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微信公号:NGOCN君(ID: 05)

今天是丰县创新幼儿园门前爆炸案后的第七天,准确的新闻信息依然极其有限。

死者是谁,他们的家人怎样了,嫌疑人为何在家中写下那些话,为什么选择在幼儿园“作案”,幼儿园的安保是否存在漏洞,为什么一个普通人就能买到制作炸弹的原料等等的问题,全都没有答案,甚至没人提出这些问题。

我们来到丰县,尝试去寻找答案。

作者丨阿七

丰县,江苏省徐州市的下辖市,距离徐州市区有近两个小时车程。如果没有六天前当地幼儿园门口的爆炸案,人们谈起它应该还是因为这里是汉高祖刘邦的故乡。

事发幼儿园

爆炸发生在2017年6月15日下午,地点是丰县创新幼儿园门口。一天后,警方把此事定性为刑事案件,随后宣布犯罪嫌疑人当场被炸死亡。根据丰县官方公布的消息,截止16日14时,爆炸造成8人死亡,65人受伤。由于当时幼儿园并未放学,无师生伤亡。

央视新闻等媒体都在爆炸发生后几个小时内做了报道。15日晚现场视频和图片均在微博等社交平台迅速传开,目前最新的消息是检方已介入调查,而其他信息依然停留在6月16日警方公告。

案件已经“告一段落”了,网络上依然散落着各种“传言”,有人因“传谣”被捕,而微博热搜依然是娱乐事件,环球网则在称赞官方舆论应对的及时和高质。但这起案件——严重影响公共安全的案件,却留下了大片的疑问。

6月19日,爆炸案后的第四天,我来到丰县,带着几个问题。

“有没有伤及孩子?”

地图显示,丰县一共有九所幼儿园。

事发的丰县创新幼儿园虽然是“江苏省优质幼儿园”之一,但并不处于丰县核心地理位置,离处繁华地段的县政府有约三公里左右远的距离,离最近的公交站也有一公里远。

丰县政府对面的丰县示范幼儿园拉了“关爱生命”的横幅

直到这个周三早上,创新幼儿园仍没有开园,保安室也不见人影。幼儿园门口的铁闸已经换新,门前新安置了小铁杆。而墙壁上的“让每个小孩像犹太人一样思考”的宣传语被涂上了油漆。

我发现不少路人走过门口的时候,目光都转向了幼儿园。除此之外,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如常。

6月20日,我在距离事发幼儿园七公里远的新人民医院,找到了一位当时因爆炸受伤的中年男人刘坤(化名)。

丰县新人民医院

6月15日那天,刘坤像往常一样到幼儿园门口等待孩子放学。孩子们马上就放学了,突然一声哐响,刘坤的头部与耳朵都受伤了。

目前刘坤的耳朵还存在耳鸣,需要留院观察。他告诉我,就在这医院里,还有37名因爆炸受伤的人。我观察临近的几间病房病人,他们的年龄段在30到60岁之间。而这些轻伤者的医药费将由政府负责,但没有额外的赔偿。

刘坤记得爆炸现场有两名孩子。当时有家长带着更小的孩子去接送。“有小孩受伤了。”他跟我说。但他们现在情况如何,就不知道了。

央视报道截图

从央视新闻引用的爆炸后现场视频看,现场有家长抱着孩子痛哭,也有孩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网上流传的照片中,当晚有一名衣衫破碎的小孩被送到医院,头部受伤。

网上流传的照片,图片来源网络

我问刘坤能否联系到有小孩受伤的家庭,他摇头了。但他告诉我,在离事发幼儿园一公里左右的村子,有一户家里人因为爆炸死去了。

在爆炸案的隔天,徐州市市委书记张国华在后续工作部署会议上表示,“要以政府救助和社会救助相结合的方式,制定好相关救助标准,在尊重民俗风俗的基础上,做好遇难者家属的安抚工作;针对伤员救治问题,相关医院要切实观察好、救治好伤者的病情,以讲政治的高度全力做好善后工作。针对舆论把握问题,要密切关注舆情,及时响应,维护社会舆论稳定。同时要结合大走访活动,切实做好伤者出院后的各项工作”。

