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的官儿,外国人称为“满大人”。鸦片战争之前,英国马夏尔尼使团来华,带了一大堆礼物送给乾隆爷,想要跟中国建立全面通商关系。其中有一种礼物,是英国最新式的速射炮。为了显示其威力,马夏尔尼还让随从施放演示,可是,陪同的满大人,爱搭不惜理的,一副不稀罕的样子。其实,清朝满朝上下,没有人见过这种炮,即使出于好奇,也该观赏一下。但是,如果真的表现出好奇来,就有可能丢了中央之国的面子。为这个,就是硬憋,也得装着不稀罕。然后这些速射炮,就被装进箱子,放在了圆明园的仓库里,再也没有见过天日,后来先后两次跟英国人交手,都没有人想起把这些炮拿出来派用场——当然拿出来也没有用,因为没有人会用。尽管如此,大清的面子,还是被顾全了。

,满大人被打败了,不得已,跟人签了条约,不仅五口通商,而且传教士也可以进来传教。条约白纸黑字,不遵守不行。但是,为了大清的面子,洋人能不能进来,还真不好说,因为满大人有小招儿。招数之一,是暗示地方官,不允许大清臣民卖给洋人土地和房子。所以,五口之中,只有上海因为是个小县城,没有得到最上峰的暗示,结果洋人得以租了黄浦江和苏州河一带芦苇丛生的荒地,其他城市,洋人十年都进不来,在福州的英国领事,只能在城外草棚子里安身。

这些小招儿,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就都不灵了,因为洋人的枪炮太厉害,都给打破了。不过放心,满大人还有后手。跟英法签订北京条约的时候,后手就已经出来了。签约的地点,放在了礼部大厅。洋人粗心,想不出这个地点有什么名堂。但是满大人心里明镜的,礼部是管各个藩属国事务的地方,把签约地点放这儿,明白着暗示英法不管怎么牛,在我们眼里,还是被视为藩属——不能明说,用小动作羞臊你们一下。

接下来,外国公使可以进京,要见皇帝递交国书。负责安排此事的总理衙门,让所有觐见的外国公使,都走旁门,而且进宫之后,一定引导他们走旁边的偏道,晋见之前,还得在一个破烂的偏殿候着,旁边就是太监们用皇帝吃剩下的饽饽点心(量很大的)做酱的酱缸,风一刮,味道比茅坑还大。当年藩属国的使臣见皇帝,都没这么个待遇。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你们老外再牛,经过我们这种礼仪上的小招儿的安排,让我们的人看了,自然矮了不止三分。这里头的名堂,只有1897年进京的德国公使看出了点名堂,似乎不肯就范,就是要走正中的道路,我们的引导官想拉他们,人家还提出抗议。结果累及李鸿章,一个劲儿赔礼道歉,才算拉倒。

尽管如此,在满大人眼里,小招儿对于自己的面子,还是管用的。不管我们在正式的交涉中吃了多少亏,赔了多少钱,但是只要我们的小招儿看起来让对方中招了,我们就便宜了,面子上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