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读|被微信伤的最重的男人——王五四

不知道为什麽,王五四至今仍清楚地记得,上幼儿园时,他经常偷偷从牆缝鑽出去,跟着买票的大人进电影院看电影。成功多次之后被发现,管理员恶狠狠的对着他说: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做过微信公众号的朋友都知道,最难的环节就是涨粉和提高阅读量,如今随着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等若干新型谘询平台的兴起,公众号文章阅读量和打开率日益下降的今天,有个男人从来不屑于这些东西。

2014年,他创建第一个公众号,文章多属于带强烈个人风格的辛辣时评。热爱他这种风格的粉丝们快速积累,文章篇篇刷爆朋友圈,阅读量频频突破100000+。

即使他搞一个新号,阅读量也是分分钟上万,纯粹粉丝自动转发,他是目前在微信公众号界为数不多的,能够做一个火一个、火一个被封一个的那些传说中「名单上」的人之一。

让我们先看一下这个男人艰辛的成长史:—王大姨—王姐夫—王枪枪—王伯伯—日完俺软—王气质—王纯洁—王红杏—王酥麻

王五四原名王永智,生于198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新浪微博第一批时评段子手。他的笔名来自于玩游戏的帐号ID——「王小三」,那个时候小三还不是你脑子裡的那个小三,后来,自从「小三」有了额外引申的含义之后,王小三就改名了,得益于数学老师,三往后推两个数字,就是「五四」,不夹带任何「社会主义好青年」的意味。

微信规定,一张身份证最多能注册5个公众号,从王五四到王伯伯,王五四用光了自己身份证的名额,后来又开始用他媳妇的身份证注册公众号,很显然,现在又是最后一个名额了。

那一年,王五四高考完,听从父母安排,选择了计算机专业,但是一入学王五四便觉得这并非他的兴趣所在。在大学期间,他开始在学校BBS、博客上写一些关注底层的「人文关怀」类文章。

大学毕业后,王五四跟随网恋的女朋友来到杭州。

在身边同学一个个都进了华为、联想、IBM的时候,他在一家动画传媒公司找到一份编剧工作,天分让他写出了《古代科学家的一百个故事》的剧本,这组剧本拍出的视频曾经在央视播放。

一年后,他进入杭州移动,做彩信增值业务,一做就是3年。

随后,他入职腾讯,负责杭州政务微博与媒介微博的运营,把浙江的政府人员与媒体人拉到腾讯微博入驻,同时做微博话题与线下活动的运营,他也曾做过一段时间的杭州微信产品运营。

又过了3年,他从腾讯离职,去凤凰网做手机阅读业务。

工作生涯中,王五四有一个职业理想:做一个自由撰稿人。于是,在腾讯的那段时间,他开始在新浪微博上写一些时政短评,犀利风格让他逐渐成为一个「严肃文学」创造者,正式进入段子手生涯。王五四还特意把自己的微博帐号认证为「自由撰稿人」,看着这5个字,心裡喜滋滋的,感觉自己成功了一半。

显然,事情没这麽简单。王五四文章个人风格鲜明,往往习惯性自黑反讽,嬉笑怒骂皆成文。但这种文章在传统媒体眼裡,显然不能登大雅之堂,他的媒体朋友也委婉的说这种文章在我们这可能不太合适。

自由撰稿人梦就这麽幻灭了。

恰逢微信公众号开始崛起,王五四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再试一下。最开始,文章只有五六千阅读量,粉丝也仅仅是之前在朋友圈偶尔发段长文积累的朋友粉。但没多久后,王五四公众号阅读量和粉丝就开始迅速积累并引爆。

王五四一直都很关注社会热点,多年的运营经验让他知道有几块内容特别容易被转发:鸡汤段子类、爱国抗日类,还有一类就是社会热点类。而粉丝们爱的,更多的是他吐槽十足的风格。

王五四的爆红绝非偶然。

王五四的定位非常明确,他只发关于言论自由、社会公正的相关话题,属于擦边球的泛政治内容。在国人慾望被压抑,需求又十分旺盛的今天,能够看到有料的内容比看到华南虎还难。加之时事关注者的粘度和忠诚度较高,与八卦相结合又可增加谈资,可谓需求完全匹配,用户精准度极高。

