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爷别院|反智的浆糊:神油和神功

【编者注】因“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作者微信原文已被和谐。

阿米尔汗大热的电影的《摔跤吧爸爸》彻底改变了我对印度电影动不动就载歌载舞、各种开挂的印象,无论是内涵、外延还是商业表现的手法,都秒杀了某些在所谓的文艺春天中圈钱卖傻的中国电影。事实说明,印度不仅有催鸡奋起的神油,也有催人奋进的神话。

但这样的励志故事显然在中国人的逻辑世界中并不吃香。因为我们有不遑多让的神功。无需专业训练,但一定要有世外高人;不用规则竞技,但必须得是快意恩仇;可无正常人性,但不能缺少爱国情怀。除了打着文化的招牌孔子学院,恐怕就是飞来飞去、玄之又玄,背离一切物理定律的神功最能让我们扬眉吐气了。虽然至今连个拿得上台面的国际统一赛事都没有。但不要紧,别人牛逼的标准都不如我的。你有金腰带,我有铁布衫;你有竞技场,我有光明顶;你有实战规则,我有门派传承;你有光明正大……那对不起,我有秘而不宣。

武术这种神话能够成为一个民族百年的鸡血,得益于中国人最神奇的本事之一,就是虚构一个敌人,不,是一堆敌人,然后击垮他们证明自己。

比如那个在“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的鸡血音乐中出场过无数次的俄国大力士。莫名其妙的从四面八方而来,然后被黄飞鸿、霍元甲、蔡李佛、叶问……甚至中国近代特种兵干一顿。这个倒霉的俄国佬在横跨百年的各种场景中无一例外的先赢后输,一次又一次的成就了中国人咸鱼翻身的自信。

这种神奇的例子还有那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挂在中国人头上的“东亚病夫”的牌匾。你不知道它的出处到底在哪里,但你一定知道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让陈真这样并不存在的英雄一个漂亮的飞腿踢得粉身碎骨,然后用湖南口音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这种虚构故事的登峰造极之作,无疑是“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这个谣言。你真的很难揣摩,一个民族会用什么样的心态,构建一个侮辱自己的谣言,来获得源源不断的仇恨的动力。他恨的不是自己文明的破败,科学的落后,制度的野蛮,见识的短浅,他恨的只是那些用虚假的历史源源不断制造出来的假想敌。

而真正的敌人,恰恰是那个一直拖着辫子不知道现代文明为何物的自己。

细究起来有些中国人的思维线条跟精神分裂患者是差不多的。比如一方面也有“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种认知,但是另一方面又认为中国“舞术”博大精深,不能跟国外拳击、综合格斗之类的相提并论,你有力量,我有内功;比如我们也有对“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专业训练的推崇,但又天真的认为“高手在民间”,在终南山的某个角落里面躲着不为人知的绝世神话,没有横扫天下只是因为不出山而已;再比如我们教育孩子“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自磨砺出”,但又相信存在某天突然打通“任督二脉”,突然拥有绝世舞功的可能……

这种自相矛盾,乱搅浆糊的本事,在古代,叫做中庸,在现代,美其名曰辩证法。

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懂得用法律这样明确的毫不含糊的规则来规范个人和集体的行为。不仅如此,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有对应的共识和准则。你说你的科学研究很牛逼,行,拿出实验过程和结果;你说你的制度天下最自信,行,看看妻儿投向何方;你说你的武功独步江湖,行,上拳台按规则在电视转播中一决高下……

规则有利于自己,就承认规则,规则不利于自己,就说规则有问题,你要按我的规则来……

武术没有挤进奥运会项目,甚至连表演项目都进不去,曾经让很多中国人难以释怀。连它瞧不上的徒子徒孙跆拳道空手道柔道等都挤进了国际比赛的大舞台,凭啥不承认我们的国粹啊,你们这些使绊子的孙子啊。

一场二十秒的视频猛然让人惊醒。这就是你们家的舞术。无论它吹嘘自己怎么以柔克刚百步穿杨,都在一顿老拳之下被扒下了底裤。它本来就应该跟广场舞的大妈们忝列在一起,跟户外运动,健身体操,体育拉拉队们讨论强身健体的路子,却偏要自取其辱,恬不知耻的挂着武学的招牌。它除了充斥着几百年来不断添砖加瓦、添油加醋的谎言和神话,除了在电影中靠特技和威亚来证明自己的神奇外,没有一丝一毫拿得出手的干货。

你被人瞧不起,不是因为你高深得不为人知,而是你本身就是个谎言。你可以骗很多的傻子,但这个世界不全是傻子啊。

其实这样的骗局,不需要作太多深入的了解,仅仅需要一个正常心智的人依靠常识的推理就能破题。如果你还记得几万号称刀枪不入义和团65天打不下只有400个士兵看守的东交民巷;记得五十年代那场轰动澳门的武术大师对决变成村妇一般的王八拳拉扯;记得八十年代横扫赤县的气功大师们狼狈收场……

欺世盗名的玩意能够反复碾压一个民族的智商,不是骗子太多,而是傻子不够用。

跟舞术类似的还有我们的中医,这种也号称国粹的东西。它所用的语言以现代科学的眼光来看,跟跳大神也差不多。什么叫阴虚阳亢、心肾不交、寒热错杂、劳倦伤脾、偶感风寒……云里雾里,没有一个正常的准确的表述。你永远不知道病在哪里,成因为何。如果你愿意类比,跟舞术的名词绝对是相得益彰。至于用药就更是神奇,你比如为什么童子尿、虎骨、穿山甲;鳞片、犀牛角、草灰这些玩意可以入药?它的药理是什么?它针对什么病?发挥作用的是那一部分?

有时候你真得为那些因为中医而惨遭屠戮的珍稀动物感到不值。死了能救命也成,问题是都成了跳大神的道具。

如果你拿一两个古代名医的例子来证明中医的管用,那就像你用在大街上捡钱来证明一定会致富一样。因为他救的人命,恐怕远远不及他害死的。

中医这样的思维恰恰暗合的是我们不求甚解,无知无畏的文化传统。缺乏最基础的社会科学认知,用马大哈的哲学论理和口耳相传的经验来统领实践。

然后把这种本质上反智的浆糊叫做传统文化。

其实一个民族的奋发和崛起,既不需要神油,也不需要神功。只需要对常识的认知和坚守。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抱残守缺,煞笔到底。

日本人把被美国炮舰敲开国门被迫签订了一系列所谓的“不平等条约”的事件称之为“黑船来航”,对应于中国的“鸦片战争”。不同的是,日本人对于“黑船来航”甚为感激,认为这是唤醒日本步入现代文明的肇始。而中国人则把“鸦片战争”当做挥之不去的屈辱记忆,为了抹去这样的记忆,不惜把林则徐这样的庸才抬上民族英雄的神坛,把义和团这样的邪教团伙当做反抗入侵的象征,把霍元甲和俄国大力士这样的子虚乌有的神话当做强国意淫的根据。

1856年,原本对天平天国抱有极大希望的英国外交家密迪乐(Thomas Taylor Meadows),在见证了太平天国的倒行逆施、目睹“凌迟”酷刑后,失望至极,写成《中国人及其叛乱》一书,他说:“中国现在最需要的并不是现代科技,而是基础文明。”

对比21世纪的中国,这句160多年前的话依然能刺痛我们。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2017/5/18

2017年5月18日, 8:4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