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文章于 2017年4月19日 上午 11:27 被检测为删除。

《白鹿原》刚上遭停。

各大自媒体发帖讨伐被和谐。

讨论却不绝于耳,频上热搜。

因为白鹿原停播,由吴奇隆、戚薇演的《繁星四月》提前登陆江苏卫视。

事出突然,就问戚薇开不开心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当然,戚薇这种不淡定的行为完全不能排除是在给新剧打广告的嫌疑。

反正《繁星四月》就这么接档了,这世界变化太快,《繁星》的宣传片都还没面世呢,就这么提档了。

但相悖于《繁星四月》的好命,《白鹿原》全剧组猝不及防防不胜防的就这么扑街了。

《白鹿原》停播,演员表示原因不明。

至于是否可以恢复播出,安徽卫视工作人员表示,也在等通知。

既然是不明原因的停播。

很好,你成功的吸引了我们的注意。

很好,这剧要火。

要是真的是因为政治原因不播的话,本来没什么事。

可你播了一集便叫卫视同步停播,一停播各种声音就来了。

欲盖弥彰懂不懂,看到现在这个局面,扎不扎心,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看过原著的大有人在,不要妄想停播就能堵住悠悠之口。

今天江苏、安徽卫视回应《白鹿原》停播,说是为效果更好择机播出。

嗯?更好的时机?是什么时候呢。

为什么说现在不适合呢?

这就很奇怪了,昨天有媒体联系到该剧的出品人赵安,他对此回应称:“实话我还不太清楚,”在记者追问他是否还未得到消息时,他回应:“我只能给你说到这里了。”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很难不让人起心揣测停播背后的缘由。

1.广电总局接锅

《白鹿原》停播,第一个被骂惨的就是广电总局。对,这些年广电总局真的闲事没少管。

2000年,广电总局开始限定播出国产片的占比。

2002年,全民热捧《流星花园》的时候,广电总局勒令停播。

2004年,广电总局规定黄金时间不得播放“凶杀暴力涉案剧”、禁止网络游戏类节目播出、“红色经典”不许戏说。

2006年,广电总局规定《超级女声》主持人不得有倾向性、要张扬主旋律等。

2007年,规定卫视黄金档只能播放主旋律影视作品。

2007年,广电总局要求“不准在文艺作品中批评国产电影”。

2009年,广电总局要求黄金时段只能播出国庆献礼题材电视剧。此举意味着电视荧屏全面“飘红”。

……

2014年广电总局发限令:不许出现我军色诱敌方、金钱方式获取情报以及红色刺杀类情节。顺便封杀了劣迹艺人。

对外限制越来越多,颜色越来越红。

但广电总局真的不该背这锅。

这部电影的背后,是历时七年的审查。但既然已经通过审核了,一部过了审的剧被叫停,广电总局自身是没有那么大权利的。

既然和广电总局无关,那究竟是戳到了谁的G点以致停播呢?又究竟是谁能同时在两大卫视叫停《白鹿原》呢?是因为首日收视率低迷停播吗?虽说《人民的名义》收视率破4,《白鹿原》首播才0.6,那也不能第一天就同时停播呀,万一口碑逆袭呢?更何况《白鹿原》刚播一集豆瓣就到了8.8。

目前播出的一集节奏很快,把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恩怨纷争交代的清晰明了,口碑相当不错啊。

所以这种可能性,暂无。

2.敏感话题太多

我国政治剧也曾往写实向走过,参考真实历史背景,于是广电说我们美化国民党,变相贬低伟光正。后来我国政治剧去写国民党贪污腐败玩女人,结果他们又说影射当今社会。

雷区太多,一踩一个准。

而《白鹿原》就像在扇我党巴掌,虽然只是重现历史罢了,但实在是有反党反政府的嫌疑。就像白嘉轩的女儿肃反的时候被同志活埋什么的场景确实让人震撼到怀疑政府,但控制意识形态真真是会让统治阶级走上独裁和恐怖的毒瘤。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万万不能说。

这是文革。

这都已经21世纪了,我们却还在重复着先前的道路,只能循规蹈矩的歌颂八荣八耻,拥护我党,注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我们想要知道真相,也没有人能用权利剥夺我们挖掘真相。

美国都敢播《纸牌屋》,中国却不敢放《白鹿原》,扎不扎心。

3. 扎心了你懂的

《白鹿原》的扉页写着来自巴尔扎克的一句话:“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

每个民族都有着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历史,以及历史书背后不为人知的真实故事。

这些故事往往没法儿写进史册,就只能在民间口口相传,传到小说家耳里写成了故事,掺着几分真几分假,就成了秘史。

陈忠实就是想要告诉我们,那个时代那个地方所发生的事情,那些我们知之甚少的真实的故事。

只要写出了自己民族的“秘史”的小说家,都是好的小说家。

可惜这些秘史,往往因为这段史,最终成了秘。

金庸2004年在陕西参加华山论剑时,曾对陈忠实说:您的《白鹿原》我看了两遍,您的胆子很大,为地主阶级翻案,放在50年代,您会被杀头的。

陈忠实回答道:查先生,您看懂了,他们没看懂。

白鹿原到底写了什么而被禁?

