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微信公号:王伏井(ID: wangfujing1982)

”中的于欢该不该动刀子,我觉得是应该的。当然,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不能要求别人都这样做,如果你妈受辱求助无门,你当然有权情绪稳定、理性思考、以理服人,等待法治还你妈的公平正义。这件事情之所以反响那么激烈,是因为于欢动了大家心里那把刀子,一把他们不敢动的刀,是曾经气冲斗牛,如今锈迹斑斑的刀,这就是“野夫怒见不平处,磨损胸中万古刀”,这也是,锈太浓,刀太沉,我只好对敌人,远远竖起了中指。

聊城中院判了于欢无期,认为他不是正当防卫,法院认为虽然当时于欢人身自由受限,也遭到侮辱,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出警的情况下,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派出所是出警了,但出警警察处置不当,并未给予人身自由受限的于欢帮助,不论警察转身离开是去调查情况还是真的离开,对于被困那么久且遭受侮辱殴打的于欢而言,如果这次不跟着警察一起出去,那么就意味着将遭受更严重的殴打侮辱,所以他想跟着警察一起出去,被暴力阻拦后,只能靠自救,而面对人数远多于自己的对手时,找件武器就再正常不过了,侵害一直在发生,未来也会加剧,在我的理解当中这就是紧迫性,对于受辱者于欢而言,有一种生叫生不如死,对于施暴者杜志浩而言,有一种死叫死有余辜。

对于警察为何离开,连岳在文章中说,“警察不能介入民间债务纠纷”,但看这句话是没问题的,可是现场除了债务纠纷就没有其他违法状况了吗?限制人身自由警察管不管?侮辱殴打他人警察能不能管?黄世仁逼死杨白劳你是不是也要说句民间债务纠纷警察不能介入,黄世仁霸占强奸了喜儿,你是不是也要说性行为是自由的权力部门不能介入,我们看到的是强奸,到了你眼里就只是普通性行为。有时候真的很难理解,这些人怎么敢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这些蠢话,更难理解的是,还有那么多人称赞连岳老师理性认为自己跟连老师学到了冷静,真的,看完连岳文章后面的粉丝留言,我对咪蒙老师的粉丝开始充满敬意了,也替周小平老师的粉丝感到开心,你们终于不再孤单。

连岳老师认为“欠债不还,悲惨是应该的。借了再喊冤,活该。”我感觉我已经是一个很能控制个人情感的人了,但是看到连老师这句话还是打了个冷颤,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懂经济学,不太敢妄自评论市场派狂热爱好者、资深铅笔社影子会员连岳老师的话,但是他这番话,用在辱母杀人案上,我感觉都不用从经济学角度评判吧,用点人性就能做出基本判断。人总是要有点血性的,你可以活得越来越理性,但理性到一点人性也没有就过犹不及了,连岳老师及其粉丝们一定能在食人族面前活得很逍遥,因为他们一点人味也没有,食人族不爱吃。

连岳老师在评论杨改兰惨案的时候,认为这次事件只是偶发不必同情,并给出了解决方案:开放童工。连老师除了经济学和妇女鸡汤学,是不是也应该学点其他学呢?不要总是迷恋一种姿势,多学习点其他科目,可以解锁更多姿势。还有一个连岳老师的学徒在评论冠县案件时说,“为何在今天的中国,杀人偿命和欠债还钱这两件事情,会变得如此复杂,需要引发社会的大讨论呢?”在他看来,于欢家人欠了债,就要还钱,逼债者无任何过错,于欢杀了逼债者,就要偿命,也是天经地义,这位的逻辑简单的简直像一只单细胞草履虫,胡锡进老师擅长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这位擅长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两位一定是劳模时传祥的传人。

连岳老师在评论“辱母杀人”案件时说,“我是市场派,不反对高利贷。一个人信用不足,或急需资金救急,银行不借,亲友不理,只有高利贷肯借你钱,这是市场之善,不是恶。”在连岳老师眼中,高利贷是很纯洁的,他或许说的不是有中国特色的高利贷吧,国内很多高利贷行业都有权力的影子闪现,公职人员利用职权介入高利贷并引发了很多犯罪已经不是新鲜事,中国经营报的记者郝成在最近的一篇新闻报道《民间借贷官影:济南公安局下属企业被指参与放贷》中写的比较详细,有兴趣的可以搜来看看。在冠县案子上济南公安的微博任性发言,刚被人民日报批过:“别把官微当菜园子”,看来这次济南公安连自留地也没管好。

