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台灣和南韓並稱亞洲四小龍。資料圖片

因着新加坡装甲车在港被扣事件特地翻了一下着名历史学教授、前港大校长王赓武的访谈录──“The Evasion Core and its edges”,对新加坡以及亚洲四小龙的处境有另一番体会,这里跟读者分享一下,暂时搁下特朗普的胡言乱语与胡作非为。
新加坡装甲车被扣事件当然反映中新、两岸关係在台湾蔡英文上台后起了变化,北京要对新、台显示点颜色,促使他们多点考虑北京的政策。但这只反映问题的一部份,实际上就如王赓武教授在访谈录所言,历史板块正经历另一次移动,以中国为代表的陆权国家(Land Powers)经历十八、九世纪开始的弱势后开始反扑,不但政治经济上有能力挑战海权国家如英、美、日,在规范、价值、制度上也浮现另一套想法,积极另起炉灶如提出所谓「」,不再轻易接受随海权势力传遍全球的价值、制度及知识。
这样的板块变动冲击着每一个国家,美国、日本努力抑制中国,美国、欧盟拚命围堵俄罗斯正是与此有关。只是,海权大国仍有相当实力应对挑战,甚至可调整游戏规则或建立新alliance system拖慢以至扭转相关变动。夹缝中的小国特别是乘着海权势力征服全球而崛起的国家及地区最受影响,因没有实力参与制订新的游戏规则,又要在新旧力量角力中求自保,还可能被迫调整本身的价值、制度,以免被边缘化。
被称为亚洲四小龙的新加坡、、香港、南韩正正处于历史板块移动的夹缝,进不容易,退也困难,处境比过去几十年困难得多。
四小龙虽然是二战以后甚或七十年代才起飞成长的经济体,但「开埠」或进入「历史雷达」让人看得见则是在海权势力兴起及东来的时代。新加坡、香港是在英国人管治下被纳入世界体系,开始有地缘政治与经济位置,不再是没没无闻的渔村或墟市。试想想要不是英国东来改变了亚太区的政经秩序及地缘政治生态,香港、新加坡不要说成为甚麽商业金融中心,连二、三流城市也算不上,更及不上扬州、杭州、广州等中国历史名城。
台湾在中国而言一直是化外之地,直到清王朝才花点时间经营。而真正走向现代化,担负重要政经角色还是在第二代海权强国日本冒起后才出现。南韩也有类似的历史轨迹,借海权国家霸权踏上现代化台阶。不然只是跟台湾继续在历史巨轮的边陲挣扎。

对中国充满猜疑抗拒
现在海权国家势力消减,陆权国家力量回升,四小龙过往以海权国家制度、规范、价值为本的做法面对越来越大的挑战,过往强调的开放、程序公义公正、连繫性(connectivity)不再是理所当然,并开始面对修正调整压力以适应陆权国家的要求。可一旦调整过度或不当,建立的优势将会被削弱,跟海权势力的关係会变坏,随时失去在世界体系的位置与重要性。
此所以亚洲四小龙不管政府与民众都惴惴不安,担心成为陆权国家的附庸。正是在变与不变,进退难定的情况下,四小龙的官民关係都变得紧张,跟陆权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关係更是充满猜疑与抗拒。两岸、中港关係近几年急剧恶化,新加坡、南韩跟中国时起龃龉,反映的正是历史板块移动后的複杂心理反应。若陆权国家进一步扩大影响力,四小龙的日子将会更难过,跟中国的关係将会更紧张。

卢峯
资深传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