王五四的内容设置非常精良,是原创与转载相结合,转载的内容较少,但篇篇都是精品,原创内容十分有料,结合时事热点,围绕主题展开论述,字字见血。与草根号的高频发布和专业运营者的每日发布相比,王五四的下发频率为2到4天,且每次只发布单篇内容。

王五四的目标群体准确,这裡的目标群体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传播的主力,即王五四的微信好友,由于王五四本人是老媒体人,其所说的话题自然命中了行业中人的软肋,转发都是预料之中;另一部分是普通受众,对社会话题的关心促使其点击进入,进而深度阅读、转发。

王五四的文章与时事结合恰到好处,站在风口上,猪都能被吹起来,如何借得东风,是问题的所在,周瑜没能借到东风,英名全留给了借东风的「诸葛妖孽」。毫无疑问,藉助热点话题做传播、内容给力便是东风。

王五四抨击澎湃的文章也因抨击热点走红。其单篇阅读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在微信公号的影响力堪称大V。

有一定影响力之后,很多知名人士与媒体人都开始找他加微信,「然后就开始社交」。他经常在文章里讽刺公知观点,这些人加过来后,他反而有点不太好意思写反对这些人的观点了,「抨击别人,我心裡也在滴血啊」。随后他又补充,「有些人,只要不开口说话我才懒得搭理他」。

这让他写东西有些桎梏。

这也是他一直没有尝试商业化的原因之一。除了一直被封号外,他并不知道该怎麽给广告定价,「我不知道该收多少钱,收了钱没达到人家想要的效果咋办?关键是万一收钱了,人家让我写个什麽观点的稿子咋办?」

王五四挺想赚钱,但又想站着赚钱,「现在越来越不喜欢给传统媒体写东西,条框太多,关键是钱太少哈哈」。

随着年龄增长,王五四越来越不认同说教模式的启蒙口气文章,「如果说有人改变了,肯定是他自己要改变」,正如他在一篇文章中所写的「根本不应该有叫醒谁的心态,大家都醒着呢,只是不想起床。」

他觉得,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只是把大家都觉得荒诞可笑的事情用一种巧妙的方式去表达出来,「就好像你替粉丝把别人骂了一顿一样,他们会很爽。而现实给我提供了太多这样的素材。」

王五四虽没在刻意运营自己的公众号,但也在揣摩用户心理,多年运营经验让他能轻易抓住粉丝槽点。

王五四创了三次业,而这些都与他的公众大号没什麽关係。公众号对他来说更多是承载吐槽慾望的一个平台,「我写东西更多是为了满足自己,而不是粉丝」。

从凤凰网出来后,王五四曾经历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业,跟阿里出来的几个朋友一起做女装O2O,但是因为没有经验,没多久便不了了之。

公众号有一定影响力后,王五四积累了一些人脉资源。朋友给他50万,让他自己创业,纠结过后,他开始了一个创业项目——「爱宴遇」,汇集大厨与有拿手菜的手艺人在平台上开局收费招待人。但手艺人供给端匮乏,频次低,单价高等问题,导致这个项目最终没有做成。

项目虽然失败,但他觉得自己成长挺快。工作那段日子,他喜欢将生活与工作完全割裂,完成基本工作后就开始自己的生活。

抛掉在大公司养老的生活,除了码字,他在创业里找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爱宴遇停止运营后,他又开始了另外一个项目——「花样菜场」,和传统的农贸市场进行合作,为C端用户提供送菜服务。这一次,王五四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王大妈」。

在去年,花样菜场获得了天使湾的300万融资。创业或多或少改变了他的生活,节奏开始变快,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他自嘲自己是「连续失败创业者」。

也许王五四仍旧逃脱不了被封的命运,但是他还在写。也许写的时候不得不刻意自我阉割,但文章中还是「一不小心」隐晦地表达了真实的自己。

不过,想必那些看电影的日子,真的挺开心的吧。

-END-

2017年3月15日, 3:53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