你正为《人民的名义》尺度大而放炮呢,《白鹿原》被停就啪啪啪打了脸。

《白鹿原》讲了个什么故事呢:

主人公六娶六丧,神秘的序曲预示着不祥。一个家族两代子孙,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代代争斗不已,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活剧: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大革命、日寇入侵、三年内战,白鹿原翻云覆雨,王旗变幻,家仇国恨交错缠结,冤冤相报代代不已……

嗯……咱要说《白鹿原》,得先讲马克思。

马克思曾经称赞狄更斯等一批19世纪英国小说家“在书中向世界揭示的政治和社会真理,比一切职业政客、政治家和道德家加在一起所揭示的还要多”。

恩格斯也说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提供了一部法国‘社会’,特别是巴黎‘上流社会’的卓越的现实主义历史”。

是的,没错,文学从来就不只是单纯的文学,不是孤立存在的,也是有意识形态的。

“利用小说反党,也是一大相当具有威慑力的发明。”

在陈忠实的笔下,站在了地主阶级的立场上看,是革命毁灭了一切,无论外国帝国主义还是中国革命,统统不是好东西。

这句话我们的统治阶级可能就不爱听了。

中国近代以来的大是大非问题,革命与反革命、光明与黑暗、进步与反动等等,这一段历史,变成了偷情、乱伦、仇杀以及毫无意义的动荡、混乱与整人的历史。

就好比朱老先生,白鹿书院的先生,被乡民们看得是能卜善卦,临死的时候有白鹿的神迹显现。

老先生死的时候不用棺材,不用砖砌墓室,是料定了将来有人会挖墓的,果然红卫兵就去挖老先生的尸骨作为封建腐朽出来批斗。

老先生当时用布头包了一块砖头,红卫兵找不到可批斗的物事,只有在这块砖上打主意,打开了一看,里面有两句话:天作孽尚可活;人作孽不可活。

红卫兵一看一激动,果然是封建余孽啊,躺在坟墓里还不安生。

其中一个就把砖头狠劲儿往地上一摔,没想到成了两半,砖头里面还有一句:“折腾到什么时候算完啊”。

一方面,陈忠实安排人物命运时让老先生早就料想到了文革这场浩劫。

一群智障,我活着的时候就料想到了身后国家形式。

另一方面,陈忠实借朱老先生表了个态。

统治阶级真的很无能。

再好比白孝文、鹿兆鹏、鹿兆海、白灵、鹿兆谦(黑娃)这几个“晚辈”的命运。白孝文是一个堕落分子,是真正的大叛徒,懂得曲意逢迎,甚至出卖自己的兄弟,踩着别人的尸骨往上爬,到最后却成了革命的功臣,当上了光荣的县长,反而叫他“青云直上”。

是不是和现实吻合度很高,和主旋律故事里那些坏人都死很惨好人都功成名就被歌颂好不一样。

白鹿原为什么好?
一,讲故事的方式相当吊人胃口陈忠实当年因《白鹿原》一举成名,似乎生就是为写《白鹿原》而来,之前没有什么有分量的作品,之后也没有什么值得提起的作品,可以说一辈子就写了这么一本书。

很多人第一次接触《白鹿原》是因为被开篇的一句话迷的五迷三道。

“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这句话模仿意味很浓,但依旧相当有吸引力。

因为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的开头写的太好了:

“多年之后,面对枪决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同样的三个时间段,以现在的口吻站在未来讲着过去的回忆。颇有魔幻现实的意味。

在章节的开头就把结果交待给读者,然后一步步的去解释这个结果。这就是《白鹿原》的魔力所在。

丢包袱,先让你被结果震撼,再给你拆分包袱。

就好比再回到开头,作者先写“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然后就把原因和每个老婆一一道来。

又好比,“黑娃是收秋时回到原上的,回来时,还带了个女人。”接下来作者又一一道来,黑娃这么久都去了哪,经历了什么。

这种相当吊胃口的写作方式,陈忠实玩的得心应手。

二,地域特色够有料

只是一集,就有无数人大呼,这不是白鹿原,这是舌尖上的白鹿原。

何况整个剧组都很用心去还原关中的农民,关中的美食,关中的建筑。

为了呈现出地地道道、原汁原味的关中农民形象,剧组抱着这种“慢工出细活儿”的态度,用大量时间体验生活。为了还原关中农民本色,演员不仅要体验农活,还要把自己晒得很黑。

张嘉译除在剧组里担任主演、艺术总监外,还被称为“最称职的演员副导演”。他在开机前带着十几名主要演员去农村体验生活。

男的学锄地、犁地、割麦子、扬场。

女的要学织布、纺线、擀面、烧火。

与村民同吃同住。

除了在内在气质上贴近陕西生活,在外在表现上,也充分展示了陕西民俗风貌,再现明清关中古城镇、关中建筑、历史、宗法文化和居住、饮食、曲艺等民俗,以及栈道水景、扶梯通道、白鹿村、滋水县城、老戏台、宗教祠堂等等。

就说秦海璐,把《白鹿原》作为产后复出的首部电视剧,为了演好仙草这个角色,她两个月减了30斤。

我平时减个三斤都要死要活,三十斤得是什么概念呐。

所以这应当是一部有分量的作品。

三,故事本身有灵魂

这一点该是重中之重。

故事很复杂,前面有提到,就不赘述。

反正就靠这一本《白鹿原》,就让陈忠实名声燥起功成名就,而且再也没写出超越 《白鹿原》 的小说。仅此一部,他的作家生涯就可称圆满了。

我就问这样一部作品,被叫停。

心不心痛扎不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