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烟空 | 乱拳打死老师傅

人对武侠的迷恋多半源自对现实的无能为力

记得很多年前,四川江油有个海灯法师,最拿手的是在窦团山上表演二指禅,四川农村报有个记者叫敬永祥,写了一篇质疑海灯法师功夫的内参,结果招来旷日持久的官司。我由此知道武林功夫是不容质疑的。

但我依然喜欢看武侠小说,明知道那是假的,但满足一下内心仗剑走天涯的豪迈精神,还是好的。小来大一点后,她喜欢上了武侠剧,每到暑假,芒果台都重播各种武侠剧,小来一边跟我说话,一边故意不看电视机,口若悬河地给我背诵里面的台词,让我大为惊讶,她何以熟悉至此?那段时间,小来总是挥舞牛魔拳对我发起进攻。

半夜去访了一下郭老师安危,顺便回来审阅了一下朋友圈,恰好看到老榕说起他和金庸见面的对话:“我当面问过金庸:1,您会您书中写的任何一种武功吗?答:不会。2,您书中的武功有任何一种真的存在过吗?比如打狗棒法、降龙十八掌?答:都是我想出来的,不会那么巧真的有吧?…看到我失望,他继续补刀:其实我截止现在(1999年),根本没有去过华山,也没有去过云南。”

后来我问老榕还有没有更多对话,老榕说,“他说他写书的时候,珍珑局也是想出来的。到了2000年才有人真的下出来。后来电视剧天龙八部(胡军)就用的这个。他一直到2003年才第一次去华山,所以整个华山论剑都是愣编的。”

金庸是小说家,而我不过是文青对武侠的憧憬,对民间正义尚存小小的期待。一直以来我都有这个自觉。

然后说说太极。我有个朋友小曾,是青城山一个老道长的徒弟,道长是个女的,个子小小的,裹一身素袍,其貌不扬,看不出仙风道骨。小曾说他师父七十岁上下功夫了得,七八个小毛贼近不了身。我没有亲见老道长制服别人的壮举,所以不敢轻信。

后来小曾要教我太极,我练了一周,起势动作有舞蹈份儿,没有武林份儿,小曾觉得我不可教也。其后不久,我跟他一起去新津老君山,从旁观看他如何教习老君山一众小道士习练太极拳。第一次见太极身形矫健,虎虎生风,迅雷不及掩耳,还是有点震惊。原来太极真不只是草坪上老头儿老妞儿锻练身体的花把势。

又过了些日子,我的多年同学好朋友被武侯区一个刑警酒后打飞一米多远,正好被我和小曾远远看见。我说小曾你还不快上。小曾快步走到刑警面前,咣唧一拳刑警就倒地了,一旁的刑警马仔跳起脚脚惊呼:你完了,你完了,你敢打警察。小曾瞪了他一眼:老子打的就是欺负女人的警察。小马仔顿时不吭声了。说实话,我没觉得小曾靠的是太极功夫取胜,显然那厮毫无反应就倒地不起了。

 

无论如何,功夫总是有用的。基于各种防身防御,我决定正经学点功夫。在北京要找一个免费学功夫的师父几乎没可能,我一咬牙一跺脚报了跆拳道,十年前一节课一小时也得一百五十块,教练教的很认真,我学得也蛮辛苦,后来差不多练到我一米六的个头抬腿能劈一米七五高教练的脸,有时候教练拿垫子捂着自己的腰说,来,劈!然后教练就哎哟哟地说还是很疼额。隔壁有个教泰拳的年轻教练,人长得帅,老喜欢跟我调侃,八年前的6月20号,泰拳教练说,你用跆拳道对我的泰拳,比比谁厉害。想起教练说自己还是很疼的,我便有些膨胀,赤脚一个后旋,飞起一腿出去,结果地板太滑,全身跃起脑壳一片茫然,吧唧掉地上摔断两根跖骨,拄了五个月拐杖。后来我妈说,你也不看看自己啥年纪的人了,还跟年轻人费,练个花架子就得了。

以后很多年我花架子也不练了,直到小区里有个阿姨太极扇扇得滴溜溜的,太极剑耍得龙飞凤舞的,我不耻下问天天跟阿姨练太极,一个月下来,膝盖就不行了,扶着楼梯上下起码又瘸了两个月。

无论武功还是耍功,我都没有慧根,但骨子里还是觉得应该练点什么,后来江湖上盛传我会隔空打牛功,几米外手指都不抬就能让人瘫软倒地还法医鉴定轻微伤,我负责任地说,倒下的那个术语叫假摔,我其实花架子都没有使,但人们选择性不相信。

绕来绕去,我对武功并没多少见识,但心里面对侠义精神怀有善意。去年夏天在宋庄帮朋友找小狗狗,疑似偷狗者凶巴巴地对着我们几个女人嚷嚷,还一副要打架的样子,我拿出最拿手的和稀泥姿态,人家根本不买账,劝都劝不住,大概是跟女人不好动手的原因,那男的直扑我身边的吴道长,吴道长站在那儿镇定自若纹丝不动,只抬起一只胳膊,仿佛是挡住男的进攻,然后瞬间,那男的态度和缓下来,嗓门柔顺多了,我以为吴道长会巫蛊之术,后来吴道长说,他只抬起胳膊挡住那男人,怕是那男人觉出了胳膊的力度。那天吴道长刚从少林寺附近一个小村来到北京,我问他一个道士去和尚的地盘干什么,吴道长说,替村民收拾村霸。我好敬仰地看了他几眼,然后言不由衷地说:你教我弹古琴吧。

最近武林刮起一股龙卷风,无名小子挑战各大宗派掌门,不知道是否掀起腥风血雨。我去年或者前年看了一部电影,廖凡宋佳佳演的《师父》,里面有个耿良辰,这个暴脾气的车夫,一身痞气的小混混,拜师的本意是觊觎师娘美色,但练功踢馆使得他阴差阳错成了天津街头的传奇。门派从来不是单靠传承的,世界总有新意,愣头青成了宗主的事也是一大把的,所以我对挑衅掌门的事总的来说持积极态度。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打嘛打嘛。江山代有才人出,踢馆也是好事情,没有谁不可以挑战,输了不过证实竖子狂妄,赢了更加证实宗派只是个虚肿门派。

刚才网友说,江湖上有一个门派,第一代掌门人杀人于无形,搞死了好几千万人。第二代掌门人专修水上漂,天堂有路他不走,非要摸着石头过河,兼修乾坤大挪移。第三代就更厉害了,年纪轻轻的,就能扛着200斤小麦走十里山路不换肩。这个门派最近也有人踢馆。嗯嗯,搬个小马扎看表演,乱拳打死老师傅,万一呢。

2017年5月2日, 8:19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