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晓得了|何三畏:不要昧着良心欺负崔向群女士

崔向群女士在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讨论发言”中,突然颂扬起十多年前的领袖来,大家自然是一派错愕,但她却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打印错了”稿子,打出了十多年前在政协会上的发言稿。

只能有这种解释。不可能有别的解释。她不可能用这样的行为艺术来表示的政治态度。

“事件”发生后,官方的态度不知道,至少网络上一派奚落和嘲讽。现在,两会结束,她更是被网民归纳到今年两会的“重大花絮”中。

而我想说的是,自从网络报道了这个消息,我就对她肃然起敬。眼见网络除了奚落和嘲讽,没有别的杂音,像我这样理解她的,一句都没有看到,我就觉得必须把我的想法写出来,就教于朋友们。

首先,我特别担心她不能“正确对待”这件事,担心她太把这当一回事,担心她为此感到羞愧和羞辱,觉得“对不起组织”,也白用人了人民的钱……因此背上“思想包袱”。

我觉得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冤枉了。我多么希望崔院士能听到我对她说的话。

当然,我不认识崔院士,这是我的推测:她平时应该不看新闻联播,没有看齐意思,也应该是逃避政治学习,如果形式上也参加,应该是跟在北京出席全国政协一样,心不在焉。她不关心政治,更不与时俱进。不可思议的是,她之不关心政治的程度,到了台上坐着谁,不知道,台上换人,也不知道……的程度!(这里应该打很多感叹号!)

这是我们这些“正常人”,和那些“永远不会念错稿子的人”无法理解的。

这位“不正常”的人是谁?我扒了一下网络(但愿没有看花眼):她是一位有世界影响的光学科学家,为中国有关研究作出过重要贡献。她一度在德国有很好的工作,回中国后,一是工资缩到1/40,二是当时孩子已经10岁,德语启蒙,溶入国内教育,新华社的报道说,影响了成长。

纯粹一股正能量是吧?足以让你对她另眼相持看是吧?

我倒不这么看。我觉得科学家属于全人类,科学家的祖国是全世界,哪里条件好就该在哪里工作。杨振宁李政道一生在美国工作,没人说他们不高尚。爱因斯坦从德国跑到美国去工作,也没有人说他是德奸卖国贼。

必须肯定的一点是:如果崔向群女士不回来,就不会有当前这个事件,就不会出这个“洋相”,受这份“羞辱”。

但我要说,这恰恰不是对她的羞辱,恰恰是她羞辱了当朝,羞辱了那些“永远不会念错稿子”的人。

崔向群生于1951年,在她应该上大学的年龄时,中国已经废除了高考,官方政治辱没斯文,树立交白券英雄作为青年榜样,后来有“推荐”上大学的模式,这时的大学已经堕落到如同草台班子的“工农兵大学”。

以国家之大,当然火种不灭,废除高考,前途渺茫的岁月里刻苦自学的青年也大有人在,例如,当今大家知道秦晖,易中天等先生,都是恢复高考后,跳过大学,直接考上研究生的。但人文社科,便于自学,像崔向群那样,作为一个立志科学,自学不辍的女青年,那是更不容易的。

崔向群上过工农兵大学。在恢复高考后,在听到可以报考研究生的消息时,她是“骑自行车走了四十公里山路去县城报名”的。看到这里,我想起我记忆中,那个年代看到的哥哥姐姐们与命运抗争的情景,内心感动极了。

崔向群女士在科学上的成就,不仅是她们个人的幸运,也为国家,为那个时代挽回了一点面子。朋友你留意一下,与崔向群女士年龄差不多的中国科学家,那是非常少,女科学家更少。到新时期,中国科学院增选院士时,她是那一批惟一的女院士,也是江苏省惟一的院士。

这样一个人,她难道没有权利“念错稿子”吗?

她已经66岁了,身体并不好,有伏案工作的人常见的毛病,人生苦短,工作重要,她不可以避免分心,不看台上都在怎么变换吗?

科学家愿意关心政治,就像我们每一个人一样,当然不错,不关心,也不是罪过。而国家和政府的义务,则是给科学家以工作条件,让他们不受政治和非政治的因素干扰。

如果我以上的推测都是正确的,那么,我是多么敬佩她啊。我想说,她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她跟申纪兰女士不一样。她不是因为太愚昧,而是因为太纯粹被选中的。或许应该说,是政协需要她,科学院需要她,而不是她需要政协委员和院士头衔。

说到最后,我有一点伤感了,因为我觉得崔向群女士是不可复制的,我已经没条件学习她。即便我早年也向科学努力,也修成了一个科学家,但人家还不一定叫我去开会,所以也模仿不来她这一把。我只能说,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就想做一个她那样纯粹的人。

还有一种可能是,我以上的推测误会了崔向群女士,即她不是不懂政治,而是洞穿了那种游戏,因而假装糊涂地跟着走。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我就用下面这个故事来向崔院士致敬——

八十年代有一位县委书记,在开大会时,把旁边一位领导干部的稿子拿去念了好一阵,后者说,你把我的念了,我念什么呢。他说,那你念我的!

他不愧是经历了新中国所有政治运动的老干部,他知道,即便台上领导把稿子交换念,全县的工作也不会因此转向。

据说他常常不去上班,躲在寝室看小说呢。我听说了他的故事,对他很感兴趣,无论他看的金庸还是红楼梦,我都觉得他了不起。他现在还在世,我一直想去找他聊天呢。

2017/3/16

2017年3月18日 下午 5:42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