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涛评论 | 被强制结扎后 他投入了与“日杂”的战斗

他被强制结扎后,却被很多人说活该。这是因为,很多人在他的微博上发现,他是一枚“自干五“。

相关阅读:

剥洋葱 | 云南镇雄被强制结扎男子:不想再回那个地方

臻善大乘 | 我有必要澄清一些东西

2017年2月8日晚上7点多,在老家过年的胡正高,正在镇子上的朋友家里聊天。突然闯入了十几个人,强行将他带到了镇政府,云南省镇雄县罗坎镇镇政府的一个办公室。他被告知,因为他违反了计生政策,需要做结扎手术。

胡正高数年前已经离开云南,并将户口转到了四川。今年春节,他带着现任妻子从四川回老年过年——胡正高此前有过一次婚姻,与前妻育有三个孩子,2015年与第二任妻子又生育了一个孩子。胡正高说,在第一次婚姻中,因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他之前已经接受了罚款,其前妻做了结扎手术。在现任妻子生育后,他曾在四川咨询过居委会和派出所户籍科,被告知没有问题,孩子顺利办理了户口。

在胡正高看来,他过去违反政策已经接受过处理,也没有再次违反计生政策。因此,他在镇政 府的办公室里拿起了“法律武器”:“不能随意侵犯我的人身自由”。显然,这并没有用,他还是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僵持中,他说有人告诉他,如果不愿意马上结扎,交2万元的保证金,过几天来做手术再退钱,如果不来做手术,就不退钱了。

胡正高显然是一个刚直的人,他拒绝了,坚持认为那些人不能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于是,就发生了肢体冲突。想要离开的胡正高,被十几个人摁到在地,脸上挨了拳头,脖子也被抓伤。她的老婆大喊无法无天。胡正高说,警察来后说,“请你配合他们的工作”,然后把他的老婆带走了。

然后,十几个人轮番对胡正高说,“你必须做手术,你不做,你老婆扰乱公共秩序,要拘留15天”。然后,胡正高被“劝到”了镇政 府的计生办公室里的手术台上。经过大约半个小时的手术,2月9日凌晨1点多,胡正高下了手术台。

这件事本来就这样结束了。说实话,我对当地镇政 府工作人员连夜给人做结扎手术挺敬佩的,加班加点,不怕苦,不怕累。有这样的工作干劲儿,基层的工作如何能做不好?

可是,胡正高并不认可镇政府的做法。2月11日凌晨零点16分,他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自己的这次经历。他的微博名叫“臻善大乘”,表达了对家乡镇政府的不满:“强行把我按到手术台上做结扎手术;带走我的夫人扣押至凌晨两点手术结束后才放人,我想问该行为合法吗?”胡正高的这条微博,同时@了多家媒体的官方微博以及律师的微博。

然后,胡正高的遭遇被多家媒体报道了。今天早上,我看到这歌新闻的时候,有些震惊,于是就去看了胡正高的微博。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是,胡正高的微博,已经变成了一个“战场”,手术伤口大约还未完全愈合的胡正高,正在跟一群被他称为“日杂”的人进行骂战。战况之热闹,几乎盖过了他在镇政府的遭遇。

那么,胡正高所说的“日杂”是什么意思呢?我看了他的多条微博才明白,所谓“日杂”大约是他认为的活跃在微博上的“亲日分子”。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胡正高被强制结扎的微博发布后,大量的网民前去他的微博参观。这些围观群众发现,胡正高之前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些与他们的价值观分歧的内容,在这些人的眼里,胡正高仇日、反美、爱国、爱党、拥军、民族主义。比如,前一段有中国人到日本游行抵制APA酒店(这家酒店里摆放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书籍),胡正高支持这种抵制,认为敢于在日本进行抵制的中国同胞是好样的,并在自己的微博上对那些在日本游行的同胞说,“祖国是你们坚强的后盾”。

一些与胡正高价值观分歧的围观者,在浏览了胡正高的微博之后,非但没有同情胡正高被强制结扎的遭遇,反而认为他“活该被阉”——于是,这些幸灾乐祸的网民,被胡正高冠以“日杂”的称呼,他说,“大批日杂遗腹子赶来了,就为了‘一句祖国是你坚强的后盾’,这帮孙子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弱了吧。祖国是你坚强的后盾,这句话又不是一把利器还伤到你们脆弱的小神经了?到底是什么让你们如此仇视我?开口五毛闭口五毛地攻击,我终于想明白了,据说好多都是当年日军留下的遗腹子……”

翻看胡正高这几天的微博,弥漫着他与那些“日杂”战斗的硝烟,以至于,在一定程度上淹没了他对云南省镇雄县罗坎镇镇政府工作人员强制他结扎“是否合法”的追问。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日杂”的“嚣张气焰”激起了胡正高更大的气愤,以至于他可能已经忘了手术的伤口。如果看到胡正高在微博将主要火力对准“日杂”,而不是追问结扎是否合法,不知道镇政府的相关人员是否会感到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