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与高墙 | 广东彩礼为什么低 江西为什么高?背后是经济社会分化大趋势

文|凯风

近日,一份“全国彩礼地图”走红网络,伴随着“男子因高额彩礼砸死新婚妻子”的新闻,再度将彩礼推上风口浪尖。

统计虽然相对粗糙,但从这份全国彩礼地图,可以发现几个有趣的地方:

一是,整体来看,西部地区明显高过东部南部,农村地区明显高过城郊;越是贫困地区,彩礼反而越高。
二是,具体来看,江西地区堪称天价,而广东地区则低的令人震惊。
三是,就彩礼变化来说,大城市逐渐下降,小县城和乡村还在上升。

显然,彩礼不只是彩礼,它背后有着极为深刻的经济学和人类学背景。从彩礼的地域分布特征,更能看出经济社会分化的大趋势。

1 为什么越穷的地方彩礼反而越高?

广东彩礼1万元起步,在全国都算是一片洼地,相反,甘肃、江西、山西这些相对不发达的地方,彩礼却成了不能承受之重。同样的现象还存在于农村与城郊。

为什么经济最发达的地方,彩礼反而最低?而越是贫困的地方,彩礼越是高不可攀?

彩礼经济学的解释是,彩礼是对女方家庭丧失劳动力的经济补偿,所以民间有养儿防老之说;既然养女无法防老,那么彩礼就会作为补偿而存在。相反,发达地区,一般都建立了完善的养老体系,不再依靠“养儿防老”,对于经济补偿的需求反而会降低。

另一方面,彩礼还实现了财富在代际之间的传递。在部分地区,男方家庭将彩礼交给女方,女方则以嫁妆形式带回小家庭,这样就实现了彩礼从男方父母手中到新婚夫妻小家庭的代际转移。越是贫困地区,小家庭越需要从父母手中索取财富。但这种财富索取是单向的,彩礼越高,代际剥削的性质就越严重。

所以,越是贫困的地方,各种社会保障就越不健全,代际剥削的压力就越大,彩礼的经济功能就越有存在空间。要想解决天价彩礼,就必须先解决经济发展和社会保障问题。

2 性别失衡的代价:婚姻是个女方市场

婚姻看起来是个伦理问题,其实也是个市场问题。很简单,如果市场上一方供给不足,那么供求必然失衡。婚姻市场就是典型的女方市场。

江西彩礼为何在地图上一枝独秀?一个原因自然是穷,另一个原因是这里的男女比例太失衡,男青年多女青年少,彩礼就成了争夺配偶的资本。

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国人口性别为104.90,照此计算,男性比女性多3000万人。这意味着,中国未来将面临着3000万人规模的光棍危机。

再以江西为例,2010江西人口性别比高达106.67,在全国排名第12位,不算特别突出。但当年江西出生人口性别比高达128.27,比全国平均水平高7个点,在31个省市中排名第四,高过河南、山东。

3 人口流出:让性资源分配更失衡

不过,新的问题来了,广东的出生人口性别比甚至比江西还失衡,为什么彩礼会那么低?

这背后是人口流动的大趋势。广东是人口输入大省,而江西是人口流出大省。所以,江西不仅面临着性别失衡的危机,而且雪上加霜的是,还面临着女孩流出的危机。

研究表明,女性跨区域流动的年龄集中在15岁到40岁,这正是适婚年龄。相比大多数男性最终只能回归故乡成亲,部分女性则留在城市,寻找更佳的婚姻机会。这就进一步加剧人口流出地的性别失衡。

4 大城市与小县城:自由恋爱的福音

北上广深的结婚成本相当高,但与收入水平相比,彩礼却不见得高。而小县城则完全不同,年收入只有三五万的家庭,彩礼动辄要一二十万,为什么会这样?

除了上文提及的人口流动让小县城的女方市场特征更加突出之外,从文化观念上来看,大城市的观念相对开放,自由恋爱的风气较浓,男女双方的权利相对平等,彩礼就不会成为婚姻的必需品。相反,小县城的观念相对传统,部分地区还受宗族观念的影响,婚姻更多依靠介绍而来,彩礼自然不可避免。

还应该考虑的是,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越是贫困地区,越是小县城,人际关系的圈子化就越突出。圈子化社会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爱攀比。而大城市基本接近于陌生人社会,拿着天价彩礼,你攀比给谁看?

更不幸的是,攀比最容易陷入“你高我得比你更高”的恶性循环,所以天价彩礼一直居高不下。

5 天价彩礼背后深刻的社会背景

所以,天价彩礼背后,正是经济社会分化的大趋势。

一者,只要养儿防老思维仍有市场,彩礼的经济补偿和代际剥削功能就难以削弱。再加上圈子化社会攀比心理的存在,天价彩礼只会“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二者,人口还在涌入大城市,西部人口还在向东部南部汇集,小县城和贫困地区的乡村将会面临更加激烈的择偶战争。

三者,性别比失衡虽然有所缓解,但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男性仍比女性多出3000万人。尤其在某些计划生育执行相对严格或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地区,婚姻市场的女方市场格局短时间难有转变。

2017年2月23日, 8:3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