“不清楚”的丰县人

我根据的刘坤提供的信息找到了那个村子。

然而,当我向村民打听情况,问了两个人都说不清楚。第三个,我跟她解释我只是想探望死者家庭,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外界帮助,她犹豫了一下,才给我指了路。

那户人家门口前停着一辆白色小车,房门大开。我直接走进他们小院,但房里没有开灯,也有门帘挡着,看不清楚房子里面的情况。

里面的人看到我了。一个中年人走出来,问我什么情况。之后两个年轻人和一个中年女人也跟着出来了。

我一提到幼儿园爆炸的事,那位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首先说不清楚,其他人跟着也异口同声说:“不清楚”。

同样的答案我还从创新幼儿园附近的店铺老板和医院里的病人那听过。

央视报道截图

当我回到医院病房打听情况时,病房里的四个人都没有理睬我,唯一回复我的人说:“不清楚”。

幼儿园附近只有一家小商店。根据央视记者对小商店老板的采访,当天老板看到了爆炸后的现场,提到现场有小孩与家长。

但当我向这里唯一一家小商店的老板娘了解时,她说那天店铺并没有开门,她都是事后听说。隔壁一家回收铜铁的店铺的老板同样称那天没有开门,说:“不清楚”。

从幼儿园往东数第五店铺为小商店

最让我意外的是,我向一位拉客司机了解这次爆炸的情况,他想都没想就把新闻上的消息告诉我一遍,具体的死伤数据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我问他发生这件事之后有害怕吗,他说:“肯定怕啊。”

在丰县的百度贴吧上,置顶着两个帖子,一个是《江苏丰县爆炸案件告破嫌疑人为22岁男子当场死亡》,内容是央视的新闻报道,另一个是《请勿发表血腥、反(动)等图片视频或不实言论》,里面没有提及爆炸案,只有一句话:“请广大网友切勿发表血腥、反(动)等图片视频或不实言论,一切消息均以官方通报为准,切勿以谣传谣!”,发布日期是2017年6月15日晚上11点56分。

除了央视新闻报道的帖子,整个丰县贴吧里没有一个帖子提及到爆炸案,丰县贴吧有超过12万人关注,这个数字相当于全县人口的十分之一。在贴吧首页,只有几个帖子是在6月15日之后发的,分别是征婚、新店开张和买电脑求助。就如贴吧简介写的:“丰县人的精神乐园”。

丰县贴吧截图

“嫌疑人为何‘作案’?”

根据警方公告:犯罪嫌疑人许某为22岁男子,徐州市泉山区人,因植物神经功能失调从某学校休学后,在创新幼儿园附近租住打工。警方在其租住房内发现留有自制爆炸装置材料,并在墙上发现一段话,根据观察者网的照片,这段话的开头是“犯罪=生小孩”,结尾也是反问“生”(字面意思是生育)的意义,而爆炸案就发生在小孩聚焦的幼儿园。

警方在疑犯许某房内发现的字迹(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春雨医生作者武汉钢铁(集团)公司第二职工医院急诊科医生郑堃撰文解释, 一旦出现植物神经功能失调,症状表现可以多种多样,几乎全身各处都有出现不适的可能性。各种复杂的社会因素,造成心理负担过重,会引起神经系统功能过度紧张,从而成为该病的促发因素

地图显示,徐州泉山区与丰县相距80公里左右。我不禁想,一个患有神经疾病的人为何到了80公里外的地方打工?又如何制作出炸弹?这位22岁的青年之前会受到什么样的刺激?

这是一趟充满挫败的历程,我们能告诉你的,真的只有这么一点点了,也许这将成为“常态”,但我们会更加努力,做多一点点。

图片如无特殊说明,拍摄者均为阿七