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

在下述微博引来大量网民质疑后,环球时报小编辩解时一直在强调自己只是指出民众当时的焦点集中在了“,有种你来告”这个“误传”上,并认为民愤也是由这则“误传”而引起的。

但从该案判决书中,保定法院记录了李启铭肇事逃逸后毫不在乎、若无其事的态度:

当日21时30分许,李启铭驾车行至该校生活区易百超市门前时,将前面正在练习轮滑的陈晓凤撞到车前机盖上后落地,亦将扶助陈晓凤练习轮滑的张晶晶撞倒在地。肇事后,李启铭继续驾车行至该校馨清楼宿舍,接上其朋友杜欣宇,并催促盖余龙下车。李启铭驾车返回,途经事发地点仍未停车,行至生活区南门时被校保安人员拦停,后被带至公安机关。陈晓凤因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张晶晶受轻伤。

网民对李启铭的愤怒来自于他肇事后的恶劣态度。而“我爸是李刚”之所以成为网络流行语,是因为这句话是该事件中最具有象征性(symbolic)的一个记忆点,很自然地在日常话题中成为了人们默认的一个固定用语,即“我爸是李刚”=李启铭酒驾撞人逃逸事件。

环时小编的微博旨在挑战并摧毁克拉玛依大火、李启铭撞人事件和彭宇案中最具有象征性的焦点的可信度,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

@耿直的MT:我相信中国媒体人中得有大多数至今认为当年克拉玛依大火是领导先走的,彭宇是被冤枉的,以及我爸是李刚是滥用职权。然后,这些人控制着舆论公器引导着舆论,还自我感觉良好地装着逼……[摊手] ​​​​

@爱克斯博士:都这年头了,怎么还有人给李刚案洗地?说什么:“李刚儿子说的是救人要紧,我爸是李刚,我跑不了。”

放屁。

李刚案里面,李启铭酒后开车进河北大学新区校门,在有减速带的情况下,还猛踩采油门,在坤舆湖旁边的超市旁把两个练习轮滑的女孩撞飞,一个重伤一死亡。那块人流量很多,当时人就围了过来。李启铭撞完人没事人一样,把车扔在那,走着去馨雅宿舍楼找女朋友(准备去开房打炮),然后没事人一样要拉着女朋友出校。当时围观学生全怒了,好多是武协的,要干他,这时候李启铭拉住门口保安说:“我爸是这个区的公安局长李刚”意在赶紧放他走。

我为什么知道这么详细?因为我当时就在现场。

@耿直的MT:听说现在围攻我的理由,已经变成了我在“带节奏”,导致很多人以为李启铭是好人,大火中领导英勇救人。你别说,大火中官职最大的领导确实在救人来着,但也有混蛋逃跑了。所以,澄清让“让领导先走”这句话,可以让那些当天确实为了救人自己被烧成残废或烧死的官员,得到公平的对待。至于李启铭,首先他是个醉驾逃逸者,只不过对比之前“我爸是李刚,你们有种告”的形象,现在人们至少可以客观看待他了

附:真・控制舆论公器案例一则

记者:您当台长的时候有没有因为来自公关的压力,把某个节目毙了?

杨伟光:我不是没有枪毙过节目,我枪毙过。一个时期,有一个“度”的把握问题,不然为什么要审查?最典型的一次,克拉玛依大火死了一些小孩,我看完这个节目,节目做得很好,也很感人,但我说克拉玛依的群众情绪躁动得很厉害,我说这个节目播了以后,是会对当地群众情绪的一种平息,还是火上浇油?如果火上浇油的话,就不能播,如果能平息他们的情绪,不会闹事那就可以。问题是那边已经白热化了,你现在播了这个,会使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亲友愤怒起来以后,向领导施加压力。结果那记者哭着抬不起头。三天以后,中宣部发出正式通知,克拉玛依有关报道不要再报,局势很不稳定。大家说杨台把节目压了是对的。

记者:您一直所说的新闻上的“度”有什么标准么?

杨伟光:这个“度”很难用尺子,要完全根据当时的政治气侯,观众的思想状况,和这个问题应该谈到什么程度来决定的。“度”,是一个很高的领导艺术,也是一个人能否成功的关键。政治上的把握就是这样。很多人这么小的事情一下子做砸了,是不注意“度”的把握,太兴奋了把事情做坏了,太担心了也把事情做坏了,心态非常正常就把事情做好了。

【又注】

“让领导先走”这句话的真实性在近年新闻调查中的确被质疑过,毕竟在该事故中,消防设施缺陷是最为关键和致命的因素。而最终人们的注意点还是集中到了当地领导奇迹般地全部幸存的不合理性(外地领导伤亡率很高),这是民愤高涨的导火索之一,也是“让领导先走”被后人念念不忘的直接原因。消防设施可以靠行政命令改进,但全身而退的领导在下次的灾难中,大概还是会选择自保的。

彭宇案的法官对案件判决的依据几乎都在使用如“从常理分析”、“如果真是见义勇为”、“当然也不能排除”、“根据日常生活经验”等假设性语言,即被告彭宇不能证明自己没撞人,原告也不能证明自己是被告撞的。但彭宇还是被判赔偿原告114690.9元。无论彭宇在判决后私下承认与否,都无法改变法院在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的情况下判彭宇赔偿原告的事实。这也是该事件成为焦点的真正原因。

@阿筽乙:你们要记住看到的事情,一个官媒走狗是怎么颠倒黑白带节奏,自诩公正理性,扮作被谣言压迫的真·记者,是怎样以“反转”的名义给过去的事情洗地的。下次记得对官媒,对冠以“反转”“辟谣”的报道多长几个心眼,不过7年前的事情,当初围观的人都还活着,原始报道都还有据可查的状况下,他们都可以做到让几万人相信一个在校园酒驾撞死人,撞完继续去接女朋友,最后被人群强行拦下后还抬出自己官爹的人是一个善良委屈的被污化的人。你们再想想更久远的以前,那些没有更多公开资料的事情,他们又是怎样篡改了你们的脑子?对他们说的话保持怀疑错不了,傻逼呵呵跟着“原来是这样”“果然反转了”只会是对所有死去的人、坚守真相的人最恶毒的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