的个人关系在海外融资了2000万美元,还有1500万美元的缺口。在四处寻找合作伙伴的过程中,小马奔腾的一位股东帮忙介绍了车峰,双方很快达成了联合收购的意向,共同设立了一家BVI公司,将资金全都打进了该公司账户。

2012年9月,小马奔腾美国公司联手印度媒体巨头“信实媒体”共同出资3020万美元(按照当时汇率约2.34亿港元)收购数字王国,其中小马奔腾占股70%。

然而,就在两个月后,车峰控制的香港壳公司奥亮集团宣布购买数字王国的计划。2013年3月28日,小马奔腾美国公司将拥有的70%股权作价3.92亿港元转让给车峰的奥亮集团,交易最终于当年7月完成。也就是说,车峰通过小马奔腾美国公司将数字王国卖给了自己控股的奥亮集团,是“左手倒右手”式交易。

这个复杂的交易,由于2014年初李明因心脏病离世和2016车峰被控制而更加扑朔迷离。

此前曾有媒体在报道中指出,最终实现将数字王国资产注入奥亮集团,小马奔腾成了“通道”。这或许正是在复杂险峻的政治江湖和资本市场上,与巨头共舞的娱乐公司的最终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