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乐队”、“”、“视觉系”你能把这几个毫无关系的名词联系到一起吗?

你将看到一段吊炸天的视频,请不要怀疑,这段让人惊掉下巴的视频是真实存在的,而它就发生在中国!

2002年,在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之际,日本乐队GLAY不仅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了名为“GLAY ONE LOVE IN BEIJING”的纪念演唱会,更是受到了时任国家领导人江泽民的接见。

在音乐会的名誉团长日本前首相细川护熙逐一将乐队成员介绍给江主席之后,他问到:“主席阁下接见金发的日本人还是第一次吧?”江主席回答道:“这样的造型也不错么。”

会面结束,江主席还对这群小伙子们说“预祝演唱会圆满成功,欢迎大家来中国”。GLAY也表达了在演唱会上加倍努力的决心,并向江主席赠送了礼物吉他。

其实,江泽民主席能歌善舞在音乐界早已经不是什么怪事了。从二胡、笛子等传统乐器到钢琴、小提琴这样的西洋玩意儿,从戏曲《捉放曹》《四郎探母》到意大利名曲《我的太阳》,江主席无一不能,堪称学贯中西。

摇滚乐队协助两国外交,和领导人会面,这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事情!可我要告诉你,江泽民主席接见这四位摇滚乐队成员,绝不是一个偶然!

1988年,高中生TAKURO和TERU合计着组建了一个演唱组合,取名GLAY。想不到这一组建,竟然取得了不俗的反响,他们开始在北海道老家演出,渐渐地有了一点点名气。

再后来他们离开了北海道去到东京打拼。“东漂”的日子很不容易,几年过去了,乐队还是老样子不温不火,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直到某一天的演唱会上,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场演唱会上,一个神秘的观众混入了观众席,他就是日本传奇乐队X-Japan的传奇成员YOSHIKI。

当热情的歌迷认出这位神一样的音乐大师时候,现场顿时炸开了锅,被认出的YOSHIKI诚恳地问身边的小伙子们,问他们是否愿意加入他名下的唱片公司。

这时既紧张又兴奋的TAKURO半开玩笑地说,他们拒绝加入,除非YOSHIKI愿意为他们伴奏。YOSHIKI也确实是一个大度又惜才的人,他并无推辞,登台给GLAY伴奏了一曲。

X-Japan传奇成员YOSHIKI

从此,GLAY踏上事业的坦途,这段经历也被传为日本乐坛的一段佳话。

所以到2002年来华时,GLAY在日本已经有了相当的名气,他们被称作”国民乐队”,与LUNA SEA、B’z并称为日本摇滚三大家。

GLAY乐队

LUNA SEA乐队

B’z乐队

日本有着大批的、优秀的摇滚乐队,仅凭他们商业影响力就能撼动日本稳如泰山的流行乐坛,Glay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1999年,这群小伙子创下了单场演唱会到场人数20万的世界记录;

出道仅仅第8年,专辑、录像带总销量创下4800万张的纪录;

2001年实现了首次通宵演唱会,嗨翻了全日本;

除了日本的巨大影响力,他们在中国影响依旧不可小觑,比如说:

2002年北京演唱会上,到场观众人数超过3万5千人;

他们开创了工体演出结束后10分钟无人离场的壮举;

首张精选集《绝对震撼》的在内地上市首日,仅仅半小时就在2家唱片店卖出790张;

这是一组在亚洲无人能企及的数字,这些数字只属于一支名为“GLAY”的日本摇滚乐队。

像GLAY这样音乐过硬却又风靡全国的摇滚乐队在日本还有许多。我不禁会想,为什么中国的摇滚乐在经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的繁华之后,却迎来了早衰的命运,而如今只能生存在地下?

我承认在摇滚乐队成长的初期,在地下的状态无疑是对乐队是有利的,不管是对技艺的磨练还是对意志的考验。可是当一个摇滚乐队成长到一定阶段,它就不得不去接受商业化,借由商业化继续成长。

摇滚乐只有更多的受众才能站到音乐界乃至文化界的顶端,变成一个文化上的名片,影响时代,影响世界。美国安排鲍勃·迪伦去苏联巡演是这样,米克·贾格尔古巴演唱会也是这样。

在那场演唱会上,老米克·贾格尔异常激动,他意味深长的问下面的观众:

“最终时代会变,你们觉得呢?”

相关阅读:《天天向上》主持人及嘉宾造型怪异、缺乏审美引领的宣传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