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弹熊 | 一位乡镇女教师的灰暗来信

中部某省某乡镇小学的一位女教师用微信给我发来很长一串文字。

经她本人同意,我把她说的话发表出来。

为保护她,我不能说出她的真实姓名,也不能把她发给我的图片发出来。

以下是她的话。

明知无望,还是想说,因为真实。真实地每天踏进学校,面对孩子们,我就觉得他们像是吞吐的机器的产物,老师就像是流水线上的工人,而领导,就是想尽各种办法,把钱捞金自己腰包的老板。

因为懦弱,懦弱的没有办法抓住一点点证据,我看到的只是真实却无法证明其真实的东西。这不是我的悲哀,是教育战线的悲剧!

乡镇,以圈子为社会关系,资源只在少数人手里,你不进圈,那你没资格议论圈里发生的事,说了,就叫非议,搞不好会有很多人说你不识相,和你走近的人越来越少。

我从教快30年,稀里糊涂地就当上了副校长,以为人生从此会更美好,哪知却是痛苦的开始。

当老师,你只要上课、坐班、回家,就可以了,你怎知学校还有那么多事情,那么多让你吃惊的事情!原来,学校还是个发财的好地方!

如何获得更多的钱呢?

套用经费!

一年有四次考试,每次都做一个假奖励。以一次期中考试为例,制定了一个奖励计划,按照总分高低,给一二三等奖若干学生发实物奖励,五个年级总共200格获奖名额,为此需要经费将近5000元。

但实际上呢,每个学生发一个一块钱的本子。校长特意嘱咐经办人,就买一块钱一本的。

但排场还是要有。到了发奖的时候,学校从商店借来东西,让学生拿着拍照,连包装都不能打开。照完了,再把东西还给商店。写在奖励清单上的那些什么书包、球拍、篮球等,所有看上去诱人的奖品,都不是真正发给了学生。

但他们还让孩子们签名,证明那些东西给了他们。

你让我找证据,我哪来证据?但我眼睛看到的就是最好的证据。

近一年来,全市搞社团活动,我们学校也报了若干,说起来是为了学生的发展,培养学生特长。

其实平日根本没有活动,就是到了检查的时候,突击练几个礼拜。但是注意:辅导老师要辅导费,学生要买各种演出服。

上面领导来看,也是看看皮毛表象。有文字资料,有训练现场,那么你上报的经费就给你报销。因为上头的文件写得清清楚楚,这钱公家出,不许收学生一分钱。

我们学校报了3万多。

可实际上呢?

所有社团的学生,衣服都是自己出钱买的。

也就是说,辅导老师的费用,用拨款支付了;而一大块服装费,因为学生自己掏了,相对应的拨款就落到了一些人的腰包里。

什么是证据?学生就是最好的证据,去问他们!

六一儿童节、运动会、各种比赛,都是捞钱的好机会。

一个两操比赛,学校上报经费需求六七千,说是要给学生发奖,但实际上一分钱都没发给他们。

冬季运动会,上报经费需求五千多,实际用了不到两千。

一个文艺演出,上报经费将近1万,其中过一半是用来奖励学生的,但学生一分钱没拿到。

我们这里试行晚托,就是正常放学时间后,愿意留下来的孩子,还可以再上一小时的课。

学校让每个班每人上交60元,说是用于这一小时的开支。

这里面的花样是:他们买辅导材料,花了2万多,然后在晚托上交的费用中,把这笔钱扣了。

可是!买辅导费的2万多,他们其实已经上报财政报销了!也就是说,他们拿已经报销了的账,在晚托费用里捞了一笔,那么这钱去哪了?

老师们看不过去,就提了出来。

学校处理得非常干练,以后只管扣除晚托费,却只字不提扣除原因。学校开会宣布,哪个老师拒不上交,马上重新安排工作。

对了,还有校服。

校服一年两套,每年都换。夏装很清凉,用料就那么一点,据知情人,成本不超过40,学生每人交将近100,全校1000多学生,这笔钱果真全部支付给厂家了?交易账册是真的吗?

腮腺炎疫苗,上面规定本着自愿原则,可是我们的校长一再要求全体都打,强制性的。

一个孩子交100元。

学校说了两天,可能去的人不多,又一个班一个班地威胁孩子们:不打针不准进校门!

这样一来,很多学生去打了,结果有家长在校门口开骂,校长怕了,又矢口否认自己说过必须去打的话。

校长强推疫苗的积极性从何而来?

有的老师实在看不过去,就举报,但结果是马上校长就知道了,接下来的日子就很难过。

这么小的镇子,有关系的都调到市里去了。

我曾经满心理想满腔热情地干教育,到现在心灰意懒。

我看不到希望。

争也没有意义,不想再为这个愤懑了,低头吧。

我看完她的话,心里非常灰暗。

她说了很多,但我只选择了“捞钱”的相关信息。

实际上我觉得这种事到处都是,鸡毛蒜皮,卑之无甚高论。就像她说的,证据都是眼睛看到的,若不是真正动用公权力去查,可能什么事都没有。而站出来的人,就算一把赢了,也可能把把输。

同时我也必须承认,以上都是女教师的一面之词,所以我隐去各种地理坐标和身份信息,这样一来,这就不是对什么人的指控,而只是对某种现实的牢骚。

若公权力试图调查,且能保证她的安全,那我愿意把信息妥善地交出去。

仅此而已。

不必当真。

2017年6月10日, 2:17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