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世界报 | 北京欲剪断“流氓燕”的翅膀

《世界报》杂志在本周末,以“北京欲剪断流氓燕的翅膀”为题,对中国大陆知名女权人士叶海燕,及她从事的女权工作为主题的纪录电影《》获得国际关注,其本人因此受到当局打压的事件,向法国读者做出了报道和介绍。

文章开头发问道,作为中国最著名的女权分子之一,叶海燕现今却如何成为了在国内不被欢迎的人物?而致使她落得如此境地的罪状则是因为她曾“挑逗”当局权威,更具体的是叶海燕是人权议题纪录片《流氓燕》,这部讲述了她本人如何追踪,2013年“海南小学校长性侵六名女生案”事件过程影片的主人公。

在北京东边著名的艺术家聚集地,宋庄的A厂区附近,有着专门出售廉价画框和颜料的商店和摊位,他们分布林立在街道的两旁。在这种并不规范整齐的环境中,作者写道反而可以感受到在北京难得的,这种在中国乡下才容易感受的无政府、放荡不羁的氛围。也就是在当地,现年41岁的叶海燕和她17岁的女儿住在一间夹层房屋的底楼。为了使她们母女俩从这里搬走,她们住的房子已经被管理部门断水、断电有十多天之久了。

世界报记者写道,在采访开始之前叶海燕在她的房间里点起了用于照明的蜡烛,透过这些灰暗的光芒,可以看到在她住所的墙上,挂着一副描绘着在被流放中的俄罗斯著名作家索尔仁尼琴的绘画。除此之外,她家中的墙上还分别还挂有由叶海燕自己作画的动物水墨画作品,以及描述现今令人可悲的中国自由现状的格言。

文章介绍到,叶海燕及家人现今面临被从她们住所赶走的遭遇,并无任何法律依据。她们与屋主的租赁合同还没有到期,叶海燕也一直以来按部就班的交着房租。尽管叶海燕还在于这一无理的要求作着抗争,但显而易见的是,其房东受到了来自当地官方的压力,而这一切都毫无疑问的是来自“上级的指示”。对于叶海燕目前所面临的遭遇,现居香港的、大陆知识分子曾金燕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宣称:“叶本人并没有从事非法的活动,但她所从事的女权活动使她在国内享有一定的名气,近来其本人更是在国外越来越出名”。曾金燕进一步分析认为:“如此行事,当局想避免重犯于2015年4月,同天抓捕5名女权人士事件所造成的不良影响,以这种相对较柔和的方式,来对叶海燕本人进行打压”。

自由和离婚的女性=“危险”

文章随后介绍到,被从住所赶走的遭遇对叶及家人来说司空见惯。自网名“流氓燕”的叶海燕在2000年中旬,于武汉创办了“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这一女权民间组织,并专门致力于对来自贫困地区性工作者的健康关爱和艾滋病的干预。而在2010年后,叶海燕开始正式提出希望政府将性工作合法化的诉求,并主张性工作者们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也应得到保障。她和她的组织还在当地公共场合多次举行行为艺术为此发声,而这也同时开启了其被当局注意和打压之路。叶和他的家人也不得不在随后搬往其前夫位于广西的老家,继续从事这一方面的社会工作。

自2013年大陆媒体报道了海南小学校长性侵六名女生事件后,正当当局试图平息这一事件时,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开始流传叶海燕本人,举着写有“校长,开房找我,放过小学生”字样的图片,以此来表达她抗议在中国校长和官员性侵幼女事件的屡屡发生。此照片引起了众多网民的转发和效仿,叶海燕和女儿也因此在其家中被11名不明身份的男女围殴,并受到被当局正式拘留13天的处理。

在当局向房东不断施压后,叶和她的家人不得不收拾行李,又一次开始了被迫搬家的旅程,她的这一遭遇也曾被著名艺术家艾未未,以装置艺术的方式展现在其2014年的纽约展览当中。叶海燕敢于将性挑衅的元素融入到了她有关女权社会活动和呼吁当中,而她也因此通过在公共领域直面这一禁忌的话题,得到中国网民对她和她诉求的关注。

审查的受害者

自2016年初,叶海燕及家人搬到了北京居住,她的民间组织也被政府所关闭,行踪也被当局监视。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叶海燕表示希望自己和女儿能得到保护,她说道:“我清楚自己已经失去了作为女权活动家的权利,我只能从新过起普通人的生活”。文章指出,而近来叶海燕遭受的打压,则是因为她在年初在其现已被封的微信公众号发文“跟毛派的朋友谈谈心”批评毛左,以其以她女权事业为主体的人权纪录片《流氓燕》在海外出名所致。

对于其微信公众号被封,叶海燕曾在推特发帖称,她“已经做到不出门,不参与任何组织。天天在家画画。这样还不过瘾,还要封我公众号,你们是给脸不要脸吗?”当在被《世界报》记者问到她是否会像以往那样被迫搬家时,叶回答道:“大家明白被四处驱赶是什么样的滋味吗?他们正在侵犯我合法(居住)的权利”。她说道:“我没犯错,因此我不会搬走”。

2017年2月5日, 3:21 下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