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媒体|权术政治的可测与不可测

摄:Alex Leung

主流泛民天真听信北京来使如簧之舌,于是力撑薯片;长毛也相信「中央会真的捧出薯片,製造建制泛民一齐拥护新特首的局面」,只是结论相反,所以行动上与主流泛民对着干。不少知名评论家也是这样相信。结果是一地眼镜,长毛也大叹上了中共的当。

帝王术玩死港人

权术政治,岂可预测!北京天使,岂可作准!香港民主派天真的也太多。中共今天要开历史倒车,大搞世袭权力;也因此继承了二千年帝王术,专搞阴谋诡计。大家不想上当,就要好好了解专制权术,特别要读读韩非子。他的帝王术,概括为三个字:法、术、势。法,就是「依法治国」;术,就是权术;势,就是权柄。他有句话:「法莫如显,而术不欲见。术者,藏之于胸中,而潜御众臣也」。意思是帝王统治国家的法律,要公开透明;但帝王的权术,则越隐秘越好,才能驾驭臣下。他举了一个例子:从前郑武公要伐胡国,先把女儿嫁给胡国国君。有天在朝上,郑武公问群臣,哪个国家可以征讨。大臣关其思就答:胡可伐。郑武公发怒道:胡国是兄弟之邦,岂可伐!就命人把他杀掉了。胡国国君知道了,说郑武公多麽爱护自己,就不再防备郑国。不久郑武公就成功偷袭胡国并灭掉它。

韩非子拿这个例子说明帝王权术「藏于胸中,潜御众臣」。今天北京九大常委及其后台,拥有无比权柄,自然有大大小小当代韩非子去教导他们种种权术;再有无数当代张仪苏秦为他们纵横捭阖,一阴一阳,翻云覆雨,玩死香港臣民有馀。民主派不察,反而伸脚踏入权术泥潭,岂能不败?

兴于权术,亡于权术

如果民主派不理会这些权术,不理睬什麽北京天使,不猜测皇上意中人,又该怎麽做?其实,就这次特首挑选而言,长毛参选本身,已经做对了。他错的是为参选找错了理由。他完全可以根据最简单的民主原则,完全不需猜测习总意中人。他虽然也多少讲到前者,但由于他也讲了后者,又完全讲错,所以也使自己陷于被动。

今后民主派当然形势不能乐观。中共的东厂西厂,说客与黑社会,群众组织与被统战者,早已构成一个超级大的天罗地网,逐步灭港(人自治)。但又是否只有悲观一面?也不是。中共的法术势,固然厉害;东厂与黑社会,固然恐怖,但是恰恰因为这样,所以中共早晚也会被历史淘汰。

中共表面上是推动现代化的力量,但它自己却充满前现代的政治习惯。这两者是冲突的,而且越来越厉害。它的政治制度日益堕落为世袭制;它的官僚的贪欲比得上二千年来最腐朽的皇朝有馀;它的政治文化越来越回复旧皇朝的宫廷权术、派系斗争、密室政治、你死我活。以这样糜烂的统治集团,在古代尚且难免撑久了就分崩离析,在今日全球化时代,对内要统御13亿越来越城市化和知识化的人民,对外要和强大的美帝及其盟友竞争周旋,而自以为可以千秋万世,岂非笑话!尤其是权术,重惨党越弄权术,长远而言,自己也要埋葬在权术之中的。不要忘记,暴秦非亡于刘邦,乃亡于自家人权术互斗呀。

现代性还是中世纪政治

宫廷权谋,并非前现代独有,当代多的是。但现代化下的代议制和政党政治,已经把宫廷权谋的范围大大缩小。相当多的政治,要在公开竞争与斗争中处置。这并不一定等于民主,但却是有利民主也有利普罗大众参政的元素。面对现代秦始皇政权,民主派只应坚守民主立场及一切公民参政的价值,绝不与任何宫廷权谋相涉,绝不与什麽北京天使做任何台底交易!当然也不必费力去猜测皇上旨意。

叠埋心水,坚守民主吧。

和解?

如此又回到一个问题。长毛宣称要民主派大和解。我不知道这什麽意思。在重惨党继续虏人,继续指使香港恶狗噬咬和平抗命者,继续灭港之际,任何自命民主派却参与北京的密室政治、宫廷权术,放弃最基本民主立场,这些人已经自外于民主行列,而成为招安派了。和解?

 

2017年3月31日

2017年4月1日, 1:21 上午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
专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