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刘少奇、薄熙来、郭文贵谈话录

习总日记(2017,5,21)

尊敬的推友们大家好,这里是文贵5月21日报平安直播视频。今天纽约的天气啊,那真是叫好呀。平均华氏60度,不冷不热,春天又回来了。我才从中央公园健身回来,洗了澡喝了几口水就赶紧给推友们直播报平安视频。呵呵,文贵知道推友们已经等不及了。可不能耽误啊,推友的事情就是文贵的事情,推友看文贵的直播视频是文贵天大的事情。这个必须做好,而且要准时不能耽误。

最近还在等北京那边的消息,所以文贵强忍着满腔仇恨,对盗国贼的仇恨,暂时不扯大的,不放核弹。但是不爆料推友们会有意见,推友们喜欢文贵是从爆料开始的。渐渐的喜欢文贵的喜怒哀乐,喜欢文贵的声音,到最后喜欢文贵的一切一切。对此文贵表示由衷的感谢和感动。从今往后,文贵生是推友的人,死是推友的鬼。推友在文贵在,推友就是文贵的生命,文贵的心为推友们跳,血为推友们流。

推友们在给我的来信来电中说,看郭文贵的爆料视频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还有推友说,大家可别信啊。有推友说,看了文贵的视频人也精神了漂亮了,小毛病也自然而然好了。哈哈,这个大家别信啊,文贵的视频哪有这么大本事,乖乖,病都好了,那文贵的视频不成了灵丹妙药了?呵呵,好,咱们今天不爆料,说说文贵昨夜做梦梦到的事情,一个非常非常奇怪的梦。

梦里马建副部长把我带到一个地方,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他说文贵啊,有人要见你。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没人啊。我问,谁要见我?却找不到马建,凭空消失了。我顺着他指的找去,看见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是谁?推友们,你们肯定猜不到,文贵也猜不到。一位头发花白的是刘少奇刘主席,另一位黑发、精神矍铄的是薄熙来,政治局委员。都是大领导。我说你们二位大领导找我?文贵可是一个草根,农民,小学文化程度。

刘少奇笑了笑,说:“文贵,你将来会干一桩大事。”

薄熙来说:“文贵,你将来会举义旗,反朝廷。”

我顿时吓死了。我说:“哎呀,您们借文贵一百个胆子,文贵也不敢啊。”

刘少奇安慰道:“别怕,没人听见,这里就咱们三个。”

薄熙来附和道:“吃了自家人的亏,要求依照宪法、要求依法治国,就咱们三个。”

我纳闷了:“文贵现在跟着马建副部长干得好好的。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可毕竟也是国安部的人。什么吃自家人的亏?文贵可是依靠自家人才发起来的。没有马建副部长国安部出面搞定一切,文贵哪有经商的本事赚这么多钱?”

刘少奇摆摆手,说:“我们三个都一样,得势之时依仗权势无法无天,失势之后大声疾呼依法治国。因为我们发现,若依法治国,我们便不会被体制无情抛弃。”

薄熙来说:“这是我们三个的共同缺点。但缺点归缺点,一码归一码。当我们挺身而出以正义形象出现在民众面前时,民众定会不计前嫌热烈拥护我们。”

我问:“民众为何那么傻呢?”

刘少奇解释道:“因为民众太缺挺身而出的带路人了,尤其是位高权重者。不是他们不计较,他们心里还是计较的。若有得选,他们必不选我们。因为我们就是酷吏,就是刽子手,就是黑社会头子,就是镇压民众的执行者。现在摇身一变成为站在民众一边面对过去自己的阵营。”

薄熙来补充道:“民众有其根本性的自卑,出身卑微的自卑。他们一方面怯于挺身而出、缺乏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另一方面他们相互鄙视,看不起与自己一样出身卑微之人。”

我说:“我也是草根,我还是农民,小学文化程度。他们怎么会愿意听我的号令,愿意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刘少奇笑了:“你也穿女装?文贵,你以黑经商,以腐赚钱,以警经商,以贪赚钱,成为亿万富翁之后,就不是草根了,就不是农民了。草根出身也可以成功染色,虽然不能深红,但至少可以粉红。你与我们同属一个社会阶层,权贵集团。”

薄熙来补充道:“都知道你小学文化,所以说错话用错词没人会与你计较。我们权贵阵营里面,不仅有刘主席、我薄熙来这样红色革命家庭出身的人,也有像胡锦涛温家宝朱镕基平民出身的人。所以文贵不要自卑。你可以的。”

我腼腆地:“可文贵怎么说也不能反党啊。文贵的一切都是党给的。文贵可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刘少奇有点不高兴了。他说:“那我还是同毛主席一起打天下的。薄熙来是红二代,我们都敢反,你郭文贵屁民草民一个,有啥不敢反的?狗奴才。”

薄熙来赶紧打圆场:“文贵看你,胡乱说话,惹得刘主席不高兴了。有刘少奇主席和我支持,你有啥不敢反的?你还担心什么?”

我一时无言以对,竟随口编了一句搪塞:“我怕被马建副部长发现,把我举报边控关监狱,然后抄家拿走我辛辛苦苦赚的钱。”

薄熙来据实相告:“马建是我们的人。不过他只能送你一程。最后你会单枪匹马,要学唐吉珂德大战风车的精神。”

我慌了,没见过这么大阵仗,要我文贵单枪匹马挑战中共政权。我哭着说:“文贵胆小,恳请你们两位老领导替文贵埋伏十万雄兵。”

刘少奇想了想,说:“这样吧,口号是,推倒高墙。用你的特务身份带领民众推倒高墙,简称推特。组建推特党。到时候埋伏在海外的十万雄兵会支持你。”

薄熙来看我眼神发光,知道我信心陡增大为高兴。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接头暗号都替你准备好了,问,‘今天你健身了吗?’答,‘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要牢记,不可错一个字。”

我的反叛之心被激活了。我大胆问道:“你为何不敢反,结果被害死。如今却要我反?”

刘少奇一个巴掌拍过来,训斥道: “我的死是为了证明给你看,只有反,才能活。”

薄熙来没有扇巴掌,他深知扇巴掌的惨痛代价。他说:“我后悔了。当初应该潜逃美国,竖起大旗造反。”

我一边捂滚烫的脸一边问:“大旗上书写‘反共’二字?”

刘少奇看了看薄熙来,薄熙来看了看刘少奇,默默摇头。

“依法治国?”

他俩相互看了看后,谨慎地点了点头。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敬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Windows版Mac版安卓手机版

2017年5月21日 下午 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