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之广鸣|重磅:辱母杀人者父亲爆当地官商黑幕!

作者:徐光明律师(微信:xgmsgyx7363,微博:徐光明律师)。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作者和来源。

一夜之间,社交网络就被山东冠县“”刷屏了,网络上评论一片,咒骂一片。

根据判决书和媒体披露的细节,此案最为诡异的是:

为什么出警的警察在宣示“讨债不能打人”之后,就走了?

苏银霞工厂工人马金栋在判决书中作证于欢母子被侮辱过程。3月25日晚,他告诉澎湃新闻:“警察过来后,执法仪的摄像头是开着的,苏银霞告诉警察,杜志浩怎么怎么侮辱她了,脱裤子露出生殖器对着她。但是,很快警察就要离开。我、做饭的张立平等,就拦着警察不让走。我说出人命不好处理。于欢母子想跟着警察出来,但被讨债的拦着,没出成,警察还是走出屋了。”

在大楼外。于欢的姑姑于秀荣看到三名民警要走,拉住一名女警,并试图拦住警车。她回忆说,“警察这时候走了,他娘俩只有死路一条。我站在车前说,他娘俩要死了咋办,你们要走就把我轧死。”

但是警察依然走了,两次阻拦没有成功!

对于警方在执法中的如此行为,广鸣律师不禁要问:

警察为什么没有带走被拘禁的苏氏母子?

这是不是某些人所说的对暴力催讨的“默许”,或者有其他合理的解释?

警方这样的行为,很难让人没有正常的想象:“吴学占黑恶势力团伙”和警方到底有没有有勾结关系?警方是不是充当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今天,又网曝疑似于欢父亲于西明网贴的原文。

文章说,为索取高额利息,吴学占带领黑社会对其全家采用了各种非人的方式极尽侮辱。

文章揭露, 吴学占罪恶累累,与地方政法机关黑白勾结,几大罪状包括:非法集资、招揽社会闲杂人员放高利贷及讨债业务;在政府领导默许下强拆强建,带领黑社会致人伤残;通过威逼利诱、恐吓、人身安全等不法手段充当冠县医院打手;在公安局、检察院、县医院、镇政府及其他部门都有人在他那高息存钱,变相收取贿赂,充当保护伞等等。

吴在冠县可谓手眼通天,对于吴为所欲为鱼肉百姓的行为,当地政府置若盲闻!当地公安部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据最新消息,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山东省公安厅、聊城市已经先后表态:第一时间全面审查案件,组成专项工作调查组,针对案件涉及的警察不作为、高利贷、涉黑犯罪等问题,全面开展调查。

事实到底怎样?相信真相总有大白于天下之日。

于欢父亲于西明网贴的原文:

我是山东冠县远大工贸老板于西明,苦苦新经营实体企业十余年,因经济下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不得已在冠县吴学占手中高息借款100万元来周转,我本想以此资金为企业周转,谁知银根紧缩,从此梦魇般的生活开始了。

高额的利息,让企业终日入不敷出。陆续还息达160万元之多时,尚欠本息135余万元,导致企业不但没见好转反而雪上加霜,以至于企业最终无力偿还高息借款。吴学占看我不能按时还钱,吴某开始指使手下进行各种手段逼债,威逼,抄家弄得我一家人无处安身。2016年4月11日,吴学占带领黑社会在我家一阵打闹之后,又去公司大闹,对我家人采用各种方式极尽侮辱,更过分的是在重目睽睽下脱光于某的儿子衣服进行殴打辱骂,抓住我老婆的头发按进马桶,2016年4月13日晚对着我儿子、老婆脱光裤子,我儿子忍无可忍,开始进行反击,导致了一死三伤的悲惨结果。至今我的儿子羁押在看守所,吴学占扬言:事情不算完!不把我一家搞死光决不摆休!在冠县谁能把我怎么地?

对于吴学占逼债行为,我及家人几次报警,公安出警后以经济纠纷为由,不予受理。其实,吴某在冠县这块土地上能非法集资,大放高利贷和暴力讨债的事实,当地老板、百姓心知肚明。下面把他几大罪状公示,希望能够引起政府和社会正义人士重视,将他绳之于法!

一、据知情人透露,吴某于2010年以房地产公司做伪装开始高息揽储,非法集资、招揽社会闲杂人员若干名进行放高利贷及讨债业务,在当地不同程度的坑害了一批企业,严重影响了当地的金融环境。有多个企业的实际情况说明。

二、东古城水泵厂强制拆迁进行重建,吴学占在镇政府某领导默许下强拆强建,带领黑社会对不服从者对其威逼利诱,有个别不服者威胁家人,致人伤残。在手续不全的情况下居然能建完并销售。有致残人可证明,原水泵厂职工上访被打致残。

三、冠县县医院有吴学占的打手队伍十余人,对外讲医疗纠纷处理小组,实际上是对医疗事故处理不满而要说法的人暗地进行威逼利诱、恐吓、人身安全等不法手段进行打压。

四、位于309国道东古城段的泰昌加油站无任何批示手续照常开业、且正常经营,对外是吴自己经营,实际是承包给不良油商进行经营,吴收取保护费。

五、2013年操纵其兄弟和黑社会,勾结交通局败类带大车躲避超吨检查收钱,因打大车司机多次,被山东电视台曝光。交通局下马了一批干部,吴学占安然无恙!

六、在东古城医院重建工程未能中标,其他公司建设时受到吴学占操纵的人寻畔滋事,无法开展建设,后被吴指派的黑社会人员威逼打跑,不知什么原因还是由他建设。

七、冠县敬老院:由吴学占操纵,让其师兄弟(武校的)出面在河北馆陶注册虚假公司承建,这里面肯定是和某些领导有关联交易。

八、在公安局、检察院、县医院、镇政府及其他部门都有人在他那高息存钱,变相收取贿赂,充当保护伞!吴另外一个身份就是他们的打手集团兼灭火队!

吴在冠县可谓手眼通天,当地政府置若盲闻!按照吴的说法就是有大领导撑腰!对于吴为所欲为鱼肉百姓的行为,当地公安部门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中缘由也的确令人费解。据有人透露,吴某在经营中,有当地公安局人员参股合作,并充当保护伞,事实难道真的如此?

对于此事,我以于西明的身份爆料出事实内幕,所说的只是他作恶多端的冰山一角,详细情况请上级有关部门调查取证,事实会让你大吃一惊!希望苍天有眼,有不畏强暴的好官出来,还冠县一片净土!

    (以上原文转自@何兵博客)

2017年3月29日, 6:20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