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A170429

上周五,我的朋友四一哥要去北京,下午四点半的飞机延至5点半,又延至晚7点,再延至晚9点。据说原因是因为无人机影响了飞机起降。过了一周,我搜索了一下那一天大面积飞机延误的讯息,岂止那一天,从上上周五的4月14日到上周五的21日,一周时间之内,至少有四天双流国际机场遭遇“”的黑飞。下面是援引自虎嗅网的一组数据:

  4月14日14时05分,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30公里区域净空保护区内,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导致3架航班绕行,地面航班等待5分钟。

4月17日14时13分,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18公里区域(地处郫都区),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导致多架域内航班空中等待,造成12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备降其他机场。

4月18日18时26分以及18时38分,分别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3.7公里区域(地处双流区)及同侧14.8公里区域(地处崇州市),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导致22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备降其他机场,23架航班出港延误。

4月21日14点38分,3U8996次航班与3U8360次航班在双流机场20R跑道五边两侧23米时,机组人员发现一架绿色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这一事件直接导致了13个航班备降、1个航班返航;15点40分,MU5407与3U8772次航班机组在距地面1100米处,发现一架红色和一架红白相间的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这两架航空器的飞行导致19个航班备降、2个航班返航;17点06分,ZH9772次航班在落地前,发现一架白色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且正好从飞机下方穿过。

我又查了一下,“无人机”扰航事件从2015年开始,当年全国共发生无人机扰航事件4起;2016年这类事件全国共发生23起,西南地区(包括川、渝、贵、滇、藏五省市)占4起。而在4月14日到4月21日一周之内,成都双流机场就遭遇“无人机”扰航事件7起。完全可以用“井喷”来形容。

有意思的是,除了有关部门高调悬赏征集扰航无人机作案线索,作为无人机研发和制造商的大疆(DJI-Innovations)悬赏拿出100万元也征集扰航无人机线索。接下来,有关部门也公布了抓捕几起违规放飞无人机的肇事者;而且在双流机场周边设置并启用了91个无人机监测点位,每隔两公里设置一个点位。

且不论为何在短时间之内出现蹊跷的“无人机”扰航事件“井喷”;仅仅布置如此之多的安保力量以及如此高调的措施来应对和防范无人机扰航事件,着实令人费解。

从常识角度来衡量,无人机扰航事件确有可能发生,但发生率并不应该太高;而一旦机场加强警戒,以及有关部门采取必要措施,就应该有效地将无人机扰航事件控制住。无论从纵向比较历史数据,还是横向比较国内其他各大机场数据,4中下旬连续发生的无人机扰航事件都是极不正常的现象。如果成都双流机场需要如此高调动用安保力量震慑和防范,那么国内其他机场也应该有类似的困扰和措施,难道成都双流机场在全国范围内具有无法解释的特异性?

更有意思的是,我整周都在距离双流机场上百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城市居住、生活和劳作,但却两次收到同样内容的手机简讯:

  “您已进入双流机场保护区域,未经哔哔、民航部门许可操纵无人机,哔哔机关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予以追究,举报有奖,举报电话‘110’(四川省哔哔厅)”

第一次收到,我认为是系统故障;第二次收到就觉得莫名其妙。两次我都在距离双流机场100公里以外的地方,难道“双流机场保护区域”覆盖了上百公里?

当我把疑问和困扰发布在盆友圈,很快其他盆友纷纷反馈,远在云南、陕西,以及上海、广州的成都盆友也在同一时间收到同样内容的手机简讯。看来,“双流机场保护区域”范围不仅覆盖全四川省,而且覆盖全国版图。

难道整个中国都是“双流机场保护区域”?显然不是。我查了一下,双流机场的保护区域如下图所示,东到二仙桥街办和成绵立交以北,北至郫县红光镇西北,南至双流黄龙溪镇以南,西至新津以西,只涉及成都12区县,并未涵盖成都以外的四川其他地州市区域,更不涉及四川以外的全国其他省市区域。

问题是,为什么要不加分辨地群发这种警告简讯?根据手机信号定位可以准确地向特定区域内的用户精准发布简讯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连拙劣的骗子都能轻易地做到精准发布。不加分辨地向整个成都的手机用户群发这条简讯,而且假“您已进入双流机场保护区域”为幌子,从常识来判断其用意不应该是简单地告诫进入区域的用户,而更可能是试图让更多人群知晓并接受某些东西。

那么,为什么而“造势”呢?为什么在一周之内双流机场会频繁出现7次之多的无人机扰航事件?为什么无人机研发和制造商大疆会悬赏征集线索?没有无缘无故的“造势”,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生事”。

我不知道答案,但我知道事情绝没有看起来那样简单。如果真是玩家疏忽造成扰航事故,那么实施必要监管措施是恰当的;如果不是玩家的疏忽,而是另有原因,也希望那些令人费解的疑问能够得到及时的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