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SD中国留学生:关于有达赖的毕业典礼 我们能做的一件小事

作者:Dante Liu

这篇文章,写给我所有社交媒体上的UCSD同学们。

首先,我想声明一下,我不是一个所谓公知,亦非五毛或着粉红之流。我只是一个对于祖国心怀感激与热爱的留学生。

大约三个月前,UCSD官方宣布了2017年毕业典礼的受邀演讲人为宗教领袖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此消息一出,立马在华人留学圈内引起轩然大波。一时间,UCSD的华人留圈内一片喧哗。面对华人留学生与学者们的抗议,印度裔校长Pradeep Khosla选择了置之不理。我记得那一个月的朋友圈内充斥着同学们的不满与愤怒,还有来自官方华人学生会

CSSA的申明。当时的我并未发声,因为我相信我的不满与失望早已被大家所代表。而这件事最后也许会有一个更令人接受的结局。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毕业典礼越来越近,而不满的声音也逐渐变弱。从加州大学校方的行动来看,此事已成为一件板上钉钉的日程。再多的言语也不会让计划有所改变。中方大使馆对此事表达了强烈的抗议,但也无法做出更多的行动。不安中,我仿佛可以预见下一次此事再进入众人眼中之时,便是毕业典礼结束之后国内媒体对于此事的种种谴责之声。联想近日发生在马里兰大学的闹剧与其所造成的社会影响,我为我处在毕业班中的好友们感到万分焦虑。当然,两事状况并不相同,不能完全平行而语。但我认为大学毕业典礼作为人生中的一件重大事件,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的毕业典礼沦为时代纷争的一种牺牲。广大学子的家长也一定不希望在不远万里来到美国参与自己儿女一生中最光荣的时刻之一之时,不得不面对一场对国家尊严的挑衅。而此时如果再不疑虑此事,一个月后我们可能要面对的就是一个无法改变与挽回的事实。

因此,我想到了在此时此刻发声的必要性。

识我者便知,我向来不是一位学生运动积极分子。我的家庭教育一直告诫着我学生的根本是务学,务实。只有务学务实方能为明日社会带来改变。学生运动在大多数时候以及某种意义上与此目标有背驰之势。可在国家尊严面前,我又如何能做一个麻木之人?出国在外,华人留学生的一举一动都象征着国之将来。而沉默,其实是一种不负责,一种对自我身份的伤害。对祖国的分裂份子的麻木对我来说是不能接受的,相信于各位也是如此。

在此,我有一个恳求。当下而言,大规模的抗议是不成熟,不现实与不理智的。但这并不代表在面对强权的不公时我们只能束手无策;这并不代表在人少势寡之时我们只能接受对国家的不尊之举。正因如此,我想恳请广大2017届华人毕业生及家长们,还有所有UCSD的华人学子们去参加这场有达赖喇嘛的毕业典礼。毕业典礼是一个对所有学子四年学历的肯定,这场Commencement也是对毕业生们明日之Commence (开始)的一种祝福。我们不能因为一个分裂份子就放弃了我们应有的荣誉。但我同时恳求每一位毕业典礼的华人参与者,在达赖致词时起立,带着我们的民族自豪与尊严走出会场,用一个简单的行动告知旁观者我们的立场与我们的态度。

三天前,在美国Notre Dame大学毕业典礼,一群毕业生用起身离场表达了他们对校方邀请川普政府副总统Pence为致辞人的不满。他们用行动告知了世界他们的态度。而我们,每一个像我一样对达赖喇嘛的到来感到愤怒的同胞也可以如此。为了我所挚爱的民族与土地我拒绝麻木接受与客观回避,为了我所怀念的故乡与故人我不愿意无所作为。

以上,便是我对加州大学校方邀请达赖为毕业典礼致词人的一个态度。希望所有想法和我一样的同学们能接受我的恳请,和我一起,对国家的分裂者,对我们不认同的价值观大方地用行动说不。

因为我幸为华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