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民议】半生宁做赵家囚 锦州七载料白头

6月26日,刘晓波确诊肝癌晚期在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保外就医的消息在网上传播,引发热转与热议。由于墙内有关消息的限制,多数网友评论在推特等墙外平台展开,对他健康的关注、忧虑以及对中共当局的谴责是主要的网友评论内容。

端传媒 | 诺贝尔委员会发布声明,谴责中国政府对刘晓波病情负“重大责任”

端传媒 | 刘晓波确诊肝癌晚期 刘霞视频中哭泣:不能手术不能化疗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leematthewleexm:闻博士病,泣作:半生宁做赵家囚,锦州七载料白头。江南若有黄梅雨,为哭先生不自由。

@freedomandlaw:最终是这样,意外,也不意外,诸多人的遭遇早已清楚地告诉人们会怎样,他的境况再次让人们面对这样的事实。或悲痛,或惋惜,或愤慨,或是自我驯化,这是无权者和权力上演的人生戏剧,社会戏剧,这还是活生生的历史,带着温度,正在上演,终会冷去,封存于时间和人们的记忆,这就是我们所处身的时代。

@SlowZhu:一生被视作国家敌人,半生牢狱,妻遭监禁,被同伴诋毁,因患终出囹圄。这样的一生,并不能用值与不值的平常标尺来衡量。那一把空椅子,留给世人偶然一瞥自己的精神灵魂吧。

@idzhang3:好好的人进去,八年后就是肝癌末期,然后给你八个肿瘤专家给你看病 -- 这就好比挖了你的眼睛,给你配一幅最好的眼镜。

@cskun1989:把一个文弱的书生关押至濒临死亡,在世界文明史上极为罕见,何况这个人还是享誉世界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曼德拉在所谓种族隔绝的南非走出监狱时,精力充沛甚至当上了总统,昂山素姬在军政权的威逼之下,同样带领政党赢得大选,而这个神奇的国度,对待自己的骨肉同胞却是如此残酷如此冷血,岂不悲呼?

@remonwangxt:畫了兩張草稿。

@leebubaix1:刘晓波狱中致刘霞:你一无所有,只能/和家里的灰尘一起等我/它们一层层/积满了所有角落/你不愿拉开窗帘/让阳光惊扰它们的安宁;把我也作为/你活下去的悲惨理由;你从一个得不到新衣裳的女孩/长成了往返于探监路上的妻子……进入坟墓前/别忘了用骨灰给我写信/别忘了留下阴间的地址。

@wangdan1989:前幾年,方勵之老師走了;然後,良師益友陳子明和陳一諮走了;現在,患難之交,親如大哥的曉波,。坐在巴黎街頭的長椅上。陽光明媚,淚流不止。

@lixuewen7575: #我们和晓波在一起 左起野渡、黎学文、莫之许

@sdufo:肝癌晚期的疼痛常人难以忍受,此外还会全身水肿、营养不良、腹腔积液、重要脏器衰竭、肾功能衰竭、代谢异常与内出血……佛陀前生,慈悯众生,不惜舍身饲虎,肉身灭寂,而他的功德已然圆满。这暗夜里,似一朵圣洁的莲花,照耀着沉默的、自惭形秽的、丢了魂的、你和我。 ​

@风中岩: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夜深人静,听着白色巨塔的原声,闻听某人肝癌晚期,感慨生命之脆弱,世事之无常。司马迁说的好,人固有一死,或怎样,或怎样,关键在于用之所趋异也。陆游所言的死去元知万事空,是不对的,是错误的,是历史虚无主义,有的人死了,但他永远活着,有的人,活着和死去,没有区别。

@DongFang_USA:胡佳对美国之音表示,对刘晓波长期监禁,在精神、肉体上残酷迫害,无异于政治谋杀。胡佳说:“对外声称刘晓波在里面身体状况很好,经常给他做定期体检,对外释放生活状况正常的信息,到现在突然是肝癌末期,我只能说这是一种谋杀。一个冷血的铁血的政权,只有在这个时候用保外的形式逃避责任”。

@luxun123:,真汉子,可他为之奋斗的中国人有几个知道他?

@mozhixu:欲哭无泪,怒极无言!

@wuzuolai:1989年,他的政治思考也达到一个高度,中国仍然在1989年徘徊。所以,晓波也是89广场遇难者。

@badiucao:#巴丢草 漫画 【党癌】#刘晓波 在狱中罹患肝癌,不甚唏嘘。人权真空之国,监狱尤甚,酷刑虐待折磨灌药,吃人不吐骨头。 #badiucao cartoon on #LiuXiaobo ‘s cancer diagnose in China’s prison.

‏ @badiucao:肝癌传统意义上分四期,但在党国监狱会加一期,一共五期。这第五期不给定期检查,不给通报家属,不给及时治疗,叫做党癌。

@badiucao:画中的空凳子是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上特意为狱中无法领奖的刘晓波空出。希望刘晓波能够得到妥善的治疗,和妻子刘霞等家人的陪伴。当局如果继续下作迫害,这个政会轰塌得更快。

@KwokMiles:在这特别的日子里……虽然我不认识刘晓波夫妇.但是文贵心情极为复杂……刘晓波夫妇的遭遇让我极为难过.我们应该反省为什么让这样的一位英雄走到今天……我们都是看客?或是懦夫?或者也是帮凶?如果刘晓波夫妇是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日本人.结果又会是如何?他们那么多朋友却活得如此凄苦!悲惨

@蔡楚:今年4月下旬,我与刘霞通话。她告诉我,中共当局给刘晓波做了全面体检,就是不告诉她体检的结果。刘霞的压力很大,每日以泪洗面。现在看来,中共是已查明刘晓波的病情,但刻意隐瞒,无异于杀人。我同意吴仁华先生的看法:中共正处于风雨飘摇之时,显然不想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活着出狱。

@hugelf:据尚宝军律师说,89学运参与者,08宪章起草人,2010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被中共以煽颠罪判刑11年的政治犯,现年62岁的刘晓波,不幸患肝癌,已保外就医,被送到沈阳医院救治。作为基督徒,我决定于7月1日为刘博士禁食祷告一天。祝他能活着看到中共政权垮台,自由的阳光普照中华大地。

@张林:惊悉百年中国最杰出的良心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在狱中患绝症,令人不得不想到彭明在狱中暴卒,以及胡石根先生在狱中病危的消息。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吗,为什么几十年来中国最优秀的人总是不明不白地死在狱中?

@godfather372:告诉你身边的人,没有反抗选择坐牢的刘晓波已经肝癌晚期了;坐满中共大牢的李旺阳也被挂在了窗户上;不反抗的徐明也死了…而强烈反抗中共的郭文贵先生,仍然在生龙活虎地和中共死磕着!对共匪,即使你跪着你趴着,你献上妻子女儿,照样不会放过你,因为它就在你身边,已经附上你的身体!控制你的灵魂!

@cai_wp:刘晓波的理念、担当,以及献身精神,远远超过了曼德拉、昂山素季、圣雄甘地。100年来没有哪个民族出现了这么多英勇绝伦的人类良知捍卫者:魏京生、秦咏敏、胡石根、杨天水、刘贤斌、陈西、许万平、王炳章……他们都是数次入狱,平均受刑二十多年,迄今依然默默无闻,可能跟刘晓波一样濒临绝境!

@s6SMItbJai81Fk5:709家属致信联合国,由709被抓捕人士的“被高血压”,怀疑刘晓波先生“被肝癌”,请求第三方独立医疗机构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