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说 | ​制度从不保障你的权利 是中国的中产为何如此焦虑的原因

恭喜我的邻居们,经过争取,他们小孩上学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前几天,离家两公里远的某小区邻居一夜之间成了上访群众,我是隔着网络看着各类信息的看客,他们是在三十多度的北京,在炎热的夏天,奔波在昌平区教委、区政府,以及北京市政府之间的活生生的人。

从良民到上访户,一切只为,给孩子争取一个好一点的上学环境。

事情简单来说是这样的,紫金新干线小区是一个位于回龙观霍营地区的商品房小区,在距离学校登记只剩五天的时候,紫金新干线小区的业主们才接到通知,今年,自己所在的小区被从霍营小学(中心校)片区调出,调至霍营中心半截塔小学(简称半截塔小学)。

事实上,霍营小学在附近居民的眼里也是不入流的那一种,最早它是附近自然村村民小孩上学的一个村小,随着城市扩张,回龙观霍营地区的商业楼盘增多,安居于此的新北京人成为这家曾经村小的主要生源。

经过搬迁和重建,霍营小学如今位于回龙观科星西路上,在国风美唐小区三期西侧,尽管教学质量没有得到周围居民的认可,但至少校舍是新的,配备了塑胶跑道的操场也是有的。周围的环境谈不上多好,但也不算糟糕。对于买不起城里名校学区房的人而言,让自己的孩子上一个这样的学校也可以接受,毕竟比起我们努力挣脱的家乡,这个学校的质量,以及北京自身所具有的教育资源,已经有足够进步。

半截塔小学呢?它在回南路南边的一个村庄里。

回南路是一条双向单车道,东西走向连接着回龙观与天通苑这两大睡城。尽管回龙观与天通苑的商品房房价已经窜至五六万一平,但两个地方中间这片区域仍是混乱、未经改造的村庄模样。

半截塔小学所在的那个村有着典型的城中村样子,严格来讲它并不是城中村,但是由于城市扩张,村民进行房屋改建以出租获益,现在那一片已是一栋接一栋的三四层小楼,楼与楼之间间隔极窄。

我赶早班机打车时会从回南路经过,尽管从没进去过,但也能瞥见村里的情形:坑洼的道路、密密麻麻的天线、黑诊所,以及装满了租户的自建楼房。狭窄的路边公交站旁,站满疲惫不堪的年轻人等车进城上班。出租车师傅告诉我,几年前,这一片还是那种北方农村常见的小院子,现在为了租房获益,村民全都对房子进行了改建。

半截塔小学就在这样一个地方。

直接上图吧。

注:以上图片来自经济观察报

看看半截塔小学的周边环境和校舍状况,可能还真比不上当年你在家乡小镇上的小学。

努力拼搏这么多年,最终自己的小孩只能上一个条件这么差的村小,现实也是足够魔幻了。

为何突然调整学区?

过去几年,紫金新干线一直被划归霍营中心小区片区,此次被调整学区,据昌平区教委相关人士的解释,是因为开发商承诺的教育配套一直没有如约完成。

具体如经济观察报记者的报道所述:

紫金新干线的业主6月12日自发组织去昌平区教委反映情况,根据从业主处得到的录音,接待的官员表示:“紫金新干线这几年一直是教委协调解决的学位的,因为它的配套从一期推到二期,从二期推到三期,到现在没见着。”他还提到,霍营中心小学和半截塔小学是一个法人,两个校区,一个管理队伍,一套课程体系。当业主质疑两个校区教学的硬件甚至软件有本质区别时,教委官员答复:“没有本质区别,都符合北京市中小学办学条件标准。”

更足以点燃紫金新干线业主不满情绪的信息在于,其四期仍留在中心校区,唯独一期、二期被划出。对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官员的答复是:没看到(文件)。

没有被调整的四期是什么情况?四期是紫金新干线的拆迁回迁房。看看新闻里的网友评论是怎么说的:

然而,就算紫金新干线一期二期部分居民没有北京户口,但他们依法纳税,辛勤工作,就没有享受应有教育资源的权利了吗?

无奈之中,家长选择聚众抗议。

今天的最新消息是,经过紫金新干线业主们的争取,他们小孩上学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作为一个看客,其实这事儿跟我没有一点关系,第一我还没有孩子;第二我所在的小区也没有被划到半截塔小学。但我知道,我和那些安家于紫金新干线一期二期的人一样,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人,我也是一个新北京人,如果北京允许我这么称呼自己的话。

在北京有个家门槛太高,回龙观远离市区,房价较市区更加实惠,选择安居于此,想必也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所能求得的最佳解决方案。

然而,在公权力面前,我们这些普通人毫无挣扎修正的能力,不知道哪一天,一份文件就会将你努力上班、努力挣钱、努力留在这个城市、努力做一个好公民、努力用自己的努力换取更安定的生活的一切,打回原型:年薪几十万,买得起几百万的房子又怎样,你努力换来的资源随时可以被收走,而你甚至没有表达质疑和不满的渠道,最终只能采取最原始的办法,通过聚众抗议施加压力,以获得对话的资格,寻求解决办法。

然后你变成在一纸文件面前手足无措的甲壳虫,心里暗自懊悔,为什么我不能挣更多钱,为什么没有进城买学区房的能力,以致今日让自己的孩子遭此祸端。

经济观察报对此事的报道文末写道:

在采访中,记者遇到一位小区业主。她说,在看到新招生简章的当晚,她和她老公吵了一架,2015年时,老公曾提议为了孩子上学换学区房,她没有同意,“我那时觉得上霍营中心小学就可以,不要折腾了”。新招生简章出来后,她后悔曾经的选择。

作为看客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中国的中产总是如此焦虑,因为,制度从来蔑视你的权利。

不知道哪一天,你就会成为那个抱着孩子,站在骄阳下,为争取正当权利而流泪的母亲。

图片截取自6月12日紫金新干线业主维权视频

 

 

2017年6月15日, 10: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