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女权小组|中国第一支反性骚扰广告为何历时一年仍无法上架?

今天是女权之声新浪微博被禁言的第25天。

编者按:

还记得吗?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在广州,有一群自称“F女权小组”的志愿者发现,中国没有反性骚扰的公共公益广告!她们想到了一个主意:既然国内的伙伴做了那么多反公共空间性骚扰的倡导活动也没有让有关部门有所行动,那么不如自己买一个广告位来让地铁的面貌发生一点改变。为此,2016年3月,F女权小组发起了一场众筹,计划在广州地铁上刊登中国首个地铁反性骚扰广告。(详情看这里:这些姑娘想要占领地铁,让更多人知道制止公共场所性骚扰人人有责

一年过去了,这个计划实行的怎样了?可能有人发现,没有任何广州地铁刊登了这样一则公益广告的新闻出来……F小组想要做的广告去哪了?她们在这一年里经历了什么?让她们的成员亲自来告诉你。

我是抱着沉痛的心情写下这段经历的。2016年3月8日,我们发起了中国第一支反性骚扰广告的众筹和标语征集。众筹得到了很多小伙伴的支持,很多学生省下了生活费将钱捐给了这个广告,一些老师和前辈们也非常卖力地帮广告拉资助,好几位设计师贡献了自己的才华设计了不同版本……但是一年过去了,广告却迟迟无法上架。首先向期待已久的大家致歉,这件事情还没能实现。我们在此将这一年发生的困难记录下来,同时也会不停地和广告公司及有关部门沟通,希望这“中国第一个”可以终究实现。

去年四月众筹完成之后,我们的设计师志愿设计了广告的第一个版本,大家在上面加上了遭遇性骚扰应当如何处理的小贴士、并且选用了最合适的标语,发给了广告公司。

反性骚扰广告第一版

本来以为一切会水到渠成,后来发现我们想得真是天真了。因为迟迟得不到回复,在追问下,广告公司回应,工商审核部门觉得这个版本的广告会“引起市民恐慌”(???市民那么容易恐慌???)。我们不死心,又周旋了很久,广告公司发来了他们修改过的版本。

广告公司修改的版本

这……不看小字就不会知道这是一个性骚扰广告吧?!于是我们要求自己来修改。最后修改了多个版本发给了他们。我们当时想的是,直接反映“反性骚扰”主题的标语或者更有力的画面,至少可以保留一点。



我们自己后来又修改的几个版本

经过了各种各样来来回回的联络、修改、询问、等待……大半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今年一月初,我们听说这个时候审核会比较宽松,等了很久以后,工商部门的回复是:公益广告只能是政府行为,而商业行为不能用这种画面,不能用拳头和身体部位

和广告公司的聊天记录

于是……我们继续忍!作为让步,我们的设计抛弃了拳头和身体部位,用了萌萌的小动物来代替。

最终我们修改的方案

随后广告公司回复,工商审核可以通过,前提是有一个政府部门或者类似的单位可以作为挂靠的部门出现在广告上面,这样就是政府牵头的公益广告啦。

但是文化局拒绝了我们的要求, 拒绝我们的还有相关的一个妇女协会。

现在我们还在寻找这个可以牵头的机构,虽然选择不多了,但是不会停止寻找。

这一年来,天真的我们对于广告的审核的估计得严重不足,但是始终没办法明白,当地铁中充斥着“真正的公主只在旋转楼梯上奔跑”、“女人不想做女超人,只想被呵护”等颇显性别歧视的广告,以及各式各样的物化、性化女性、将女性限定在家庭角色的商业广告,为什么想要刊登一个反映性骚扰这么严重的问题、可以让女性更安全地出行的广告会这么困难?以及为什么,我们作为公众,不能发公益广告。


现有的经常出现的地铁广告

我们在这一年中不停经历着充满希望——失望——焦虑——愤怒的心情起伏,一而再地迎来希望又落空、提起精神继续改、不停软磨硬泡……我们不想辜负大家的期待,跟我们合作的广告公司其实也跑过了很多部门。接下来,我们也还是会不停地继续磨、继续找方法。

当然如果你在某个政府部门工作,觉得这个广告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愿意提供帮助,那就更好啦。如果你有什么方法可以建议给我们,也可以联系我们(如果你愿意提供帮助,可以直接与女权之声取得联系,我们可以代为转达)。

每一件推动性别平等的事情都不会是一蹴而就的,还好大家都在,总是有人在努力。

转载自微信公众平台“F女权小组”(ID:FFeminist)

2017年3月16日 下午 7:41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