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护人|斯伟江:体制的抵消

【编者注】作者微信原文已被和谐。以下内容来自《自由微信》。

图片来源:中国法院网

昨天有人问我,体制内是否有人真心推进法治,我说,当然有,但又怎么样呢。

我想起广州李天福涉嫌受贿案,老浦和我都要复制检察院的讯问录像,毕竟是交到法院的证据。结果检察院不同意,后来广东高院的法官不错,请示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批示,可以复制。这个应该是点滴进步了,毕竟讯问录像,虽然是讯问人员录像时已经很小心了,但依然会透露很多问题,如果复制给律师了,对促进检察院公安文明办案,多少都会有点作用。结果,有了最高院的批复,在很多地方,依旧不行,问了半天,是最高检出台了一个文件,说讯问录像不是证据,不能复制,所以,目前大部分的法院,讯问录像就不复制给律师了,就让在法院慢慢看,折腾律师。有的检察院干脆拿回去了,如成都青羊区检察院,对律师涉嫌妨害作证罪的讯问录像,先交到法院,等律师要看,就拿回去了,再也不肯拿出来。只能猜里面有鬼。

所以,体制内的一些想点滴推进法治的努力,最后被体制内的一些保守力量轻易抵消。我观察这些年的刑事,体制整体趋向保守,健康力量也只能随波逐流,在一些小案件中,依然能看到他们的坚持,有的无罪,或检察院撤诉。有的法官,明知无罪,又无法判无罪,又不同意检方的意见,但判实报实销。第二种,很难评价,非常复杂。也做善事,也做恶事。出局可能自己会很惨,入局别人会很惨。

当一个系统,如果里面的人不能按自己的良知和明文规定的法律办事,这个系统就出问题了。我经常坐想这个监察体制改革,把检察院的侦查局拿去了,我对此不作评价。我们办纪委侦查的案件,可以说,基本上,检察院侦查局是给纪委当下手,纪委干完了,他们提前介入,把纪委的笔录抄一遍,认真的就再问一遍,等被双规的人员承诺到了检察院不翻供,然后就到检察院,办立案手续,录一个讯问录像,就可以进看守所(双规人员认为的天堂)。这个过程中,侦查人员觉得麻烦,纪委也觉得麻烦,党中央觉得不如重组,省去一道流程,但这样,检察院的自侦案件就没了,不过,大要案都是纪委办的,这恐怕也是现实吧!真的能认真做好审查起诉,其实也不容易。

现在说,监察委办案律师不能介入,但是别忘了,检察院办重大贿赂案件,律师一样不能介入。公安办国家安全的案件,律师也见不到当事人。所以说,退步也谈不上,以前纪委书记批立案,现在区委书记批立案,到了检察院/法院,估计纪委书记和市委书记都够威慑力了,所以,谈多少退步,也没多少。只不过,不进则退,因为,社会在进步。系统还是这个系统,重组一下而已。

中国人民已经看到了现代法治是如何的,法学院也教育出足够多足够好的法学生,乃至法学博士,如同中国的市场经济一样,中国人民证明了自己的商业天赋,同样,中国人民也知道如何建设真正的法治,目前这些老百姓都知道不符合法治的一些措施,很不文明,这些迟早会被证明,不是中国人配不上,我们是配得的,不是文化原因,不是教育的原因。

《传道书》里有: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很多时候,在自己大权在握时,仿佛自己是上帝,即使,罗马凯旋仪式上,都必须有奴隶告诉恺撒,你不过是一个凡人。但恺撒自己以为是神。最终被自己最信任的人之一刺杀。

李天福(前警察)在2012年坐牢之后,即患癌症,关押几年后,病重获保外就医2年左右,于去年离开人世,不到六十。留下孤儿寡母的,还有一份要追索他家庭一半财产的法院判决书。这个罚没财产的法律规定,出自苏联老大哥,俄罗斯已经废除,全世界还剩大概不出5个国家还有,不管是不是健康力量,都在不折不扣地执行。

愿上帝保守他们残缺的家,也愿上帝祝福这片土地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