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闻评论|宋志标:最坏的东西,您请上座

来自微信公号:旧闻评论(ID:jiuwenpinglun)

不解释,这是我见过的最坏的时期。

温克坚说,一条道路的尽头,是另一条道路的开始。可,如果,那是这是一个曲径交叉的道路系统呢?不堪想。

张雪忠说(大意),人心并未崩坏,所见不代表全部,社会依旧良好,只要革故就能鼎新。

可,事实上,一部分人心确实是坏了,而且坏的厉害。他们不是一时的形势激发,就是形势的一部分。

至于社会如何,不好判断好坏,只好看它的有无与残缺,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人心不是彩色气球,它不是飘着的,而是养着的。

像养蛊那样。

更多的人不说话,保持缄默。

各种原因,程度不一。

那些被传送的声音,得到了鼓励。纵容,成为一种资源,就像长江上的红星。

现在不是谈专业主义的时候,因为专业被垄断了。

就像是,你如何赞赏一支枪?

很多东西,不是被消灭,而是受到掌控。

好人与坏蛋都意识到历史是个好东西。

随之而来的,就是历史观也应该是个好东西——翻译一下,就是头脑就是好东西,要带着。

比如:南方,北方。男方,女方。

认罪,不认罪。

在历史的上游,是英雄。

在历史的下游,是小丑。

英雄与小丑同行。小丑也就成了英雄——民族的,绝对不是世界的。

巨婴国不是个好的比喻,不同意。

“猪坚强”才是。

遍地都是,活的很好,因为猪圈很大,

你与猪圈不可分割。

这还是比喻,它不能很好地说明问题。所有的比喻,都是诅咒。

再说一遍吧,我们谈论任何东西,关键都不再是有无,而是控制。

为谁所用?

要成为谁想要的样子?

有些自由,比另一些更自由。

2017年3月8日, 12:33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