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中国 |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秦伟平(问):我们两个有一个共同的朋友,那就是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尊者达赖喇嘛,我有缘跟他见过四次面,去年我有幸对尊者进行了一个四十五分钟的视频专访。那么在您的自媒体里面,您说跟尊者达赖喇嘛也见过几次面,我想请教一下,您对尊者达赖喇嘛有怎么样的一个印象;您认为在有生之年尊者能够返回西藏吗?谢谢您!

(答):谢谢伟平先生,你这个问题非常好!实际上我和你没有资格也不应该对尊者有任何的评价,我们必须要绝对的尊敬。既然你问到这个问题了,我觉得他和我现在的情况还有很多推友们关注的问题是有关系的,那么我就说几句。

我是受副部长马建先生所托,他代表国家,这不是个人行为,代表最高领导人。由于我和美国和欧洲其他的各方面的关系,因为他们都是多年来支持尊者的人,通过他们,我们就约见,见面。当时就是见面,见面以后第一印象,尊者和我想象的是完全一样的。尊者人特别的平和,而且没有咱们宗教界那些所谓的装神弄鬼,非常朴实;而且尊者他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因为当时他讲的最多的就是宗教与科学,佛教与科学,佛教与自然,宗教与自然,他讲得很清楚。就是当下我们现实生活中的物理境界,比如说我们人,人就是一副皮囊,面对着吃喝拉撒睡,生死病老,那么和我们的来世,也就是说精神世界,我们未知的境界,事实上宗教就是给了你对未知境界的一个标准。我们现代生活当中就是一个物理世界,即有为的世界,有为的世界和未知是不矛盾的。宗教是解决了有为世界的问题,同时给了你现实世界很多不知道的问题的一个标准,一个答复。如果更深理解,他是用自然的方式来解释你很多未知的问题。尊者非常热心地讲解这些问题,是很了不起的。他已经把宗教—佛教和现代社会彻底结合。

我见面的时候我说你千万不要给我摸顶,不要给我哈达,你先回答我有没有超自然能力。如果你有超自然能力,我起来我就走了。因为你要有超自然力,几十年了,那你直接你就飞回西藏不就可以了吗?或者有影响你回西藏的因素,你发发力不就把他给灭了吗?你肯定没这个能力,包括那些自焚的人,你可以让他不自焚啊。他能听你的吗?他为你自焚,他不一定因为你不自焚。尊者说这个观点很好。所以我说有人说你是自焚的操作者,我是不相信的,因为你没这个能力,同时你也没这个超自然能力。那就是说佛教是没有超自然能力的。你还需要照常吃饭,你敢一星期不吃,一个月不吃,你肯定饿死。而且你刀枪不入吗?我现在就扎你两下子。他肯定不是,尊者就笑。尊者是很幽默的,算是一见如故吧。尊者对我非常欣赏,他马上就让旁边的人离开了,我们就进行了一个我认为很荣幸的真实对话。

所以我认为尊者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佛教领袖,一个达赖喇嘛,也不是要简单的诉求解决西藏的问题。国内的某些极端宗教人士例如朱维群竟然骂尊者是披着羊皮的狼,对于极端人士对他的攻击,我很惊讶尊者很平和,这就是佛教力量。他真正解除了傲慢,而且不跟任何人结怨,这是很了不起的。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他真有爱心,他当然爱西藏,爱全世界人民。已经不是简单地土地,领域,尊称为尊者的一个佛教领袖,他已经跨越这个境界了。我看到什么呢?尊者和大陆之间巨大的理解的差距,据说他的哥哥是在香港居住的,现在联系比较少了。那么包括他本人听到的看到的绝大多数信息还是来自国内的普通老百姓,或者来自西藏对他朝拜的人,这些信息不一定很准确的。反过来更夸张的事情,我在见尊者之前,因为我的知识有限,我补习了一下关于西藏的各种历史,包括去西藏住了十几天,我好好的进行了学习。跟尊者见面以后,我发现所有官员给我传达的信息,那不仅仅是错误的,那是极端错误的。而这些信息就影响了中央领导和中国政府一些列的决策。见到尊者本人以后,更加让我惊讶的事情是,他所了解的国内信息绝大多数都是假的,是错误的。所以这中国政府和尊者两方面极端的错误和极端的假信息,让我很惊讶。

后来我跟尊者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交流,,给我留下了最深刻印象的有三点。第一;中国政府和尊者之间不是有一个空间,也不是有一个距离,是有着无法用简单的政治或者哪种形式能解决的一个壕沟,就是理解上的错误。当时涉及到最核心的三个问题,一是大藏区的问题,中国政府如果接受大藏区,那么事情大了去了,中国政府跟尊者理解的大藏区是不一样的。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关于尊者转世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理解程度以及西藏专家所说的跟尊者所说的是不一样的。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尊者回国的问题,尊者的说法和要求及国内的说法和要求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我通过政府官员跟我说的话及尊者说的话,两者之间太难愈合了。我个人觉得尊者是完全有希望回去的,我认为最重要的历史契机有三个大方面。第一:习主席他本人对宗教的理解的和所有人对宗教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他本人内心是很想解决这个问题的,他本人对佛教的理解受家庭的影响也是不一样的。第二,中国现在经济发达了,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了,但是我们今天在假食品,假医疗,环境污染,人心污染,官场腐败,社会道德沦丧,所有这些问题需要宗教。这就是习主席在联合国世界组织大会上讲,宗教将在下一步中国改革开放和中国走向和文化复兴起到关键作用,这是很重要的。这是中国现在各个方面,精神建设所需要的。第三,尊者在世界上有上亿的信徒,信众,他对中国走向世界,国家是否有胸怀和世界真正的接轨,真正的尊重我们国家,让世界怎么理解中国,怎么看中国,我认为是到了像习主席这样一个政治家应该做出一个正确的伟大的决定的时候,而且对中国的国家民族利益和未来是非常关键的。以上的三个原因,我认为这是历史上最好的时候,最佳的时候,也是我认为应该是一切走到极端以后应该回到正确的轨道上。同时我认为我跟尊者见面,我已经传达了关于尊者各方面最准确的信息,所以我认为尊者是完全有希望回到中国的,不但回去,而且不会有政治上的麻烦,为中国带来祥和带来对人心上的污染的净化,同时让中国在世界上获得更多的尊重,这是我的看法,谢谢伟平。

(备注:文字记录根据2017年5月4日秦伟平专访郭文贵直播视频整理)

敬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Windows版Mac版安卓手机版

2017年5月7日, 10:32 下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