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不认识我的女友时,我几乎是个直男癌,身上有不少的大男子主义毛病。但生活中很少有人提醒我这一点,只是有一次,两年前,我在地铁里看野夫的《1980年代的爱情》,读到入狱那一节,眼眶湿润,很受感动,于是在朋友圈推荐此书,然而第二天,却看到一个异性朋友留言对此书激烈批判,说这是一本充满直男癌式的自恋的书,话语很是犀利,我当时懵了一下,我和这个朋友认识很久,她很关心公共事物,不乏锐见,是个独立女性,但不是女权主义者,我们算是同道,然后我们怎么会对同一本书会有如此大的评价差异呢?这里面的性别观和情感观引起了我的反思。

和女友相恋过程中,我明显感觉到她对女性的宽容胜过男性,女友坦然承认这一点,说这是她自小的本能,如果身边一个女性朋友犯了错,她会对她的宽容超过犯同样错误的男性。我们之间关于女权主义的讨论也日渐增多。我们多次讨论过一个话题:为什么中国的女权主义者被很多人,包括一些公民抗争者误解、反感乃至抵触?从社会运动的角度而言,女权主义运动只有让更多的人理解和参与,才有成功的可能,而当下,女权主义者们却日益陷入小圈子化甚至被攻击。女权主义者们自身是不是该改变一些方法,如传播方式、话语方式等?据我所知,女权主义的理念其实大多数男性并不反感,他们反感的是女权主义者的行为方式。

2

有一次,我和朋友去参加一个画展,碰到一个中山大学的老师,她介绍自己身旁的一个年轻学生,说她是一个女权主义者,那个女孩穿着一件宣示女权主义的体恤衫,我们跟她礼貌点头,但她竟然对我们爱理不理,我的朋友当时很生气,对我说:女权主义者怎么都是这个样子?明明大家都是赵国的肉猪,难道还要分出肉猪的高下?我当时哈哈大笑。回来后我告诉了女友,女友很理性的跟我说:那个女孩显然不懂人际交往,女权主义不是要仇视男人,女权主义者也不是要将人分出高下,它其实是平权运动的一部分。女友认为女权主义某种意义上也是对男性的解放,如女权主义者不会要求男性买房结婚,会放弃性别福利,和男性平等相处,在经济、社会等方面为男性减负,不会像很多直女癌那样复制社会对男性的压迫。事实上,女友在处理和我的亲密关系时也是这样做的。和许多激烈的女权主义者不同的是,我的不少男性朋友尽管有不少知道她是女权主义者,但他们对她都不排斥,相反很喜欢,这说明,温和的女权主义者并不是“带刺的玫瑰”。

去年我和女友受邀去参加闽东独立艺术沙龙,在和文艺界多位著名评论家吃饭时,我介绍我女友的身份后告诉他们她是女权主义者,于是席间就转向开始讨论女权主义。我说中国几千年的专制和男权是同构的,反极权就必须反男权。叶兄不太认同,他说小时候家里都是奶奶和妈妈当家,女人在家族中有很大的话语权,不存在男权独大的问题。其他的评论家除了吴味兄也对女权主义不感冒,我和女友显得很孤独。这些评论家都算文化精英,还有的自称先锋批评家,可对于女权主义居然如此排斥,让我很感无语。

3

我最爱的妈妈一生都饱受男权压迫,作为儿子我目睹她承受的痛苦而感到非常痛苦。在我看来,男权压迫在历史和现实中都是显而易见的事情,而许多人居然无视这个显然的事实,将男权的现实利益合理化、天然正当化,这不是和既得利益者压迫民众一个逻辑么?我最不理解的是一些自由派同仁居然也不反思此点。同样的,我也很不认同一些激进女权主义者的话语方式,她们把许多的同情者变成了敌人,这对于女权主义的理念推广和社会运动非常不利。女权主义并不先天的高于反对和抗争运动,它是抗争型社会运动的一部分,只有与权利抗争并肩,女权主义者才有未来。

闽东沙龙那次饭局让我意识到女权主义还有太长的路要走,我和女友开玩笑的说,那次争论是我成为女权主义者的成人礼。回来后,我接出版社书稿看,在编辑一位著名学者的历史书稿时,我看到其中一段对慈禧的评价,说作为一个年老的寡妇,慈禧对权力的欲望并没有那么高。这段话本来是该学者为慈禧平反的,但我对这个“年老的寡妇”很是敏感,于是就在书稿边上批道:“此段话涉嫌对女性读者的侵犯,为什么年老的寡妇不能拥有更高的权力欲?建议删除。”我把这段批语告诉女友,女友开心的笑着说:哈哈,你进步了!我自忖:如果是以前编辑这部书稿,我是不可能有这个敏感性的,成为一个有女权主义者意识的人后,对过去习以为常的歧视性话语,会有格外的警惕。

4

前不久,朋友圈一个公知粉女性发了一段话,引起了许多人尤其是男性的点赞和围观,她的大意是:男女有别,就像男性的体力要优于女性一样,男性在追求权利,反抗不公上要承担更多责任。女友很不认同她的话,提出反驳,我就把女友的话贴在了自己的朋友圈,没想到这位美女反应激烈,不仅讽刺我,还说要告别自由派、公知圈,我简直感到啼笑皆非,我不过是不完全认同她的话而已,何况我早已不是公知,个人观点不同导致一个人要激烈告别自由派群体,这太荒唐了。这次讨论也导致了朋友圈的撕逼,以致于有人感叹道:女权主义子者的伴侣和非女权主义者开始了分裂。它甚至影响到线下朋友交往的疏远。

在没有和女权主义者的女友恋爱之前,我不会做饭,生活极其粗糙马虎,和女友生活在一起后,我开始学会买菜、炒菜、煲汤,以前从未做过的许多事开始慢慢会做了,过去觉得很恐惧的事情开始积极主动去尝试。我想告诉很多男性朋友的是:女权主义者并不是让你“谈虎色变”的对象,相反,她能和你平等相待,让你能够真正的进入到伴侣的灵魂深处,意识到自己曾经的狭隘和盲区,共同成长,开拓出别样的情感天空和生活世界。

近年来,我和艾晓明教授开始熟悉,过去我只是钦佩她参与公共事件的勇气和担当,认识后,我从与她的交往中真实感受到了一个真正的女权主义者的包容、意志和人格魅力,艾教授以她的真诚和无私,处处让人感到女权主义者和抗争者是可以完美的融为一体的,她不仅在言说女权主义,更是在实践女权主义,因此,本文也是献给艾教授的,她刚完成了她的史诗般的纪录片《》,推荐大家购买正版观看。

我其实也学习中,荐个文——《男人可以为支持女权主义做到的35件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