有篇文章说,于欢动刀子并不是在母亲受辱那一刻,而是受辱之后,自己被殴打了才动了刀子,所以它认为南方周末那篇《刺死辱母者》有误导读者之嫌,很多人纷纷称赞此文理性。这些人真是理性出残疾了,受凌辱还有有效期?那些事后替被强奸受侮辱的亲人报仇的,都是在干些过期的事情?“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是不是要写篇理性的文章告诉君子,这事早过有效期了?

有个现象是很奇怪的,现在有血性的人越来越少,但满嘴理性的人却越来越多,连血性都没有,你谈理性给谁看呢?这简直尴尬的就像撞见一群公公在讨论房事伤身要理性做爱。咱们都别假装这国盛产有血性的人了,你也别假装成理性爱好者,我们都是一群躲在各色外衣下的懦弱者,不能因为你抢了件理性牌的,就好像比我们高到不知哪里去了,都别装孙子,老老实实当个孙子不行吗?

我觉得那些做舆情分析和舆论引导的公司都是骗政府钱的,满大街都是在雾霾里漫步的理性群众,哪来的什么暴民,根本用不着浪费那些钱去引导,反而那些手法粗鄙水准低劣的舆论引导,往往会激起群众的反感: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不能侮辱我的智商,你可以侮辱我的智商,但不能这么侮辱我的智商………。就像山东冠县死亡的讨债者一样,欠债的能忍你们的非法闯入,能忍受你们的谩骂侮辱,能忍受你们的耳光………,但毕竟能忍受的是有限的,玩火的往往会引火烧身。

必须要承认,这事如果没有辱母的成分,大家不会这么关心,甚至媒体也不会关心,因为这种事实在太多了,受害者只有惨出新意,大家才会关注,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比惨的时代了。退一步来讲,普通群众不关注社会事件有问题吗?没问题,普通群众的关注是无法解决问题的,相关部门才是解决相关问题的力量。现在写文章的人渐渐养成了一个毛病,凡事都爱在群众身上做文章,群众不关注,写文章批判群众麻木自私,群众情绪激愤,写文章说群众愚昧不理性,当个群众怎么这么难?不能因为写来写去发现还是相关部门的问题,怕读者厌倦,怕部门不开心,就避重就轻欺负普通群众,这样既模糊了问题的焦点又掩盖了相关部门和人员的失职,既洗了脑又洗了地。

于欢该怎么判,这不是网民决定的,也不是律师决定的,更不是法官决定的,时至今日还有人说舆论会干预司法,舆论连自己被不被删都干预不了,还干预什么司法,我们的法官在独立于民意这方面一直做的很好,请放心。律师们、法律学者们也别费劲讨论了,看了很多你们的发言,说得还是西方那套,我们不搞西方那套,大法官早就说过。

对于这个案件,群众们很愤怒很关注,愤怒是因为嚣张的“黑社会”、薄弱的基层治安、某些官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关注则是因为对自身现状的焦虑,包括自己遇到类似的情况能不能得到正常的保护,自己万一迫不得已自卫会不会被重判,自己的企业在经济下行的趋势中得不到银行贷款到底要不要借高利贷等等。可以说这次事件只是整个社会形态的缩影,除了反映出金融、法治等各个大方面的深层问题之外,更多的则是体现了在这样的形势下,普通个体的愤慨、压抑、不安、焦虑以及无路可逃。

每逢重大社会事件发生,总有那么一批理性的人出现,号召大家理性,理性在概念上是个好词,但实际运用中却往往因为夹杂着个体的私货而跑偏,比如说要求受害者宽容大度,要求弱势一方放弃暴力,要求防御一方热爱和平……,这些好词被滥用的情形就像刀尔登说过的那样:……中国人只有在安全的时候才是勇敢的、在免费的时候才是慷慨的、在浅薄的时候才是动情的、在愚蠢的时候才是真诚的。对,这话是刀尔登说的,和菜头在逗你们时说这是米兰.昆德拉说的。我不是号召你们不要理性,而是希望你们同时保留点人性,至于血性,你可以没有,不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