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之声 | 艰难前行的中国女工:她们需要女权主义

今天(CDT注:3月10日)是女权之声新浪微博被禁言的第19天。

在任何社会,妇女解放的程度是衡量普遍解放的天然尺度。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

在新浪微博被禁言之后,多名读者向女权之声投稿进行声援,各自从自己的生活、家庭问题出发,表达自己在“父权”、“异性恋霸权”下所遭受的压迫。

除此之外,还有广大的女工群体正遭受资本主义的压迫,而且这些压迫近年来更成猛烈的进攻态势。

沃尔玛女工的斗争

去年,沃尔玛在中国强行推行综合工时制度。过程中,虽然官方工会直接表态称沃尔玛推行综合工时是违法、损害工人利益的,深圳、成都、重庆、南昌、哈尔滨多地沃尔玛工人也分别以罢工、法律诉讼的方式进行反抗,但沃尔玛强推综合工时制的步伐并没有减缓多少。

综合工时制度不同于一般的五天八小时标准工时制度,它主要通过延长劳动时间来剥削劳动者。沃尔玛强推综合工时制,使得它可以让工人长时间加班,却又得不到加班费。这就出现了工人在营业忙时长时间工作,但得不到加班报酬,而营业闲时,只能拿到最低的工资标准。

沃尔玛在中国有10万员工,女性员工占比超过60%,管理团队(职等7级以上)约42%为女性。

按此计算,在中国沃尔玛门店中的基层销售人员,女性比例占6成5以上,总数超过4万。而综合工时制对沃尔玛员工影响最大的,就是基层的销售人员。

沃尔玛除了使用综合工时制度压榨女工之外,还使用极为卑鄙、可恶的方法来恐吓沃尔玛的维权女工。

2016年6月,沃尔玛工人的维权平台“沃尔玛联谊会”在其博客上发表文章,揭露出沃尔玛的一个男性经理偷拍一名女性员工上厕所,并以此胁迫她放弃维权的丑恶行为。

该事件,源于沃尔玛的一位女工拒绝在签字承认沃尔玛强推的综合工时制,于是一名男性经理便偷拍该女工上厕所,进行无耻的威胁。

沃尔玛作为全球最大的私营企业巨头,在压榨员工的时候,不仅以资本主义专制的方式进行剥削,甚至还赤裸裸地展现出男权最丑陋的面孔,将妇女的尊严踩在脚底下。

去产能”中的女工

从2015年开始,“去产能”成为了一个热门名词,特别是在煤矿、钢铁两大行业,小企业倒闭、关停一大片,大企业则趁机进行联合、兼并,巩固自身地位。

去产能过程中,将对两百万工人造成影响,这些工人何去何从?

90年代的时候,国企转制,造成了一大批国企工人不得不“下岗”。如今,煤矿、钢铁行业的工人同样遇到相似问题。不过,今天不叫下岗了,改叫“转岗”、“分流”、“安置”。

一般大家可能会觉得,煤矿、钢铁行业都是男性职工居多,去产能与女工关系不大。但实际上,煤矿钢铁的工人队伍中,着实是有着数量不少的女工。有的煤矿,已经有着专门的女矿工队伍。

而煤矿行业的一些辅助性岗位,更是女工居多。而在钢铁行业中,女工的比例还要高一些。

在80年代,下岗潮刚出现时,第一批下岗工人中女工占了大部分。如今呢?

主流媒体原本对于去产能行业安置的报道本就不多,能够客观反映女工状况的更是没有见过。但这并不代表女工在去产能过程中没有不满的声音。

在煤炭、钢铁行业,女工多处于后勤、支援性的工作岗位。在去产能的政策下,这些岗位的稳定性可能要比男工所在岗位要低!

随着去产能的深入,越来越多的煤矿、钢铁行业的公众号开始鼓励女工去创业、做家政工、做月嫂。

号召女工从一个过剩的产业转移到另一个过剩且竞争激烈的产业,如此诡异的事情,为何会发生?原因只是,在煤矿、钢铁这些过剩行业,女工的就业问题是企业责任,是政策问题;而在月嫂这个过剩行业,女工要是找不到工作了,工资不高了,那就是女工的个人能力问题,是素质问题了

在去产能大潮当中,大量工人被抛弃。在这些被抛弃的工人当中,女工是不是如同80年代那样首先被抛弃?

如今两百万受去产能政策影响的工人当中,起码有数十万女工,她们的工作与生活,比其他一百多万男工更加艰难

根据学者们对90年代下岗再就业工人的调研,虽然女工再就业的比率比男工要高一些,但女工找到的工作普遍是家政工作,工资更低,以后更难再次找到较高工资的工作机会。如今看来,这次去产能中被抛弃的女工群体,也很可能会再次遭遇这一经历。

延迟退休对女工的影响

去产能对工人就业问题的影响相当之大。但这些年,有另外一个政策对工人就业影响更大,那就是延迟退休。

据人社部思路,延迟退休是势在必行的。今年可能就会公布实施方法。

去年,人社部以及一些专家就已经表态,延迟退休,首先在女职工群体试行,理由是阻力更小。

现在我国女工退休年龄是50岁,男工是60岁。不知道官员专家们是不是觉得,让女工先退休,体现了男女平等,阻力应该更小啊。

但如果专家们来过工业区找工作,那就会很容易发现,别说50岁了,30岁以上的女工就已经很难找到工作了!

中山大学学报曾在2016年刊登文章《国际视野中的延迟退休演进》,其中介绍到:无论是英国还是德国,甚至整个欧盟国家,老龄人口就业都不容乐观。

工业区的女工在30岁就难以找到正规工厂的工作了,只能到一些劳动保障缺乏、工资水平极其低下的地方工作。那等她们到了50岁之后,还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呢?

在深圳,大量的女工到了退休年龄之后,由于无法享受养老待遇,只能到低端的服务行业寻找工作。譬如到小餐馆洗碗筷、到大厦做清洁工或者环卫工。

这些工作,可一点都不轻松。

2015年,深圳沙井一名57岁环卫工在工作中突然倒地猝死,家属接受采访时认为是环卫工作量太大造成的过劳死。

2014年,武汉一名45岁环卫工队长过劳死,报道称他一年只有两三天完整休息。

环卫行业的这一现象,凸显的是高龄劳动者的困境: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工资低、劳动保障严重不足。

在对高龄劳动者劳动工作环境没有改善的情况下,推行女工延迟退休,只不过是将高龄女工恶劣的工作环境合法化。而且在经济持续下行、工作岗位整体减少的时候推行女工延迟退休,极有可能会在底层制造出一批高龄失业女工,她们的生活,难有保障。

这些被降低工资的女工,以及因为综合工时而生存空间被极大压缩、因为去产能而被企业抛弃、因为延迟退休而被迫进入更低工资且无劳动保障行业的女工,她们需要女权主义!她们需要彻底推翻以父权为内核的私有制度,以资本主义为剥削方式的生产制度!她们需要一种最彻底改造社会的女权主义!

列宁说过,“妇女的问题要由妇女自己来解决”,而妇女,一直在寻找解决问题的方向。国际上的女权主义者在捍卫自身利益的同时,无意识中也为中国女工提供了有力的斗争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