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 | NPR:关闭煤矿,黑龙江达连河矿工呼声越来越大

图片:40岁的龙化工人吴松涛(音)和工友王福祥(音)。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本文译自《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3月14日的报道。在中国寒冷的东北省份黑龙江,达连河的街上是黑色的雪。这里是中国最大的露天煤矿之一。工人们从前门开车进去,进入一个粉色的煤炭峡谷。数千英尺的地底下是安静的。

情况并不总这样。过去,数千人在这个矿里工作。该矿建于1960年,毛时代的高峰,当时中共认为该地区是工人们的天堂。这里的煤矿和炼钢厂雇佣了数百万人。

现在,随着化石时代成为过去这里被废弃了。21世纪的中共领导人正在把中国的经济转变为消费型经济,并已下令关闭象这样的低效国营煤矿。

十几名来自矿山的工人挤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里面唯一的装饰品是一个毛主席画像。这些壮汉所知道唯一能干的工作就是在家乡的矿上上班。

他们都是中煤龙化哈尔滨煤化工有限公司的员工。中煤集团是世界上第三大煤矿公司。龙化已经告知该矿的4000名工人:今年年底之前他们都将失业。该矿将被关闭,镇上的主要收入来源没有了。

工人王福祥(音)说,他们不久就会成为这个已经是贫困地区里最贫困的居民。

“习(近平)主席说,在中国通往繁荣的道路上不会落下任何人,但是现在我们甚至都不能养活自己”,王说。“如果他们支付我们养老金和健康保险,至少还能够活下去。”

根据龙化发给工人们的信息手册,公司提供的遣散费相当于他们工作了多少年乘以每年3500元人民币(每年500美元)。不再有养老金和健康保险;只是一笔钱。

另一名工人——40岁的吴松涛(音)不知道现在上哪里去找工作。他的祖父1930年代就在这个矿山工作,当时是被占领的日本军队营运,共产党接管后,他的父亲在这里工作。他所知道的只是采煤。

“这工作很危险”,他说。“在这里,已经有几十个工人死于事故。我们为了这个矿冒着生命危险,挣的钱仅够买白菜。现在我们将无法养我们的父母和孩子。”

吴的儿子18岁,即将高中毕业。

“老实说,现在我唯一的梦想就是我儿子有一天能当官”,吴说。“那样,他就可以受贿,过上好日子。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有官员和他们的商人朋友富了。”

龙化向那些在去年年底之前领取遣散费的员工提供相当于5000美元(3.5万元人民币)的奖金。没有一个工人签字。

吴说,龙化的工人队伍对于他们的诉求非常团结。在中国,工会是被禁止的,因此他们通过流行的社交软件微信来组织(行动)。

“我们有多个聊天组,专门讨论关于遣散的事和调查公司领导层中的腐败行为”,吴说。

矿工们曾向中央政府报告了矿山的安全违规,经过检查,政府发现他们的投诉是成立的,下令暂停该矿,并对公司罚了款。

矿工们发布了一些视频,其中包括在公司总部前面举行抗议,另一次是在北京举行示威游行,要求进行腐败调查。他们的帖子吸引了网民和劳工团体的关注,也引起了官员的关注。

我们的采访进行到中途,一名渗透进工人微信群的地方官员见到了他们与我谈话的视频片段走了进来。他抵达时,正值工人们告诉我他们不害怕与外国记者讲话的后果。

那名官员命令我关上录像机,检查了我的记者证。他离开后,那些工人向我保证:“别担心,在这里我们有4000人,他们只有十来个人。他们不敢找你麻烦。”

第二天一早,我被弄醒,得知达连河的警察头子和龙化的中共党支书自凌晨2点半就一直在我所住的哈尔滨酒店大堂等着。他们驱车3小时来到这个省会城市,并且他们迫使矿工吴松涛(音)与他们一起前来。

他们通过吴要求我交出我的采访录音。

来来回回之后,他们的要求缓和下来,最后达成的协议是我下楼来,这样吴就可以自己录音说他此前一天对我所说的——他对公司的愤怒、遣散费、失业——都是谎言。

在大堂里,精疲力竭的吴松涛(音)在等着我。

“他们要我告诉你,我说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他说。“他们要我撒谎。”

警察局长李宇文(音)和龙化党支书邱春辉(音)在外面等候。吴松涛(音)告诉我他们不想让我对他们录像或拍照。

但我要去问他们几个问题。当我走到外面,他们已经跑了。

回到大堂,吴急于把事了结了。他要我听他的声明,他和我都做了录音。

“我昨天说的一切都是谎言”,他说。“我没有弄清楚事情。我不希望你播出这个故事。”

我告诉吴,我听到了他所说的,但我依然会播出这个故事。他点了点头,走出去找他们镇上的警察局长和煤矿老板去了。

我回到了上海。至于吴松涛(音),他已经和十几名工友重回北京,向中央政府申诉,要求调查龙化官员的腐败。

原文As China’s Coal Mines Close,Miners Are Becoming Bolder In Voicing Demands

2017年3月15日, 6:05 下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