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中国」原则下,6月12日宣佈跟中华民国断交,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从2016年起,因为所谓的「」被束诸高阁,北京终于在民进党执政后一年,挖了台北所剩无几的最重要友邦,双方的国际攻防正式白热化,后者的外交关系难免从此节节败退。

北京从来不放弃以武力统一台湾的宣称,目的不外是在台湾内部製造恐惧,并提供其代理人或团体一个合理化的出发点。(资料照,美联社)

断交兹事体大,蔡英文总统立即发表措词强硬的声明,以「中华民国」对应「中华人民共和国」,颇有两国论的味道。小英固然强调「绝不会在威胁下妥协让步」,话语却拖泥带水,留下相当败笔。在两岸关係上,小英摆出「台湾已经善尽一切责任」的姿态,归咎中国的现实策略与玩弄国际手段,一厢情愿的理想说词,注定要对牛弹琴。

 

蔡英文是个理想主义者(idealist),上任后,有关「维持两岸现状」的思维,充満理想色彩,面对中国强人进逼,就算不是温良恭俭让,也是一付与人为善的模様。这种企图以道义劝说对抗强权的道德想法,其实是幻想,根本症结在于对国际政治中现实主义(realism)的架构与操作欠缺了解。

20170616-总统蔡英文16日出席「民视20周年系列活动」。(颜麟宇摄)

小英摆出「台湾已经善尽一切责任」的姿态,归咎中国的现实策略与玩弄国际手段,一厢情愿的理想说词,注定要对牛弹琴。(资料照,颜麟宇摄)

现实主义者(realist)的根本思考逻辑不外是国家力量大小、利益何在与后果如何,国与国之间的道义和正义全不切实际,无关痛痒。在现实主义下,国家的利益以力量强弱与安危程度(不论真实或想像的)来界定,而非透过道德高低来衡量。也就是说,一个国家能否周旋于国际舞台上,先决条件是本身力量能否引人侧目,以及如何实际运用。

 

台湾骂巴拿马寡情寡义,只是不知自己轻重。在现实主义看来,面对政经利益(具体价值)与信守承诺(抽象价值)的取捨之间,巴拿马无可避免的会选取前者,中国几百亿经援或投资,毕竟要比一百多年的友谊来得实在,后果也立竿见影。台湾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空口说白话,无济于事。

 

从2012年掌握大权后,由东海到南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处处展示现实主义的思路和佈局,与蔡英文的理想主义大异其趣。遗憾的是,放到两岸关係上,小英与国安及外交幕僚似乎未能体认一个基本事实:双方两极化的运作系统,对国家利益、政府国际行为与后果都有相当程度的影响。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各国领袖。(AP)

从2012年掌握大权后,由东海到南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处处展示现实主义的思路和佈局,与蔡英文的理想主义大异其趣。图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各国领袖。(资料照,AP)

一方面,中国是定于一尊的宰制政治,内外言行由保守的共産党统治与拍板,习近平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说一不二,没有任何人敢公开挑战习大大的威权与权威。另一方面,台湾是自由开放的民主政治,从1996年总统民选后,国民党和民进党便一直为国家定位,或统独之争,喋喋不休,不论对内或对外,毫无交集可言,比起中共的唯我独尊,就显得分崩离析,不堪一撃。

 

由于歴史留下的纠纒(国共内战)和台海的战略地位(中、美、日三方的利害关係),中国与台湾的直接或间接冲突因此难以避免,政经力量威脋利诱,或大军压境,迟早而已。在国际政治中,只有弱者才会诉诸道义或道德的争辩,不管弱者如何大声疾呼,强者早已攻城掠地,不是亲自动手,就是透过弱国的代理人,予取予求,如入无人之境。

 

两岸之间多的是残酷的歴史事实,最近的例子是,巴拿马才与中华民国断交,即将卸任的中国国民党主席洪秀柱,执意出席厦门海峡论坛,大谈解决1992年后的政治问题,与中国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相互唱和,为一个中国原则背书。洪秀柱几次进京,不过是台湾自由民主化后无意的后果。她在意的无非是中国的强大,而非台湾的自由民主。其中的吊诡是,洪秀柱得以自由人的身份,在对台虎视耽耽又不自由的中国,强烈主张断送台湾未来的自由民主。以道义和正义责之,显得软弱无力。

20170614国民党主席洪秀柱最后一次主持中常会.宣布六月底总辞.并殷切发表一番心声 .提名顺利.没有外界所谓的权力争夺. 中常委观看海外中常委提名名单.(陈明仁摄)

洪秀柱几次进京,不过是台湾自由民主化后无意的后果。她在意的无非是中国的强大,而非台湾的自由民主。(资料照,陈明仁摄)

现实主义坚信,如果没有外力限制(如法律;道德约束只是乌托邦),个人很难抑制自己对权力(如洪秀柱)和财富的企求与追逐。国家也一様,由于实质和潜在的利益冲突,如具体的资源和领土或抽象问题(政治信仰和民族认同),国际间的自然状态是国与国间经常维持一种竞争、斗争或战争,国家因此必须以各种办法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不幸的是,在国家之上,国际间其实没有任何外力可以有效制止和制裁一个国家穷兵黩武,或耀武扬威,如中国在东海与南海兴风做浪,或北韩动不动就发射几个洲际飞弹。从现实主义分析,中国和北韩并非真的想挑起国际争端,甚至战争,摆明的不过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军力,一种你奈我何的赤裸力量,从而取得某种国际关係的吓阻平衡。前苏联领导人史达林对梵蒂冈的道德指责,只以一句问话回应:教宗有多少师军队?

 

北京从来不放弃以武力统一台湾的宣称,目的不外是在台湾内部製造恐惧,并提供其代理人或团体一个合理化的出发点(独立将使台湾万劫不复),继续为中国统一大业,摇旗呐喊,不战而屈台湾之兵。

 

既然是小国,台北当然没有能耐,更没必要,在台湾海峡发动一场「反攻大陆」的战争。面对北京武力相向(1500枚飞弹对凖台湾),小英对习大大的回应不妨更具体和明确点:只要中国以飞弹摧毁台湾任何城市,台湾将如法炮製,集中所有飞弹,轰炸广州或其它沿海大城。

 

一旦不利后果可以预料或难以避免,现实主义者在採取莽撞的暴力行动前,通常都会三思而行,习大大应也不例外。

 

*作者为国立政治大学传播学院客座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